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话ADF,无力多是想出来的

Fernand Leger,A.B.C.
有朋友问我ADF何时结束,意思是你也玩了好久,是不是该恢复正常?

隔日禁食(ADF),定义为严格的36小时无卡路里摄入,随后是12小时的随意饮食。这是我的新正常,没有恢复一说。既然ADF对我来说,更清爽,更简洁,更健康,为什么要放弃呢?仅仅是因为害怕饥饿感?

况且,我挺喜欢饥饿感。我没得厌食症,只是我认为饥饿使食物更加美味,像盐一样。其实,ADF已经不能再降我体重与体脂,我原来也是标准体重,只是现在指标更为优秀,都是98分以上,身体达到一个新的平衡。减重不是我主要目标,终于找到一个可以自如掌控体重的方法,这才令人开心。

随着年龄的增长,代谢变慢,即使保持运动量,饮食节制,体重也容易失控。人不是机器,总有那么几天,你想彻底放纵一下。和家人与朋友的聚会,每一筷子都算热量,那很不礼貌,没有人样。这些额外长的肉,不要多,1年2斤,5年后你就胖一圈。你明明很自律,也不可避免地长成梨形身材,那更沮丧。

ADF的魅力在于征服了这种失控,5年积累的10斤脂肪算什么,1个月ADF全部烧掉,还你马甲线。它也发现更多身体的潜能,第一次禁食跑步,跑了5公里,配速6分26秒,我都很开心,现在禁食日往往是我的跑步日,至少10公里,配速5分30秒以内,身体视之为理所当然。无力并不是真的无力,只是你觉得无力。

36小时禁食,一点不难,比跑步容易多了,人靠意志力就可以完成,0门槛。这话不是鼓励你ADF,各人有具体情况,未必合适你。我的意思是,掌控自己的体重,自己的生活,没有想像中的难,多数时候是订个计划而已,有了计划,行动也就产生了,再少的行动,也是行动。

今天是第110期下周很重要,写下你的征服力。

推荐:“一生决定”时刻,你要有

上文:人过不好一生,主要是不懂道理

人过不好一生,主要是不懂道理

Paul Signac,Boats and Lighthouses

道理都知道,却过不好这一生。这句俏皮话,很多人挂在嘴上。

它一半对,一半错。

对的是很多道理有实践性,知道不等于做到。闻到面包的香味不够,吃下去才能饱。都懂学习是好事,可多数人一年看不完一本书。你明白肥胖带来健康风险,但还是管不住嘴。

在这方面,我们加强行动力就行了,行动也有训练的过程。知道自己缺乏行动力,不必沮丧,这已是好的开始,你知道毛病在哪里,治好它更容易。病因不明,也就无法吃药。

错的一半更致命。一个人一生过不好,极有可能是他不知道原则性的道理。这些道理他听过,甚至经常复述,可他真不了解是什么意思,行动往往违背这些道理,人生怎么能够好。

我今天挑了曹德旺先生的一句话做为一句日历,很多人或许一头雾水,这句大白话,不俏皮,有什么意思?

长按二维码可关注

这句话讲的是,一个杰出的企业家,理解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也需要修炼到54岁。你还不理解,那不必着急,你有时间。你若年纪轻轻就理解,那恭喜你,你领先同期的曹德旺,前途不可限量。

市场经济是自由贸易下的分工合作。合作是一起把事情做好,分工是做自己最擅长的事,经济越繁荣,市场越发达,体现为分工越细,工作可以不停细分以提升效率,直到分无可分。我们穿的一件衣服,了解其产业链,会发现细分到匪夷所思的程度。而在农业社会,从头到尾由一个主妇完成,所以那时的衣服昂贵稀缺,而现在的衣服可以廉价到近乎白送。

市场经济,你不是做得越多越好,做得少反而更好。这个“少”别人愿意买单,你的竞争力强大,它就是你的立足点,你的支点。不知道这个道理,就会犯错误,总想告诉别人,我这个也会,那个也会,在高手听来,你等于承认这个也不会,那个也不会。就算侥幸成功了,你也无法破译成功的信息,反而膨胀起来,以为没什么事我成不了,没什么钱我赚不了,这里损失几年时间,那里亏掉几百万,能量耗尽,南柯一梦,证明自己配不上成功。

当然,知道自己擅长某一点少,需要一个过程。看看别人为自己什么工作付费,是个很好的指引,可避免自嗨。千万不要以为有个工作兜底,随便应付一下,到处去斜杠,这不会让你有更多机会,这只会让你更快丢掉饭碗。

工作总有它的缺点,钱多则累,稳定则穷,你选了一个工作,就要接受它的缺点,这样才会专注,才可能把它做好,水平高了,自然轻松一点,钱也多一点。

推荐:谁都有憎恨生活的时候

上文:说说职业护城河,兼论公务员是不是跳板

说说职业护城河,兼论公务员是不是跳板

Vincent van Gogh,His Way to Work
有个读者想把公务员当成跳板,也就是,以后一定会做别的事业,只是暂时将体制饭当成避风港。他问这种规划合不合理。

