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难免也受过伤,这是最好的疗伤方法

Dumitru Ghiatza,Cherry Trees in Blossom

收到一位来姑娘的留言,对母亲的偏心很难过:

“昨晚心情非常差,前几天直接跟我妈说不要联系我。几年前我收入高于大部分同学的时候想买房,1万5的深圳房子,母亲说那么贵等它降吧,盖家里房子干了。5年过去了,深圳房子从15000降到了7万。老家的50万涨到了90。现在我又计划离婚买房,她每天看我朋友圈就来发一堆语音‘关心我’,通俗说把‘愛’给了我,把家产都给了我弟,谁叫我是潮汕女孩。最让我痛心的竟然跟我洗脑,在我反问她真演的那么疼爱我,为什么卖了2套房子给弟弟买房买车,最后一套房子我还在户口本上却唯独把我踢出房本?我不靠自己奋斗难道还靠做梦等她施舍么?她说如果加上我名字会被潮汕人笑死。我绝望了,其实我们夫妻存款都远大于娘家,我也不稀罕那继承分到的20万,但是我已经对娘家彻底绝望,他们不爱我,却不愿意真的失去我,无奈我早看透了,真的对你好是费钱的,每天发微信费力无所谓,毕竟农村太闲了,而我很忙,每次试探都会让我绝望地发现他们怕我分到一分家产,只有我拿钱回家我才是她女儿,分家产?没门!说爱你可以,真爱你?不行。我真的不知道还要不要心软,每每想起我是被抛弃的女孩就很悲伤。”

姑娘的悲伤是应该的。当一个人觉得自己是父母心中的二等孩子,“弃儿”而已,不悲伤不正常。因为自己是女性,欣然接受自己低人一等,不知悲伤,这才是真正的悲伤。

一个人出生于重男轻女家庭,无论男女,心智若要充分发展,都必然有个痛苦的思考过程:一个男性,他将意识到自己一出生就被奉承,凌驾于姐妹之上,并不是自己该得的,需要走出愧疚感。一个女性,她意识到自己因为无法改变的女性身份而少得到爱,觉得不公平,心里有无尽的愤恨,她需要学会驾驭这种激情。这个过程顺利完成,自身的能量就可以上一个层次。

走不出来,则一生都很痛苦,就像这位姑娘一样,将不停地讨好、牺牲、试探,试图证明父母是完美的,是理性的,像爱弟弟一样爱自己。每一次证明仍然令人心碎。心老是这样碎,人怎么可能快乐?怎么会有未来?

最好的办法就是停止穿越过回去,承认有些事情你是无法改变的,有些传统非常顽固,有些父母偏见极深,有些人不会爱自己的孩子,而你的成长史,都已固定,不会NG。这些事情不愉快,但却可能成为你的心智资源,比如一个受过很多伤的孩子,当父母时特别温柔耐心,因为他不忍悲伤重现,他对可能伤害孩子的情境很熟悉,能够做好预防。受过重男轻女之害的姑娘,对待自己的孩子,就不会犯自己父母的错误。

人容易受伤。人是脆弱的,人的心灵特别敏感,外界的错误总会扰乱内心的宁静,留下其刻痕,这是玉之琢磨。人的疗伤,只能通过成长,老是扒历史,扒童年,把旧伤撕成新伤,再痛一遍,那是对痛上瘾,你依赖这种痛。

你有能力——如果你被抛弃,受过伤,你就知道自己必须有能力,因为你无人可靠——把自己现在的生活经营好,对爱你的人还以10倍之爱,随着你的未来越来越好,过去的伤痛就不再是伤痛,它没有能力伤害你了,你已经将它转化成你的资源。

加油吧,受过伤的姑娘,以及一切受过伤的人,只要你想把今天过好,只要你能把今天过好,过去就不再伤你,他人的错误就不能惩罚你。不经营当下,放弃未来,等于向过去投降。

推荐:我是好妈妈

上文:我爱你的我,交换一个你爱我的你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