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要达到的目标:守规矩,尽全力

Georgios Jakobides,Girl Reading
我们的教育要达到什么目标?

虽然每个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考上好大学,甚至是最好的大学,但终究只有一小部分的孩子能够实现这梦想。所以,这不该是教育的最大目标。但一旦入学,是不是要冲着好大学这个目标全力以赴呢?又应该要,否则,怎么知道尽力了呢?

在尽力而为的过程中,我们掌握了基本的知识,学会了自我管理,自我激励,有了自我更新与自我学习的能力。就像学写作文,没几个人将来成为文学家,可是学会清晰表述事情,脑子里的观念与感情,可以转化成不变形的文字,作文训练出的这个能力却是人生必须的。

一个人高中毕业,他成了一个“守规矩,尽全力”的人,我想,教育的目的就达到了,即使没有读好大学,甚至没有读大学,他的一生也不会差。世上的多数事情,比考大学容易,没有必须存在的淘汰率,只要“守规矩,尽全力”,这些事情都做得好。很多人的起点很低,但就是在一件小事上“守规矩,尽全力”,不停迭代进化,最后做成了不可思议的大事。往大里说,日本、韩国,包括中国,经济起步的早期,都是生产一些不起眼的廉价品,在别人不愿意做的小东西上“守规矩,尽全力”,从而积累了自己的资本与人才,自然而然逐渐征服高端领域。

华为公司就是典型的例子,开始生产一些边角料,30多年后,成为技术领先者。相信我,一些30年后的伟大公司,现在也只不过无足轻重的小配角,在生存线上挣扎。那个30年后影响世界的大人物,现在正不知所措,苦苦求索,可能刚叹完一口气,又咬咬牙说,先把这件事做好吧!

一个人不尽全力,必然学会偷懒,偷懒有显性的,有隐性的。显性的是偷工减料,耍奸使滑,这显得不道德,做的人少。绝大多数偷懒是隐性的,体现为劣质勤奋,表面上很忙碌,脑子却停转,拒绝学习新知识新技能,虽然是一台无法升级的机器,没有价值,但他们的自我评价可能不低。一个人进入这种状况,沉沦是一定的,不仅做不好工作,也经营不好财务、情感、家庭和孩子的教育——这些都是智力活。

一个人不守规矩,那就会给人带来无尽的麻烦,严重的像最近新闻里那个13岁的谋杀犯,轻微的就是无法自律,不能节制,制造混乱,总是带来熵增,人人对他的评价是“真是讨厌,早点消失吧”。他去世了,连亲人也会产生所谓的“罪恶的解脱感”,悲伤之中,夹杂如释重负的感觉。

一些孩子,长成了“不守规矩,不尽力”,应该说,绝大多数是由于纵容与失责,当他们大了,体格超过父母,很多父母才着急。不止一次,听这些父母说,我要把孩子送去参军,只有军队才能教好他。他们也知道,该有的纪律与惩罚,是一个人学习的必经之路。不过,成年了才把锅甩给军队,军队未必担得起这个责。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老师布置一点该有的作业,学校考试体现学生真实能力,你们都哇哇叫,认为一点压力都不能给孩子。教育不严格,一点压力都没有,无法完成“守规矩,尽全力”的教育目标,一个人要成长,这课迟早要补。
补不了怎么办?自己的人生完蛋,周边的人也倒霉,大致如此吧。
推荐:“减负”严控作业?是你的机会,也是你的陷阱
上文:说说13岁未成年人杀人案,法律只是发现正义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