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怕的一个问题

Rene Magritte,The seducer

我最怕人问一个问题: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人生是有限的一段时空,我们由一粒受精卵分裂而成,最后肉体化为虚无,然后在记忆里消失,从无走到无,这百来年,比做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是很贴切的。老子说,死而不亡者寿。但像老子一样一直被人记住的寿星,少之又少,那不是常人可及的人生意义。

把时间拉得足够长,长过我们一生,不得不承认,人生在死亡之后,意义就消失了。当一个人心情低落,厌倦,想放弃,我很怕告诉他这种答案,有时候真相未必有利于我们的生活。

但你在精神强劲之时,却必须、必然知道这个真相:生命这棵韭菜,死亡的镰刀必将收割它。一个人知道自己生命有限,这是好事情,它让你更珍惜当下。如果你确信自己明天会死掉,今天怎么会和爱人吵架呢?你们偶尔情绪失控,吵完架后想想假如明天会死,估计和好的速度将提升100倍。

时间不会顾忌你的情绪,它持续流逝,我们很像人形的沙漏,无论你当下的情形如何,沙粒恒定下泄,我们总是在经历微型死亡,过去已经死了,未来还是虚无,唯一存在的就是当下,当下没有把握住,我们就等于一个死人。

人和当下的关系,就是人和一切的关系。知道这点,过去的懊悔,未来的焦虑,就没有那么大的杀伤力。和当下处好关系,就有一切满意的关系,我们的精神将圆融而不分裂。

一直否定自己的当下,一直逃避自己的当下,你和自己,你和周边的人与事,你和未来,都不会有满意的关系。

几天前,有位姑娘感到沮丧,别人轻而易举的事,她花很大力气也做不好,因此想逃脱管理家庭的店铺,去找自己更适合的工作。这种沮丧感是常态,把它理解成当下给自己的任务,你就不会觉得挫败,而会想办法解决它。所以我建议她好好在店铺中磨练技能,收获自己的轻而易举。

一个小学生一边做暑假作业,一边想着玩,有沮丧感。而监督得抓狂的爸爸妈妈,沮丧感更强。这种关系广泛存在,某种程度上,我们都是小学生,也是监督者,想逃跑的沮丧,想控制逃跑者的沮丧,兼而有之。这个任务其实告诉我们很多:你可以理解人性,从古到今的小学生,及其爸妈,都是一样的;你可以理解学习模式,它轻松不了,就得解决一个接一个烧脑的题目,人最后的竞争力,是解决问题的能力。解决得多了,轻而易举,力气还小的人很羡慕你,以为你天生如此,其实主要是你练得多,没有逃跑。

人无法从当下逃跑,人是当下的总和,不解决当下的问题,明天的问题更多。就像今天不做作业,明天要做的作业更多。

完成今天的作业,解决今天的问题,这是行动,也是意义,这是当下,也是一生。越能把握当下,意义越容易涌现。

推荐:人生真辛苦

上文:亲子关系进入低潮,说说惩罚的原则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