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划未来易犯的最坏选择,及其最好修正法

Rene Magritte,Golconda

用未来引导自己,这是人的优势,其他动物不会规划未来。但规划能力弱,甚至画了一张错的路线图,也会把自己害惨。自己坑自己,也是人类独有的。

规划未来要记住的大前提是:太完美的未来不是未来。这就像精确到秒的日程表,最后很难完成,因为没有留冗余,必须所有事物都配合你,一点错不能犯。有些远郊楼盘,或者环中心城市的楼盘,非常喜欢的一种营销手段是声称其近,比如:离某某城市中心只有半小时车程。你不能说他无法实现,在最理想的通行状态,全程绿灯,你又可飙到限速的最快,半小时确实能到。但龟行在真实交通高峰里,你2个小时也到不了目的地。稍有理智的人,都不会上这种营销的当,也讨厌这种误导,往往会反向理解:住这种地方,可能出行很不方便。

有意思的是,我们在规划个人的未来时,学业、工作、投资,方方面面,都容易用上面的拙劣营销法洗自己的脑,按照最理想的状态构建一个完美未来。大动干戈开始操作时,实现度很低,很快另起炉灶,规划新的未来,但照样犯同样的错误。再三再四以后,时间耗尽,仍然以为自己是理想主义者,还在描绘完美的理想,其实却没有机会了。

犯这种致命错误的原因是,人极容易过于乐观,高估一切有利因素,也高估自己。只想到成功,而没想到失利。90%的成功率,算高的,不属于过于乐观,但10%的失败发生在你身上,也很正常。何况过于乐观的计划,成功率往往低于10%。

所以,在规划未来时,考虑失败是必要的,这样能让人清醒,能你留冗余。

有人愿意赌一赌10%以内的成功率,我觉得那是自由。人类史上,有些大发明大发现,就是这种赌徒贡献的。但这种赌,一定只能由自己付成本,下注之前,先把欠的债还清。

不得不说,男性这种赌性比较强,可能和他们比较爱大话语有关。

昨天就收到两位男士的规划未来疑问,一位身份是儿子,另一位身份是丈夫和父亲。

儿子这位,“我农村出来的,家庭条件不好,父母五十多岁了还在干苦力,身体也不好,我读博周期太长,以后出来也不能赚到很多钱,可我自己想学知识想做学问,甚至曾经野心勃勃相当院士(虽然资质平平);不读博又怕以后错过海洋强国战略的机会,可能以后看到同学们有的当了院士和大教授,自己会后悔甚至嫉妒,心里不平衡。”

身兼丈夫与父亲这位,33岁,租房住,老婆在带孩子,也考了教师资格在家带学生,很辛苦。但是他想放弃设计主业,去从事自己喜欢的画画,他问道:我应该坚持选择自己喜欢的事做吗,哪怕和老婆吵架,和暂时生活质量下降?这真的是自己非常喜欢,可以用毕生精力去做的事来形容。

他们当然是有理想的人,希望他们一直保有这种活力。他们的计划的致命缺陷,一是没有考虑到失败;二是理想要由他人支付成本。而只要一失败,家人的生活都会陷入困境。

成熟男人(女人亦是)的作法,是先把家人安置好,让他们有房住,可享受,免于贫穷的恐惧,然后再去实现你的理想,你失败了,也不会给自己爱的人带去痛苦。这种约束条件很贵,或许让你觉得累,可这正是它的价值所在,它能避免你犯致命的错误,逼迫你脚踏实地。我们应该感谢这种约束,将我们由空想家变成实干家,从过于乐观修正到理性乐观。

推荐:你这么牛逼,为什么要成家祸害他人?

上文:别让领导适应你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