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罪人的价值

Cornelis de Vos,Alexander and Diogenes

我为今天的一句日历挑了这句话:

长按二维码可关注

第欧根尼是犬儒学派的代表人物,犬儒现在被普遍误解为明哲保身,甚至是懦弱怕事,第欧根尼不是这样的人,被称为“犬”,只是因为他的生活方式,崇尚简朴,每日乞食,居无定所,据说是住在一个木桶里,他的精神很强大,大帝亚历山大站在木桶前问他:我可以为你做什么?他的回答是:走开,别挡住我的阳光。

他认为自己的工作就是纠正一切成见,重塑思想的流通货币。不仅敢于得罪大帝,他也敢于得罪民众,他大中午打着灯笼行走于闹市,端详每一个人,为的是“找出一个真正的人”。

第欧根尼用行为与思想,鼓励真正的思想者“得罪人”,否则就没有价值。他的教诲存在了2400多年,敢得罪人的,从小人物到大人物,都不多,这不奇怪,也无可责怪,因为人是情感动物,当错误有利于自己时,他不仅很难被逻辑与道理说服,还会憎恨那个说出真相的人。

有时候,接受一个简单的事实,人可能会花掉半生时间,非要吃尽苦头才肯低头。这还算学习能力强的,更多人是永远不接受,只想活在错误里。有些错误就像病毒一样,周期性大爆发,这时候,真需要一些敢“得罪人”的大人物,用真话来解毒。所以,我很佩服像马云先生,像曹德旺先生,明知一些真话会得罪大众,却不选择沉默。这也是企业家精神的一种,企业家到了一定高度,必然变成教育家与思想家,说出真话,让人们的行为趋向于理性,也才有利于企业的生存。

曹德旺先生几天前对比中美两国的讲话,几乎就会得罪所有人,说美国好的,中国不足的,得罪了中国吹;说中国好的,美国不足的,得罪了美国吹。尤其是关于工会制度,他立场鲜明:“我不会接受美欧(工会制度)的!要有(工会)的话,我们马上就关掉,不要了!我们一次性损失或者少赚十亿百亿,也没有关系。如果像通用那样被工会折腾到每年亏损,那是很痛苦的事情,精神损失比金钱损失更厉害,我不会接受的。我建议,中国企业走出去遇到工会,就赶快跑掉,扭头就走,碰都不要碰。”这不仅得罪美国吹,还得罪了所有想偷懒的工人。

这段话太值钱了,除了提醒了其他企业,还可能让决策者避免出台干涉企业经营的恶法。这话人人可说,但曹德旺先生说,最合适,两个理由:

一、他专注制造业,在民众里美誉度高。地产商来说,大家就不乐意听了,虽说合理合法经营的地产商,一点错都没有,但是民众就是要把买不起房的责任归咎于他们,你也没有办法。

二、他是极其慷慨的慈善家,捐赠数额巨大,这赋予他额外的道义力量,他鄙视侵犯产权的、奖懒罚勤的工会,就更有正当性与感染力。换一个品行一般的企业家来说同样的话,人们就会说,你不过就是想剥削工人而已。

一个时代,有几个大企业家有资格得罪人,有能力得罪人,那是我们的幸运。

曹德旺先生创业过程中,一个重大感悟产生于他参观福特汽车博物馆,他当时意识到中国与美国的汽车产业刚好有百年差距,从而专注于汽车玻璃产业。其实,在敢于说真话上,福特也做得很好,在这一点上,伟大企业家也是有传承的。

福特连美国吹最在意的民主都否定了,他说,试图使所有人平等的民主只能阻碍发展进步。工会,不过是民主对企业侵蚀的体现而已。让美国繁荣的是产权保护,市场经济,是不停创新的企业家与勤奋的工人,民主起到的作用,更多是阻碍与毁灭繁荣。现在有些青年人,甚至是10多岁的孩子,因为有“民主就是好,就是好”的咒语护体,上街打砸抢都成了正义,那就是只学了美国的坏处,买椟还珠。

作为一个胆子不大,说话也没什么影响力的人,我是格外敬重敢说真话,敢得罪人的曹德旺先生,他代表着一个时代不能少的解毒剂,可以防止思想的僵尸病毒彻底感染人群。
推荐:给家人高级一点的自由
上文:中美到底在竞争什么?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