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陆人吃不起榨菜”说起

 Carl Holsøe,Breakfast Time

人要有经济学思维,不然不仅经济会出问题,人生也会出问题,因为经济是一切的基础。

经济学思维未必需要你读一本经济学,经济学思维其实是人的本能,过好日子是人的本能,而有钱才能过上好日子,我们的爷爷奶奶辈,很多人是文盲,他们也深知这个朴素的道理。上过大学,却忘了这个道理,那书就白读了。

小到家庭,大至国家,经济好了,大问题会变小。经济差了,小问题会变大,一肚子怨气,不知何时就被触发。正如我天天说爱你,但一分钱不赚,只当寄生虫,家也维护不下去。我努力提升家庭的经济水准,要房有房,要车有车,嘴笨一点都没有关系。

经济学思维,能让人摆脱意识形态的对抗,或者说,它能够纠正意识形态的误导,让人接地气,根据现实调整自己。年轻人,尤其是读大学那个阶段,为什么特别容易着迷意识形态?那是他们还不用养活自己,匆忙生吞下几个大词,看其他人全是傻X。这可能是年轻难免付出的成本,但到了中年,你上有老下有小,公司还有员工,仍然是意识形态挂帅,那就是不负责任,思维也出了问题。

前几天,有个台湾财经节目说大陆人穷得吃不起榨菜。后来分析大陆股市今年茅台五粮液涨得多,原因也是经济不景气,所以要借酒消愁——这段我刚好还看了,看着几个人听完分析,恍然大悟的样子,只能无语。没到过大陆,用常识想想也明白,我都用茅台消愁了,我还能有什么愁?但是一个人只要意识形态挂帅,默认的大前提就是大陆邪恶经济很糟,那么,所有的分析都会变形,现实也就失去了意义。

我对台北服务业的印象很好,从业者普遍勤奋、热情、周到、脸上多有笑意,不歧视大陆人。两岸好好做生意,经济真不可能差。我对台湾电视那些名嘴与政治人物,印象就不太妙,真是信口开河,胡言乱语。同样的水土,养出不同的人群,可能就是因为前者务实,要生活; 后者只是务虚,反而特别需要对立,只要有关注度,瞎说也无妨。

台湾很多人对大陆不了解,以为大陆还像改革开放前,穷得叮当响,看淡唱衰,算情有可原。而自己就生活在大陆这个时空里,无视现实,那就比台湾的“榨菜”名嘴更可悲,脑子已经僵死。

我有个朋友,习惯性悲观,可能那样显得深沉,经济差一点,他说,你看,我们不行了;经济好,他说,以后就会完蛋。

听得多了,我觉得要劝劝他,我说,你看,你过得好,我也过得好,你家人过得好,我的家人也过得好,我们都是平民之子,全是靠自己,我们还有那么多朋友过得好,这事例,这概率,摆在那里,为什么不能客观一点承认:中国这几十年的经济真不错,我们活得挺好?天天吓自己,让老婆孩子恐慌,让朋友烦躁,我们的奋斗不是失去意义了吗?不承认事实,人无法在事实中修正自己,伤害的只是自己和家人。

承认好,并不妨碍我们的批判坏,照样要用理性避免一些坑。好是好,坏是坏,分得清,自己的资源更多配备在好上面,这就是经济学思维。

美国的民主党,比较白左,比较意识形态挂帅,就是这样的党,克林顿在1992年都喊出过著名的竞选口号:这是经济问题,笨蛋!我们务实的人,理性的人,更要记住这句话。脱离经济考虑问题,甚至以为把经济搞垮就能解决问题,那都丧失理智,口号再美好都没用。
推荐:博爱是骗人的,阶级才是永恒的
上文:强梁者不得其死,再说说重庆保时捷事件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