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更有机会成为伟大城市

 Claude Monet,sunrise

深圳在中国及世界城市发展史上,都是非常奇特的例子,甚至不可能复制。

它是无中生有的,只不过邓小平划了一个圈,给予人们按市场规律行事的自由,短短几十年,就汇集了千万级的人口,出现了数家世界一流的大公司。观念改变世界,观念产生财富,这就是最好的证明。深圳也是中国改革开放最好的象征:不要怕穷,不要怕起点低,只要接受市场经济,按其规律行事,就有好日子。

2018年,深圳GDP为24221.98亿,超越香港的约24022亿元人民币。今年的优势肯定更大。GDP的统计,无法完全体现经济,但在目前情况下,是观察经济的一个重要指标。刚超越,可能并不会有什么感觉,被超越的,也会下意识地攻击、排斥超越者,寻找自己的种种优越感,但超过两倍,甚至更多,人的理性必然起作用,那时候学习与融合就是主流。

可能有些人是不在乎钱的,修道士不在乎,自杀式的恐怖分子不在乎,极端的意识形态控不在乎,但绝大多数人是在乎的,正因为有这个人性基础,市场规律才会起作用。哪里容易发财,人就会到哪里。理念漂亮,但经济衰败,也要被抛弃。

深圳有几个优势。

一是中国城市化的马太效应开始起作用。好的城市越来越好,越来越大,一些小城市逐渐消失,人口汇入大城市,这个过程很长,或许要花几代人,最后达到一个平衡点。深圳作为最有吸引力的城市之一,将是这个马太效应的最大受益者。

二是离香港近。香港人到深圳创业与工作,非常方便,也是最佳选择。城市的精英阶层,有实力与眼界支撑,流动能力强,是逐机会而居的人群。城市的高楼大厦并不值钱,值钱的是其中奋斗的人,没有人,硬件一钱不值。当一座城市不再吸引人,人去了不舒服,感觉被歧视,那就是非常危险的衰败信号。没有什么城市是不可替代的,不再进化的城市,原来再强大,都会被替代。城市间的竞争,也符合进化论。

三是深圳新。新本来是城市的缺点,但深圳的新却成为优势,在粤语强势地区,与香港广州不同,由于都是来自中国各地的新移民,深圳的普通话是绝对主流,沟通成本低一些。新城市也没有原住民与新移民的恩怨,生活不如意的原住民(一定有固定比例这样的人)对野心勃勃的新移民有怨恨,认为他们抢了自己的机会,分走了自己的“高贵”身份。这些想法不合理性,违背经济学常识,但它合人性里阴暗与短视一面,必然发生,无法根除,在合适的情况下,这种怨恨可能大爆发,重创城市。深圳没这个烦恼。
前几天,香港机场一瘫痪,股市上深圳机场就涨停,说深圳已经准备好了,它将成为全世界最好的城市,不算过分乐观。
推荐:关于未来,没什么可怕的
上文:从“大陆人吃不起榨菜”说起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