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说深圳,相信好事发生

Paul Gauguin,Seaside harvest

深圳成为最好的城市,现在有了政策支持,成为更大概率的事情。

政府是控制社会资源的重要一方,无论是美国政府,日本政府,英国政府,还是中国政府,包括任何政府。忽视政府的政策,不是一个合格的投资者,也不是一个合格的观察者,更无法看清未来的走向。

世上存在国与国之间的竞争,就像存在公司与公司的竞争。某种程度上,把国家想像成一个公司,更好理解。公司的每一个决定不可能对,对的增加利润,找到方向,错的增加损失,迷失方向。好公司,对的决定多,错的决定少,对的时候敢于加码,错的时候善于止损。坏的公司刚好相反。国与国之间的竞争,最后还是经济实力之间的竞争,谁善于增加利润,谁胜出。

当年美苏争霸,美国大学的主流经济学教材,诺奖得主萨缪而森的《经济学》,看好苏联。而经济学家米塞斯则认为缺少市场经济的苏联,由于没有市场自发形成的价格因素(因此不知道一件决策是赚是亏,无从判断利润),最后经济实力赢不了美国。或者说,即使两国政府同样浪费钱,兑子了,但是由于美国还有巨大的市场,有无数多的企业家在赚钱,资源配置更为合理,赢是一定的。没有钱的国家,维持不下去。就像一个没有钱的公司,只能破产。

最终积累财富的,是人们的储蓄、投资、分工、交换,市场带来财富,财富推动市场。在这过程中,政府的决策当然起到重要作用,若契合自由追求财富的人性,人们就会创造出财富。
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只不过是政策相信人们自己种田才能养活自己,中国就告别了饥饿。邓小平当年让深圳自己去试,两代勇敢的逐富人,就回报中国一个奇迹般的深圳。这次在中美贸易争端中打不垮的华为,没有花政府的一分钱投资,仅仅是卓越的企业家任正非先生有了深圳这个市场氛围最好的起步点,回报似乎无穷无尽:解决了大量的就业,上交了巨额的税收,无限热情的研发投入,还有梦寐以求的技术领先。政府的决策,若有利于保护产权,有利于市场,其能量无比巨大。就像邓小平先生说的,发展才是硬道理。一个人,一个家庭,一个国家,没有发展,问题必然成堆。绝望、愤怒、仇恨、嫉妒,这些人性的深渊怪兽一旦浮出水面吃人,再借由美好名词点燃民粹,难免玉石俱焚。

深圳能够更好地发展,能够更硬,真是非常恭喜现在及以后的深圳人。当不了深圳人,也不必遗憾,中国的改革开放,历来都是一个点试验成功了,就会拷贝到其他地方(这也是企业家的做法),中国不会只有深圳这个伟大城市。

中国有很多问题,中国人均来看,也不算富裕,但我觉得有过去几十年的普遍发展,大地长出深圳这样的城市,出了任正非这样的企业家,还有你成功经营自己幸福的小家庭,无论性格的底色如何,都应该乐观起来。我很喜欢美国投资人Naval Ravikant所说的:不要和愤世嫉俗者和悲观主义者合作,因为他们会任由坏事发生,以此证明他们的负面看法是正确的。
推荐:深圳更有机会成为伟大城市
上文:一种制造废青的假焦虑,早戒早好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