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的圣殿

Maurice Prendergast,Children at the Beach

昨天有不少读者朋友问有关隔日禁食(ADF)的问题,我现在习惯的一种饮食方式,即以48小时为周期,36小时禁食,12小时进食,比如我这个周期是前天吃完晚餐,大概晚上8点,到今天早上8点恢复进食,期间只喝无热量的水与茶,今天晚餐以后进入下一轮禁食期,周而复始。禁食期该做什么做什么,工作照作,我昨晚按计划得跑步也一样去跑,不会有什么体力不够的感觉,简单的能量计算可以知道,36个小时,即使有锻炼,4000千卡的热量足够了,需要消耗一斤多的脂肪,体内肯定有这富余。

这个问题,BBC有部纪录片讲得极为详细,我放在这里,你感兴趣的话,周末可以花1个小时看一下。

有关心我的朋友留言说,我不允许你过这么苦的日子,为什么要饿自己?这也是我岳父岳母的观点(包括他们那一代老人家),所以我探望老人家时,都是随他们,做到“又饱又醉”(我岳父用来形容吃得满意,饱要真饱,醉倒不必真醉),不是原则性的问题,就像水一样适应容器吧。回到自己的空间,再按自己节奏ADF。禁食肯定会饿,但这是自己的主动追求,你就不会觉得苦,反而是乐,因为知道这饿的表象下是身体在修复,是更健康。更有意思的是,饥饿是对食物的最大尊重,到了进食期,你更能发现食物的美妙滋味,一口白粥,都能感动你。

每个人都有管理自己身体与健康的方法,只要效果好,并不拘泥于某种形式。但你一定要找到它,而且它必然会产生某种“苦”,这种苦,是认识我们的身体与意志的方法,身体作为生命的唯一圣殿,是出发点与到达点,是理解与被理解,是爱与被爱,自毁圣殿,那是真正的堕落,衰败的气息将进入每一次呼吸,接管你的所有工作。

今天是第103期下周很重要,写下管理自己的方法与计划,执行它,爱你的圣殿。
推荐:这么重要的它,需要你更明确的指令训练
上文:“一生决定”时刻,你要有
点击阅读原文,连岳书单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