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计划地抽离日常生活,保持爱的小技术

Joaquín Sorolla,Idyll, Javea

爱追求的处境,会有些副作用,并非纯粹的好。最典型的就是,相爱的人追求地久天长,但又有所谓的七年之痒。熟悉即无视,慢慢不在乎对方的感受,“老夫老妻了,不要那么矫情,不要那么敏感”,成为理所当然的事,这种想法其实是错的,说严重一点,就是忘了初心,我们最初相爱,追求的就是幸福的日常一再重复,不要产生意外。怨偶的日常,每天都新鲜,猜不出明天将如何互相折磨,互相伤害,很刺激,却不是有意思的生活。

其实,熟悉即无视,这种判断极不严密,一般只是不公平地用在家庭当中。一个人可能更熟悉自己的好朋友,很多是从小一起玩大的,可你们老是玩不腻,即使知道今晚一起喝酒,他100%又要叨那些重复了1000遍的旧事,50%会喝高,10%要臭烘烘地搂着你说些伤心话,5%可能还要哭一会。看起来这么无聊,这么累的事,你为什么那么忠诚地重演? 

同样是感情,爱情与友情,同样的熟悉,待遇为何不同?那是在友情中,我们无压力,责任小,友情有一种特殊的抽离功能,在那个时间段,单纯享受放松的乐趣。所以低端的吃喝玩乐,感官刺激,也乐此不疲。在新朋友面前,你反而拘谨,人的老友数是有限的,过了一定的年龄,甚至不太可能增加老友。你会越来越珍惜友情的抽离功能。

其实这种抽离技术,完全可以平移到爱情当中,制造出一段“无压力,纯快乐,不同于日常生活”的时空,只要有这个想法,极其容易达成,经常一起看看电影,就是好办法。我注意到,很多人并没有这个习惯,也不觉得有这个必要,电脑上看不就行了,有人还下个盗版一分钱不花。

除非当周的电影质量都很差,我和连太每个周末,都会找部电影,一起去电影院消磨一段时光。严格来说,这并没有必要,这些电影,过段时间,就会出现在我们交了年费的视频网站上,大可在家看。但是看电影,比“看什么”更重要的,是“怎么看”。一起去电影院,顺便吃点东西,在100分钟左右的观影期,关闭手机,沉浸在剧情里,这就是高质量的“抽离日常生活”,说实话,很多电影一年半载后,情节也会淡忘,想不起来说些什么,但一起呆的时光,是永远存在的。

电影比老友聊天更有趣的是,它很戏剧,很新鲜,并非日常生活的人与事,它是真实的梦境,又能告诉你可用于生活中的认知。一起看电影,是恋爱,又是求知,一举数得。比如周六我和连太看的第91届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徒手攀岩》,如何面对挑战,主人公亚历克斯·霍诺德有句话说得好:我也会害怕,我选择的是不停练习,将自己的舒适区拓宽。在这种失败即死亡的极限运动中,亚历克斯·霍诺德经历了上千次的徒手攀岩考验。

看这部电影之前,只有万分之一的人不知道结局,亚历克斯·霍诺德作为第一个挑战酋长岩的人,到底有没成功?他会不会摔下来?知道结局的人,观影中仍是一片惊呼。连太手心都是冷汗,中途一阵子闭眼不敢看,我当时还觉得奇怪,不至于这么紧张吧?看完才知道,她属于万分之一事先不知道结局的观众。

相爱的人,要经常一起看看电影,要有意识,每周这几个小时,我们就得在一起呆着,玩,当初不就是这么恋爱的吗?不要忘了爱的初心,更要知道简单的技术就可以维护爱。
推荐:大多数爱情的平庸挑战
上文:找工作的出发点错了,只能得到错,得不到工作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