这种想法似乎在年轻人当中还挺普遍,它是错的。

在我十来年有单位的工作经历中,我当过老师,公务员和记者,在32岁时成为自由职业者至今。
头尾三年的公务员经历,我没有一点混或者将它当跳板的想法,我工作很努力,年纪轻,但每年独力完成检察院的总结与人大报告这类大稿,信息与宣传工作遥遥领先,我当过先进工作者,与同事关系融洽,检察长也挺喜欢我,是一个称职的公务员。后来有个当记者的机会出现,由于个人更喜欢文字工作,才坚决要求改行。
如果我是一个混子,不会有改行的机会,改行的要求也未必能够得到批准。没有这次改行,就没有后来的不停迭代,我现在也不能靠文字吃饭——它未必是多好的行业,却是我喜欢的。人生是一连串的反应,某一环节随意了,后来的事情也不会发生。

公务员是政府雇员,确实比较不容易失业,确实有不少混子,只要表面上不犯错,你拿我没办法。但混败坏的是自己的精神,你失去同事的尊重,也很难振作起来去实现所谓的理想。这样不甘不愿,不三不四的状态,表面是占便宜,实际上是丧失一切能力,包括你在体制内的能力。从内到外,你都不会再有什么机会。

一个人当公务员,我认为有两种正当理由。一个是大正当,你真有用权力改造世界的梦想,由于政府是权力垄断机构,所以你只能去当公务员,在努力精进的同时,等候贵人提携和机遇降临,这是小概率事件,但你只能赌一把,这很辛苦,混不了。

小正当的理由是,你就只想有一份稍高于平均数的收入,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没有其他追求,了却这一生。你安心于某个岗位,同事混,你没意见,同事被提拔,你不嫉妒,没有成就感,你没什么怨气。这种心如古井,波澜不起的境界,混子也忍不了。

一个人钟爱什么行业,最好的做法就是直接进入,想当厨师,就去饭店,想写作,今天开始码字,想经商,小生意做起来。就像你喜欢一个姑娘,肯定是直接追求她,全心全意,追不到,或你爱意消失,那是另一回事,但你不会说,我爱你,但我先去和另一个姑娘混一混,积累一点经验再来追求你。你如此行事,两个姑娘都厌恶你。

没有人喜欢混子,混子往往要受到惩罚。混子在公司,会被解雇。混子想占体制的便宜,也没那么容易,体制不缺惩罚能力,又有更强的命令属性,让混子难受,分分钟的事。

在现代社会,一个人一生,可能要从事多项工作,角色也会转换,有时是雇员,有时是雇主,在任何一个阶段,努力精进,全情投入,都是最优选择,因为你的品质与能力永远跟着你,你是自己努力的最大受益者。没有什么人不可替代,你提供的服务与商品,别人也有,我为什么偏要找你?就是更喜欢你的品质,更信任你,更喜欢你。而一个人只要起了混的心思,在任何行业,他都不会得到偏爱,只能收获偏恨。你的人品才是你的职业护城河。

无论做什么,在任何行业,都还是敬业一点好,我现在不写公文,但我仍然感谢年轻时的自己努力把公文写好,一个人爱文字,自然不允许自己在某一类文字里混,什么文字都要写好,这才不会触怒工作之神。
推荐:别信王石
上文:万能的无力,无能的有力

为什么辅导孩子容易崩溃?

Camille Corot,Young Girl Learning to Write

家长辅导孩子功课容易失去耐心,许多人最后崩溃,孩子被斥责,也满心委屈,甚至哭哭啼啼。明知大家伤感情又没收获,却逃脱不了这个悲伤的结局,为什么?

这是对孩子的理解出了问题。

理解这个词,很常见,字面上一点不难,但真正做到,又非常难,甚至可以说,这是人生最难的事。我们要求或指责他人,自以为合理,但却可能误解,沟通的结果是别人很愤怒,我们很失望。对立与怨恨就这么产生了。

来看这个例子:

老师看了这意见,基本会吐血。把课上得有趣,当然是教学的追求之一,但它不是核心,无论一个老师多么有趣,都不过是知识的糖衣,最后还是要尝求知之苦。纪律、专注与训练,一样都缺不了。只要老师会逗乐,孩子就学得好,这可能是对教育最大的误解。很多经典小说相当有趣,人物形象生动,情节曲折迷人,但你知道,能把那些大部头看完的人,并不多,阅读能力的训练,也有艰苦的过程,没有练过,再有趣的书摆在你前面,你也会害怕——当然,一个人指责老师不够“有趣”时,可能却忘了这点,由此可见理解之难。

老师是成年人,气不过时说,来来来,你来教教看,不要浪费自己的天才。你一想可能就醒了,不敢继续造次。可是孩子无法还击你,真还击你,那些简单的题目,你确实也做得好,很神气地拍到孩子面前,你看,这么简单的事!你怎么老学不会?你忘了当你还是孩子时,像他一样不知所措。

