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成熟时,就得为理想而活

Rene Magritte,Favorable omens

人生总有黑暗期,把世界想得特别坏,这也算是认知的一个阶段。与一般人想象的相反,它往往发生在青春时期。

正如一位18岁青年的留言,其中有这样的语句:

“我若要想去追求绝对的理想主义,我的道路只有一条,走向毁灭。”

“我觉得真正的理想主义,绝对的理想主义它应该是容不得现实中那么多的丑恶吧?”

这位少年的父母看了会慌张。可能就要反省自己做得不足,以至于让孩子有什么心理创伤。我觉得没必要,我们都经历过18岁,也曾对世界放过这些狠话。在那个时间段,世界是对我们最好的,生活有人供养,每天也就读读书,或许还开始了恋爱。对世界的这些黑暗想法,感觉完全是恩将仇报。

这其实是对独立的害怕。人生每进入一个新的阶段,要离开之前的舒适区,总是会害怕的。就像小朋友第一次去幼儿园,哭得天昏地暗,仿佛生离死别。

18岁的孩子进入真实的世界,不好意思哭,只好放狠话,视角特别黑暗,诬告这个世界要吃了他。有人过了这个阶段,很懊恼,哎呀,我原来怎么这么幼稚,又爱拗造型,想想都脸红。其实这经历让人知道自己更曲折的表达方式:一个人处于恐惧、无能与无力的状态下,往往就要找个替罪羊,将情绪发泄在他身上。8岁是哭诉父母,18岁时是谴责世界的黑暗,28岁开始有伴侣可怨,38岁就得责怪8岁的孩子不争气。

人必然要经历幼稚,走出幼稚的时间短点就行,否则,黑暗情绪就会一直延续,毁掉自己的一生。

当我们年轻时,可以为理想去死。而当我们成熟,我们就得为理想而活。早点成熟吧。最好在30岁以前。

值得庆幸的是,生命的本能让年轻人终究还是保命的,不会轻易去死。对于人来说,命是最重要的,如果理想让人一定要放弃生命,它就在剥夺人最宝贵的东西,沦为最大的毁灭者。在逻辑上也不通:伟大的理想是让理想主义者都死掉,这不是让对手不战而胜吗?

当然,都听逻辑的,人就不是人了。少年的黑暗时光,多少都要经历,你如果正处于这个阶段,我建议你实行罗素先生的投降法:多么黑暗的力量,都撑不久,我们比它活得久就好了,不如先投降吧。所以,你认为世界很黑暗,现实很凄凉,那好,先不硬干,忍耐一下,看谁命长。罗素先生的话当然是开玩笑,但方法论极其正确,你要活着,才有其他一切可能。他还严肃地表达过同样的意思:我不会为理想牺牲,万一,这理想错了呢?罗素活了98岁,可能和他这种好心态有关系吧。

一个18岁的青年,认为世界一片黑暗的同时,我建议你谈谈恋爱,如果还在接受父母赞助,那完成他们的要求,比如把书读好,契约精神都没有,怎么好意思批判?随着年龄的增长,找份工作,认真赚点钱,有钱了,就享受一下生活,那时候,你忽然觉得,花花世界,美不胜收,自己也为这个美好的世界尽了一点力,挺好的。

理想主义者,最大的忌讳就是苦哈哈,惨兮兮,那样一点没有说服力,理想主义者,应该力争快乐、健康、富足,这样才能当理想的代言人。

推荐:在大学,那些应该做的事

上文:谈谈特朗普的改变,以及理想主义者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