他律权,解决教育中谁说了算的问题

 Edgar Degas,Dance Class at the Opera

纪律与自由,这个关系不搞清楚,教育问题就不可能搞清楚,父母与老师这样的教育者,就容易陷入迷惑与怀疑,在层出不穷的教育理念中无所适从,感觉怎么做都是错的。

比如这位家长的困惑:

“连岳您好!非常喜欢看您的文章,一直抱着学习的心态。有个问题想请教您:有个九岁的儿子读三年级,每天晚上的家庭作业我都要过目一下,检查出错题我们就会一起分析改正,但是有的家长说孩子都三年级了应该放手,不要帮忙检查作业了。请问您怎么看这个问题呢?不知道我么做算不算属于‘不放过孩子,永远把孩子掌握在手里’的父母?(透漏下孩子成绩在班里一直都名列前茅,喜欢看书,我有时会读一些您的文章给他听)”

这种教育方式,没有任何错误。一个家长,能够每天检查孩子的作业,帮助他分析改正,相当于孩子有了一个专属的老师,家长的教育水准高,引导能力强,孩子不领先都难。这额外增加了家长与孩子的劳动,比别人更辛苦一点。孩子比他的同学,多了一块学习时间,因为出现的错误,还得到更多的批评。家长也少了娱乐享受的时间,每天辅导孩子,重复基本的理念与方法,考验耐心与耐力。能坚持,并能做得好的家长,并不多。如果你是这样一个家长,要知道自己的珍贵。

天天要人盯着,在被监督的情况下才能学习,必然走不远。但是学习,要从这个他律起步,也就是说,孩子在没人监督的情况下,不太可能变成一个自律的人,主动去学习。中国的传统教育中,先生有戒尺,有轻微体罚学生的他律权。现代教育当然禁止了这种权利,但他律的核心不能丢。老师不管孩子,家长不管孩子,孩子轻松快乐,但他也很难到达自律的阶段,一个无法自律的成年人,不会有终身学习的能力,甚至连准时上班都做不到,最后明知要被鄙视却无法自救。这是教育失败的必然结果。

他律阶段有多长?整个未成年人阶段都是,一直到高中毕业。家长有管理孩子,下命令的权利。我是一家之长,我在养育你,我是定规矩的人。不敢坚持这种权利,并不是给孩子所谓的平等与尊重,而是软弱地不负责任。就像把智能手机交给孩子,不敢限定使用时长与时段,却指望孩子能够自发地抵制一切诱惑。

再引入产权概念的话,就是成年孩子,来到父母家,或仍然接受父母的援助,那么,父母(产权人)就还有资格定规矩约束孩子,在谁的地盘谁说了算。

教育不解决谁说了算的问题,教育无法完成,没有质量。在学校老师说了不算,在家里家长说了不算,一说就是伤害孩子,那就变成了教育幻觉:让孩子随波逐流,他就会成为人才。当然有人相信这样的理论,鼓吹这样的理论,这迎合懒惰的、无能的家长,不管理孩子,反而对孩子最好,这是多么美妙的幻觉。你永远不应该服用这样的迷幻药。

当然,这不是说父母就可以粗暴强迫孩子,他律也是大学问,也有能力与效率的区别,做得好,孩子觉得你的指令有道理,他就更快达到自律,他将用自由提升,而不是用自由堕落,这才是成功的教育。

推荐:快从波卡斯特床上起来

上文:如何放过孩子?这显示你的理智程度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