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用主义,不是中国人的缺点,反而是优点

George Bellows,Stag at Sharkey’s
中国人常被人批评为“实用主义者”,尤其是精英阶层,对这点历来炮火很猛,认为中国人动辄为现实的利益所打动,不愿意为理想牺牲。客观地说,这不是中国的精英阶层特有的毛病,全世界精英阶层都容易犯同样的病,意识形态挂帅,西方的白左,也就是这样的一群人。这些人都应该听听罗素先生的一句话,罗素先生是最标准的精英,在逻辑与数学方面的建树,都要写进教科书,是顶尖的理科生,至于文科嘛,除了是大哲学家,他拿过诺贝尔文学奖,水平应该不错。

罗素先生说的这句话是:我可不愿意为我的理想去死,万一这理想错了呢?这就是典型的实用主义者话语,人保存生命,你才有进一步思考与成长的空间,你才有纠错的机会。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这个标准,这个理性,你得花很长时间才能把握住,动不动要死要活,显得非常刚烈,并不是什么本事,10多岁的小孩,学舌几个大词,都会摆这种姿势,这是一种智力上的偷懒与幼稚。

中国人普遍是实用主义者,是反而是优势。如果中国人“白左”是主流,都意识形态第一,生活方式,地域特色,宗教信仰差距这么大,这么多样,那什么事也不用做了,天天互骂互砍就行了。中国人曾经也想放弃实用主义,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结果天下大乱,改革开放,就是回到实用主义,实践中好用的,能提升生活水平与工作效率的,就得学习推广,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

放到微观层面也是,一个人天天说爱你,天花乱坠,在爱情这个意识形态上,他绝对正确,但他就是拒绝工作,不做一点实务,这种爱情很快也会破产。真正长久的爱情,甜言蜜语的理想主义不缺,实用主义的基本盘更稳,收入高,活得好,爱情的滋味更美。意识形态为了什么?为了用,为了改变生活,意识形态的最终诉求就是实用。实用主义者更难当,注定只能渐进,在现有条件下将事情做好,正如任正非先生称赞衡水中学一样:应对美国的制裁,我们最好的方式是做好自己的事,我们要学习衡水中学,我们改变不了环境,我们可以改变适应这种环境的胜利办法。顺便再说一下教育,用分数划定标准的高考制度是最不坏的,对穷孩子也最公平,不珍惜这个机制,天天想用所谓的素质教育掀桌子重来,吃亏的只是穷孩子,比琴棋书画,比生活的丰富,比人脉,比资源,赢面一点都没有。

实用主义并不是中国人独有的,实用主义是最高明的普世价值,为了生存,为了发展,为了更能辨明是非,最后都会尊重事实,以行为和结果来判定性质,而不是比谁的意识形态更华丽。最近,李显龙夫人、淡马锡CEO何晶说过一句话:对新加坡来说,生存(或者说,避免灭亡)是第一要务,迫使我们无视意识形态,快速学习。

美国的知识界媒体圈,感觉白左横行,没有一点实用主义的影子,其实也只是假象。“年轻时,我可以为自己的理想壮烈地死,到我成熟了,我才知道要为自己的理想卑微地活。”这句话,理想与实用结合得很完美,它可是美国人说的。美国人如果都是傻乎乎的白左,不会有现在的成就。作为一个商业强国,他们总的来说,是务实的,愿意用现实修正错误的意识,本杰明·富兰克林为1787年制宪会议写的闭幕词,就敦促与会者“对自己的一贯正确要有所怀疑”。

去认真做一件事,在现有规则下把事情做好,为你的合作者创造价值,也赚取自己的价值,只要做了一件这种事,你就知道,人不可能没有实用主义。
推荐:你活得好,你家人活得好,而且世界进步了
上文:你将捕捉闪电
▼ 点击阅读原文,我出新书了。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