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到底在竞争什么?

Lovis Corinth,Butcher Shop

国与国的竞争,就像现在中美两国间的竞争,到底在竞争些什么?

在19世纪伟大的经济学家巴斯夏看来,就是竞争谁的商品多,谁的服务好。用更通俗的话说,就是比谁更富裕。

巴斯夏先生1850年就去世了,迄今169年,人类在这期间做了很多蠢事,因为狂热、民粹、意识形态挂帅,不惜互相屠杀,以摧毁财富为乐趣。这种事情现在也有,甚至繁荣的城市自毁财富、信用与秩序,也令人目瞪口呆地发生了。但总的来说,更多人回到了巴斯夏先生所说的常识,它朴实、深刻、俗气,但是永恒:穷了,你就没有说服力,最关键的竞争就是财富竞争。

富裕是生产出来的,市场发达,生产力强的国家,则商品与服务一定趋向于更多更好。

曹德旺先生最近的一个讲话,亮点很多,其中分析中美两国的生产成本的一段,尤其值得一看:“美国的税收较简单,联邦按企业经营利润的25%征收所得税,企业没有利润就没有任何税负。而中国除了所得税,另外还有一项增值税,不管企业有没有盈利都要缴纳,相当于营业额的6%。同时,美国联邦还有一个收费项目与中国的五险一金类似,但在美国是按应付工人工资额的11%,而中国是应付工资额的40%。因此这个同类科目美国比中国少50%,相当于营业额4%。从我们的统计来看,如果把综合人工成本与税、费结合起来考虑,我们在中国的工厂与美国的工厂,开支基本持平。中国工人目前一个重要优势,就是在业务素质、工作效率和服从管理等方面,比美国工人要高。”

结论是打成平手。以后谁生产成本低,谁的生产力强,谁就领先。从美国的角度说,他们要提升工人能力,保持税收优势。而中国该做的,是税负不高于(甚至低于)美国,同时保持工人能力的优势。这种竞争是长期的,但又是非常良性的,不停促进两国的生产力。

所以特朗普的减税,从曹德旺先生到任正非先生,都给予了极高的评价,因为企业家马上意识到这将体现为提升生产力。而减税,总的来说,就是需要削减福利,在惯用福利笼络人心,获取选票的选举制度中,这是少数政治人物才敢做的选择。换成你当总统,为了保住自己的权力,也会趋向于大派福利讨好选民,这行为伤害生产力,后果要在多年以后才会显现,但那时任期结束了。

减税,让生产者更容易生存,让他们留存更多资金用于再投资,最终体现在社会有了更多更好的商品与服务。但这种好处传导的链条长,时间久,是一般人看不见的。做减税决策,需要看得更远,需要更大勇气。

中国在减税竞争中,有美国没有的优势,一些石破天惊的重大决策,不过就是一个文件宣布罢了,做就是了,若要无休止地争论,怎么会有改革开放?

相反,提升工人能力,未必那么容易,除了技能培训需要时间,而建立勤奋与诚信的工作伦理,更少不了价值观的指引,社会与家庭的教育,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中国虽然近年来有些对高福利的渴求,有年轻人不愿吃苦的趋势,老想着“事少钱多离家近”的工作,但这种懒惰的人性弱点,不纵容,不养大,成不了气候,这么想的人,都变穷了,社会地位低了,也就不会再想。只要不掉进福利社会的深坑里,精神不被毒害,中国工人能力的领先,可能别人很难追。

这样看来,其实中美生产力竞争是好事,而中国还挺乐观的。
推荐:卖掉多余的房子,曹德旺说得对吗?
上文:“我天生如此”,是最糟糕的借口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