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有定力,不当教育里的野蛮人

Ivan Shishkin,The Boy in the field

如果我监督、管教孩子,将来他就会一直依靠我,没有自律能力。所以,我不监督,不管教是对的。

这种观念竟然为一些家长信奉,只要愿意动5秒钟脑子,就会发现它完全不成立,否则,教育就不应该存在,用同样的逻辑,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如果我教孩子吃饭,他将来就不会自己吃饭;

如果我教孩子走路,他将来就不会自己走路;

如果我教孩子说话,他将来就不会自己说话。

老师也可以对这些家长说:如果老师监督管教孩子,让他们学知识,他们将来就会一直依赖老师,没有自我学习能力,所以,老师对你们家的孩子不理不睬,才是对的。这些家长听了,会开心吗?可能火气比谁都更大。也就是说,只要凭本能,他们就能发现这种论述的不合理,但为什么放在自己身上,就乐于接受呢?

用伟大的历史学家爱德华·吉本的话来说,这就是野蛮人的重要标志。他们任由自己的本性驱使自己;无法约束自己;没有长远目光;动辄为小事发怒,以命相搏;对于马上能够得到的享乐总是无法拒绝。

“不监督管教孩子才是好的,孩子自然会长成优秀的个体。”这种说法能够马上让他们免除劳动,得到享受,野蛮人无法拒绝。

吉本毕竟是200多年前的学者,那时候说话没有那么多政治正确,他若在当下,估计就无法这么直白了。其实人类的社会结构是比较稳定的,一定存在一部分的野蛮人。人的教育过程,就是从野蛮人走向文明人的过程。简单的公序良俗,比如不可伤害他人,不可盗窃,要守秩序,要合作共赢,都要经过反复的培训,才能慢慢内化成一个人的品行。

什么是自律?就是克服当下享受的冲动,为实现长远目标训练自己。自律让人看到5年10年后更好的自己。稍微有点价值的东西,都需要自律。地位、名誉、财富,都没有马上得到的。就是供套小房子,你也得吃几年土。有无自律能力就是文明人与野蛮人的分类标准。成功的教育就是一个人获得自律能力,他战胜了自己的野蛮本性。

一个人孩子得到自律,他的父母有自律能力,当然具有天然优势,你自己有的东西才能教授,文明人的孩子更容易成为文明人。在同等条件下,教育是最不可能逆袭的。现代教育制度,为无自律能力的父母提供了帮助,学校是专门的教育机构,孩子高质量完成教育,就能得到父母身上没有品行,包括自律。

但是教育的完成,必须借助纪律、批评及适量的痛苦。不服从管教被批评,成绩落后感到痛苦。剥夺这些手段,只允许孩子快乐,甚至毫无底线地恭维孩子,认为他们最纯洁、最正确,由着他们就好了。那么教育只能宣告失败。教育是双重的痛苦劳动,父母师长是痛苦的,孩子是痛苦的,快乐在长期培训之后才会产生。这是人类教育史上一再重复的本质,对这点没有坚定的认知,被人忽悠去当野蛮人,也就不奇怪了。

推荐:同样是爱,但父母之爱特殊

上文:谈谈教育新规,负责任的家长将扩大领先优势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