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是“扩大”舒适区,而不是“脱离”舒适区?

Eric Ravilious,Runway Perspective

不久前在,有位读者问道:

“想进步的人很多,能进步的人很少,可能很多人总是靠意念生活,得过且过碌碌无为,愿自己可以为了自己为了爱的人,脱离舒适的圈子。连叔,你觉得人应该脱离现有的舒适区吗?”

我当时的回答是:着眼于扩大舒适区。

不少人听惯了“脱离”舒适区,又接着问,扩大舒适区到底是什么意思?有什么不同?

我原来也习惯说脱离舒适区,并不觉得它有什么问题。在观看奥斯卡最佳长纪录片《徒手攀岩》时,我发现,主人公亚历克斯·霍诺德的说法更精准,更合理,更符合真实情况,他说,我要用练习扩大自己的舒适区。“扩大”两个字,马上在我脑子里高光起来,有这句话,有这两个字,这部电影就值了。顺便说一声,看一本书,欣赏一部作品时,要更在意其中有收获,能启发自己的营养,不要把重点放在挑刺。你心态是前者,那就“三人行,必有我师”,是后者,那成天气鼓鼓的,恨不得当全天下的老师,别人不想当你学生,你又更生气,最后只好诅咒世界,愚昧啊,平庸啊,堕落啊,一通乱骂。何必呢,这样的生活多没有意思。我们的求知不是让自己的脾气变坏,心眼变小。

扩大舒适区,扩大两字好在哪里?

脱离舒适区,这把舒适与不舒适截然打断,黑白对立,似乎为了进步,我们得把自己一下抛到不舒适区,像从地球到了火星。这是语言不够准确带来的理解混乱。

人性是追求舒适的,一味强调脱离舒适,人就会觉得格外辛苦,似乎为了进步,永远不能舒适,这样的话,进步又有什么意思?人总是要死的,终生学习的人就是终生不舒适,这经不起推敲。

而扩大舒适区,是将舒适与不舒适作为整体接受,不舒适是从舒适探出的触角,新生的根须,在新领域,新养分的滋养下,舒适的体量增加了,像一棵树慢慢长大了。扩大将生长的状态表述出来了。

亚历克斯·霍诺德是从他舒适的攀登区域向不舒适的攀登区域延伸,是将不舒适的的新动作变成舒适的技能,他没有一秒变成全新的人,一换装就成了蜘蛛侠。每个人的新知识、新技能的得到都是如此的,你尝试第一次挑战10000米,你之前跑惯的5000米,那是舒适的,真到超出你原有跑量时,你的肌肉与意志才进入不舒适,而这不舒适多练几次,10000米又成了你的新舒适。我们学习不舒适的外语,但不意味着放弃舒适的母语。我们早起辛苦,但更要保证睡眠的质量。

进化是慢慢的,一点点的调整,时间够长,就变成了新物种。突然的剧变,一下变成全新的不舒适,恐龙都灭绝了。这就是“扩大舒适区”的意思,只呆在舒适区里,是不可能进化的,尤其是现在热量获取的成本极低,只想着舒适地活着的人,最后都不可避免地变得非常蠢,失去学习能力。而只追求不舒适的另一个极端,那又把人变成不顾后果的赌博者,不尊重专业,不在意积累,似乎只要求新求变就能成功,只想着重新洗牌。亚历克斯·霍诺德这么做,早摔下来了。

要舒适,这舒适要像种子,能从两片胚叶开始进入不舒适,它长成参天大树,又结出满树的舒适。
推荐:安宁的原点
上文:不知道爱是有限的,这是爱的大风险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