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歧视了怎么办?

Rene Magritte,The false mirror

歧视是个不好的词,一听到它,我们就紧张,汗毛开始竖立,知道争论风暴将起。

在《现代汉语词典》中,歧视这个词条并不重要,非常简短:歧视,不平等地看待。某种意义上,可以理解这是一个中性词,看你有没有用对,用对了,就是正确的不平等,正确的歧视,用错了,就是错误的不平等,错误的歧视。

曾有人宣称“以德报怨”,这是道德水准上的无差别对待。孔夫子不同意,说,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根据对方对你的态度,你应该有差别对待,对方对我不好,公平正直对待他就行了,一味追求对他好,那么,真正对我们好的人,怎么回报他们?孔夫子这也提醒我们,那些制定过高道德标准的人,天天喊着公平,是在败坏这个社会。人,就应该根据对方的行为举止,差别对待他。

孔夫子的以直报怨,对于多数人来说,都是过高的要求。人类社会演绎出来的最佳合作策略,有两个步骤:1、相信对方是个好人;2、根据对方对你的态度对对待他,他对你好,你对他好,他对你坏,你对他坏,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你对好人坏,你人渣,不对,你对坏人好,你圣母,也不对。

这个同态对待原则,也告诉我们被歧视时的应对方法:你歧视我,我也歧视你,两清。你觉得某个公司歧视你,你也用你的购买力歧视它,不买它的服务与产品,谁也不欠谁。

当对方的利益需要你时,你的回应就有力量,比如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的外籍雇员Mark A. Kolars,在社交网站发表了诸多歧视中国人的言论,其中包括“欧洲的血统中国永远赶不上”、“讨厌肮脏的黄种人”、“中国男人光说不做、只敢摆架子”等,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查证属实后,马上解雇,雇员歧视雇主,只要雇主不傻,当然应该歧视回去。

其实类似Mark A. Kolars的言论,很多中国人也在说,欧美人牛逼,中国人低劣,就是所谓的“中国人的劣根性”,知识分子们常年挂在嘴上的,有些还收入了教科书。天长日久,也就形成了套路,无差别地踩一踩中国人,相当于追求进步。

最近在推销贵族教育的独立女性田朴珺,就说过,“中国人太缺少尊重了,英国人就很讲究……”“我们需要培养一些有素质的人给这个社会,迎来一个从野蛮到文明的进程。”她体验到了英国贵族精神是这样的:“需要WiFi密码时,管家用手托着一个小银盘,不是直接递给你!” 
田女士这些言论,不过是Mark A. Kolars的翻版。但现实中,它还挺有市场。只不过,很多人表述更精致,润物细无声,不像田女士这样胸口碎大石。

作为被田朴珺歧视的非贵族中国男人之一,我的反应就很对,挖苦一下她,扯平,除此以外,我也不能做什么,谁也不能拿她怎么样,毕竟她谁也不靠。

我的意思是,被歧视并无关系,你有力量,你精神健康,歧视回去就是了,并不会哭诉:你不能歧视我,呜呜呜,好伤心。怕就怕自我歧视,你把他人的歧视内化了,变成你人格的一部分,要么变成一个自恨者,就像历史上有些犹太人特别反犹太人,或像现在有些中国香港人特别仇恨中国内地人;要么变得特别玻璃心,总能发现别人歧视你。这都不是快乐的生活方式。
推荐:程维柳青道歉后,你会原谅滴滴吗?
上文:容易平静,这是带来理性和幸福的美德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