我相信你爱孩子,你不是故意遗忘。只是你处于人生不同的时空,很多入门级的知识,以你现在的智力,很简单,但是你忘了入门之难,那是从爬到走的难,从0到1的难。辅导孩子,知识与技能是次要的,体会初学者的心理状态最重要,只有沉浸到与孩子同频的心理,你才能感受到他的难处,就像你与牙牙学语的孩子交流,你不是长篇大论,而是学着他发出奇奇怪怪的声音,而他竟然听得懂,一次又一次回报你笑声。
不久前,有位读者朋友分享了她的心路历程,陪孩子时,如何从不耐烦走向耐烦,如何从崩溃重归平静。她的方法是索性报一门专业资格考试,孩子作业时她在边上看专业书,既是身教,也可体验学习的状态。成年人面对匹配自己智力的挑战时,和孩子识字的感觉是一样的:无从下手,总是出错,一再遗忘。唤醒这种初学者感觉,你就有了孩子的语言,感受到他的处境,你成了他的同学,一起失意,一起得意,不再只是扬鞭的监督者,永远觉得他太笨太慢。
这种方法应该推广,人本来就该终身学习,学习的初心不能忘,在知识社会,这才是我们的立身之本,我们应该像孩子一样,不停在新知识里重温我们的笨拙,这何尝不是一次又一次的再生?
成年人学外语,尤其容易不耐烦,倾听并拥抱这种不耐烦,那就是初学的感觉,慢慢战胜这种不耐烦,就是学习能力的提升,你要保持这种体验,你才能对孩子耐烦,你才能帮助他控制不耐烦。给自己制定一个系统的、有挑战性的、每日需要定时定量投入的外语学习计划,不仅是自己的得升,也是整个家庭学习系统的得升,我们有的,才能给孩子。

▼点 阅读原文 ,用懂你英语保持学习初心。

万能的无力,无能的有力

Ernest Meissonier,Napoleon returning 

前不久,我在医院听到医生与病患家属的一段对话。

医生向家属通报诊断结果,大意是经过种种检查与讨论,病患目前的病情找不到原因,无法可想,建议其出院。

家属一听非常不满,理由是我花了不少钱,家人也希望把病治好,回去无法交代,钱没了,病却没治好,无法接受。

我当时想,做为一个医生,工作最难的一步,是要向患者解释清楚医学的无能为力,多么先进的仪器,多么昂贵的药品,多么知名的专家,也有束手无策投降的时候。医学的发展,是先有疾病,再找方法,疾病总是走在前面。
不仅医学如此,一个人的发展,人类社会的发展也是如此,先有问题,先有困难,再找最合适的应对,不停循环,像螺旋桨一样推动巨轮前行。

以为任何病都可治,总有一个方法解决所有问题,这是一种心智与知识上的幼稚状态。有些传统医学,迎合与安慰这种幼稚,是其“过人之处”,可以不必考虑严格的因果关系,只用玄而又玄的理论,包治百病的自信,还有相对低廉的汤汤水水,让病患得到希望。说个题外话,我觉得,应该让人有种自由选择,反正结果好坏都是自己承受。

相信无所不能,处于认知的低端,知道无能为力,才是认知的成熟。没有这条常识,对他人,对世界就会有过多过高的期待,它们总是实现不了,你就不停处于失望与愤怒的情绪当中。人的精神状态不好,心理有问题,有时候是认知能力不足的体现。

昨天讲到老师恢复惩戒权,有人的反对意见是:为什么我们大人不能换个更智慧的办法呢,老师和家长都要成长才是最关键的,孩子的问题绝不是惩戒能解决的,惩戒从古到今,从家里到学校不是一直都在吗?为什么孩子还是有问题呢?

这就是认为只有终极解决办法才是办法,否则就不行。任何问题都没有终极解决方案,好的解决方案只是最能改善困境,就像好医生更能找到原因,治愈概率高一些,但难免有病人无助地死在他前面。在教育问题上,有些家长认为一定有办法让自己的孩子上北大清华,但过程是“又快乐,又轻松,不需要约束,也不必作业”,老师说做不到?那肯定是老师偷懒,教育腐败。他们忘了,再好的老师,好成万世师表孔夫子,也会感叹有些学生烂泥扶不上墙。

很多有神论者,相信神是万能的,能解决一切问题,但世间还不是有那么多不如意?一个信徒恳求他的神帮助他,最后处境并没有改善,他不会丧失信心,甚至对自己要求更为严格,以示虔诚。为什么到了世俗生活中,会要求医生老师这样的专业人士无所不能,比神还厉害?

任何事情都没有100%的胜算,如果你以为有,你只会收获100%的痛苦,那是变形的偷懒与怯弱,你总认为别人要为你解决所有难题。有80%的胜算,就该自信地去努力一下,那算不准的部分,归黑天鹅,归命运,归无能为力,只能接受,不能抱怨。
我们的生活中一定会有问题,旧问题解决了,新问题又会现,理解这点,就少焦虑,多从容。孩子会有明天的缺点,我们会有明天的忧愁,那有什么关系?把今天过好再说。

推荐:人为什么要上学?

上文:恭喜,老师有了惩戒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