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爱是有限的,这是爱的大风险

Arnold Böcklin,Centaurs
连叔,您好。

很钦佩您这样有智慧的人,总能解决难题。我是一名处在泥潭中的大龄女青年,恳求连叔帮我指点下,不甚感激,我的问题如下:

我弟弟前年在网上玩不良游戏,被套进去,借了很多同学的钱,还借了很多网贷,我和我爸帮他还了钱,让他洗手不干了。我爸是农民工,当时我爸拿出全部的积蓄帮我弟还的债,但之后他并没有醒悟,后来我弟还在网上继续瞎搞,每个月都纠缠我和我爸妈要钱。

去年他高考完就直接出来打工了,他上班每个月都有四千工资,但是他每个月都还在不停地找我和我爸要钱。今年我妈检查出得了卵巢癌,我和我爸每个月都在为我妈治病筹钱。我弟却还是老样子,不但对我妈不闻不问,不拿工资给我妈治病就算了,还每个月几百几百到处要钱。

我现在都不给他钱了,但又怕他出什么事,因为从前年发现他借网贷在网上瞎搞开始,当时他还在读高三,我持续替他还债一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他曾经有一次在宿舍楼楼顶过了一夜,要跳楼逼我还债,整个晚上一秒不停地打我电话,他是被他债主恐吓的。那次我深切真实地感受到他内心的绝望和恐惧,我以为那次之后他会改,没想到他还是没有改。

他其实胆小怕事,特别内向,平时不愿与人打交道。早前我骂他骂的很狠,也哭着求他改,我爸打过他,也好言劝过他,但现在他还不改,我为我妈都心力交瘁,我就没管他了,我不给他钱也不联系他了,他打电话过来要钱我就直接挂电话,但是又怕他真出事。我没有办法,我不知道该怎么把我弟拉回正道,只能任他沉沦下去,我该怎么办啊?连叔,我妈都癌症晚期,我弟不闻不问,还这样像吸血鬼一样,我弟还有救吗?知道您很忙,您能回复我吗?真的麻烦您了。

盼复,万分感谢。

格子


格子:

你弟弟这样的人,是一类人,有一定的比例,在任何一个时代,你都可以发现他们的存在,称之为吸血鬼,我觉得并不过分。

吸血鬼对人类整体来说,我觉得危害不大,他们的行为危害性太过明显,人们自动与之隔离,他们咬不到。而且,他们自身的行为只是净消耗,无法积蓄吸血能力,最后被淘汰。比如,你弟弟不是你弟弟,是你朋友的弟弟,是一个陌生人,我想,他绝不会困扰你,他找你要钱,威胁要死,都不可能得逞。

但他不幸是你弟弟。人有亲疏,对家人好一点,那是正常的,也是应该的。这也是家庭存在的意义,教育一个人,是漫长的过程,至少十多年,而成果往往一般,不过产出一个普通人,没有家庭的血缘纽带,没有人愿意做这种不划算的教育投资。就像在公司,你基本素质达不到,很快被解雇,你没收入后怎么生存?那是你自己的事,这是社会教育,简单、直接、冷酷、有效。

家庭教育,更多爱,更多耐心。社会教育,更多原则,更少耐心。两者结合起来,构成了一个人的成长。

社会教育,我觉得不会失职,没什么人会纵容吸血鬼。唯一要防止的,就是知识阶层的圣母们败坏工作伦理,保护寄生虫。

教育的失败,往往来于家庭,教育者错误理解了爱与耐心,认为它们可以无限供给。一切都是有限的,时间有限,像你妈妈一样,人都会走到生命尽头,像你们家一样,财力的限度就是你和父亲收入的加总,之外的,一分钱不会多。

你们现在就耗尽了有限的资源,治病的钱都缺,妈妈又癌症晚期,在一出戏剧中,这达到了戏剧性的最大张力,所有的劝诫力量都大声呼喊,弟弟在此时一定洗心革面。而他竟然没改?那就说明你们在对他的教育中,已没有作用,想有都不行,你们没有能量了。

其实,我觉得你弟弟活得不错,高中刚毕业,有4000的月薪,社会对得起他,靠这工资,他也能活下去。每月找你要几百块钱,说明欠债也可控。相反,反而是你的未来我更担心一些,如果你想要有自己的爱情与家庭,那你的激情要投资于自己的生活,你太关注你弟弟,你就没有办法放松地、专注地去开拓自己的社交圈,更不可能遇见那个你爱的人。

万一你弟弟欠债发展到不可控,彻底沉沦呢?你现在开始不理他,有没有责任?当然没有,他若是一个不可救药的人,你的收入,无论高低,都赶不上他挥霍与欠债的速度,你所谓的帮他,只是火上浇油,让他更不知道变坏的风险:反正我姐姐最后总会帮我的。其实,最后你肯定帮不了他。也就是说,你从此刻下决心不爱他,反而是真正的爱他。

认识你自己,你是一个能量有限的人,你救不了一个成心想变坏的人,即使他是你的弟弟,你也没办法拔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大地,意志无法改变规律。

更专注自己的生活吧,去认识生活中其他正常的男人。

祝开心。

连岳
推荐:找工作的出发点错了,只能得到错,得不到工作
上文:为遇见你爱的人,连微笑都要尽早训练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