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说话,小小圣贤

Stanisław Wyspiański,Sleeping Staś
简单一点划分,这个世界的思维方式分成两种,一种是商人思维,一种是文人思维。与你的职业并无太大关系,一个商人,可能是文人思维,一个文人,可能是商人思维。

商业使人文明,就在于一个人若是从事商业活动,他必然趋向于把交易做成,而不为对方创造价值,没有利益可以打动他人,交易是做不成的。短期内,欺骗与狡诈或许有用,时间一长,它们没有任何作用。商人思维在于出发于解决他人需求,提升他人处境。一个人在商业活动中,开始“被迫”这么做,做久了,自然变成自己的主动,这是商业的教育作用。

文人思维则不同,翻开东西方的文人史,一大部分是吵架史,有时候双方的观点都不高明,甚至都是错的(这个最常见),但如果都好斗,他们可以对骂一辈子。由于文字水平高,这种吵架也会有美感,也可换来稿酬,甚至能骗来斗士的称号。但这种生活方式,显然不太愉快。能从其中找到愉快,那又证明人格有缺陷。

在每一天的生活中,我们都要不停地说服他人,希望自己的观念与方法得到承认。人总是希望世界按自己的方式运转的,这没什么不好意思承认,古圣先贤,观念好,说服能力强,在他们死后几百数千年,世界仍然生活在他们的影响力中,而且一代代人证实他们的观念,又增加其影响力。

在一个极微观的环境里,运行的规律是一样的,你有说服力,你就有影响力,你成了小圣小贤。比如这位姑娘告诉我的事:“我老公二百多,我也是天天唠叨,他也是耐心听完继续吃喝玩游戏。我尝试各种诱导,最近一次,看着家里老人坐在餐桌前吃石榴,俩娃在家里嗨,无意识地说,看我们的生活多么幸福美好,真想永远这么活着,活它五百年,永远幸福。他愣了一会。从那天开始不吃晚饭了。就几天而已,肚子明显小了,他感受到身体变化,每天主动强忍饥饿。我想这是个惊人的行动。主动且坚韧。期待未来。”

姑娘前后的诉求是一致的,就是希望已经肥胖的丈夫能够健康一些。在说服力还不到的时候,也就是文人思维主导时,丈夫更多感觉自己被否定、被操控、被攻击,你越正确,他维护自己的本能越强,人,只要感到不舒服,被侮辱与威胁,那么,你的正确,在他看来,不过就是攻击武器。而打动他的,无意识地对美好生活的描述,姿态柔软,色调温暖,一个男人的责任感被唤醒了,他意识到自己的健康问题可能摧毁家庭的未来,他的防备之心去掉了,两人的诉求达成一致,产生更大的行动力,这是商人思维主导的结果。

当然,沟通不能靠碰运气,否则的话,今天达成一致,明天又因为放纵自己的攻击性,将成果全部毁掉,甚至退行到更坏的境地。很多不擅长沟通的人就地犯这种错误,好不容易对方认同自己一次,他却以为自己可以从此肆意妄为,将对方推得更远,甚至关系破裂。

好好说话,提升沟通能力与说服力的原则是什么呢?或者说,商人思维有没有更具体的描述呢?有。在《塔木德》里,有这样一个故事:先知以利亚在天之灵经常会引导并激励博学诚恳的人,有一次,他指着路上行走的一对兄弟,对一位学者说,他们两个会被拯救。学者追上兄弟,问他们,“你们是做什么的?”他们答道,“我们是小丑,我们给沮丧的人带去快乐。或者,我们看到两个人吵架,就过去劝和他们。”——这就是好好说话的原则:给快乐,缓解矛盾。任何一次沟通之前,先问自己,说完这话,快乐是不是多了,矛盾是不是少了?小丑这职业,天然解决这个疑问,即使自己在哭,也要让人笑着接受——我们未必要这么辛苦,但要有这自觉,好好说话。
推荐:没有什么景气不景气
上文:教育与成长,最怕“知道答案却没有耐心与细节”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