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让你理解无意义的有意义

 Charles Courtney Curran,The Lanterns

一个人身上发生的所有事都有意义。即使看起来没有意义的事,也有意义。

这个前提告诉我们,在看到别人做无意义之事时,不要焦虑,只要事情不过度就行了。

如果我们只允许别人做有意义的事,这个要求反而是疯狂的,摧毁意义的。

比如疾病,再小的病痛,人都不会想要。但这些病痛,却提醒我们的健康问题,我们在病后的那段时间,更加愿意打理自己的身体。

悲伤与痛苦,谁又喜欢呢?但是没有这种体验,我们无法理解人生,无法理解人类,掌握不了快乐与幸福。

昨天有位姑娘留言,她终于与丈夫玩游戏和解:

“现在我不会强求打游戏的对象陪我聊天,或许是我不能明白游戏对于男生来说意味着什么,但我觉得我应该在他打游戏的时间练几页毛笔,这样他玩的快乐我学的也快乐,反正他上了一天班回家也就是玩几把游戏的小乐趣了,我不能连这个也阻止吧?连叔,您说对吗?”

玩游戏引发不少家庭矛盾,现在电脑游戏与手机游戏被视为大敌,只要一玩,就引起恐慌,以为他的人生要毁灭了。大可不必这么紧张,一个人今天的义务已经完成,工作了,学习了,养家的额度挣足了,玩玩游戏放松一下,是他该得的。我今天这篇文章写好,推送完成,我也会去休息半个小时,无所事事一下,身体和大脑不能老是高效运转。无意义之事,就是起到调节作用。

昨天还有位全职主妇述说了自己的苦恼,她平时喜欢画画,阅读,学英语,但她老公不许,说学这些没用。你看,急功近利起来,别说游戏了,阅读都是没有意义的。

我们对一个成年人的尊重,对自己所爱之人的尊重,就是相信他有自控力,他能够行使自己的自由意志,我们时时监督他,一做“没有意义的事”,就认为他要完蛋了,以至于跳出来纠正他。这怎么是爱呢?我喝一杯酒,你就控诉我以后要酗酒;我玩几盘游戏,你就害怕我沉迷无法自拔;我搓几圈麻将,你就认定我会输光家产。这是无限上纲的联想与批斗,批斗者本身缺乏安全感与自控力,太想掌控他人,失去了信任能力,这也会失去爱。

是的,成年人有一些没有自控力,他们总会找到某件事毁灭自己。所以,你恋爱时要擦亮眼睛,淘汰那些没有自控力的人。成家后,再来改造他,那是不太可能完成的任务。

爱的交流是多元的,语言只占其一小部分。执手对望,眼冒小星星,这很甜蜜梦幻,但只有这种交流方式,会显得可笑,也很单调吧。两人下班后,吃完饭,肩并肩坐在沙发上;或背靠背坐着;或你躺着,脚架在我的腿上,我玩几盘游戏,你追一集剧,我们做的事都没有意义,一句话也没有说,但却交流了很多很多的爱。

推荐:大不了多活10年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