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有天生技能,可治疗痛苦、抑郁与绝望

Stanley Spencer,Separating Fighting Swans

人活着很有限,无论你怎么努力,似乎都突破不了它。

你的寿命有限。健康饮食,经常锻炼,再加上基因强大,有这三星高照,也不过是增加寿命,而不能战胜死亡。

你的财富有限,芸芸众生,更是终生只为了一宿与三餐奔忙,就像现在的中国人,你做到有房有车,家人生活体面,在百分制里,就能拿80分,了不起了。

你的能力更是有限,就算智商高,爱学习,最后却发现了更多的无知。这个求知悖论,苏格拉底早就发现。只有不求知的笨蛋,才能自以为聪明。

种种有限令人痛苦,这甚至是很多心理疾病的来源,一切努力最后都要消失,一切努力所得都这么少,一生供一套房子就结束了,卑微,无力,无价值,怎能不让人抑郁与绝望?如果只有这个角度,技术再发达,人都得不到满足与快乐,给你10套房子,你也很快会不开心,毕竟,也值不了很多钱。

那怎么办?只能想办法突破这些有限,这是一个必须接受的挑战,我们一定有“行到水穷处”的窘境,想着的只有水,难免大失望,可是换个眼光,就是“坐看云起时”的好地方,得到大自在。

这种状态并非只是中国诗人的写意,它可以是专业人士得出的方法论,下面这句话,医生可能都知道:

长按二维码可关注

爱德华·特鲁多医生,曾经是有限到了必死的人,按1873年的医学技术,25岁的他,还是医学生,被确诊患了不治之症的肺结核。他搬到偏僻的湖边居住,静候死亡到来,心态看起来倒也放松,不时散散步,打打猎。过了一段时间,他竟然发现身体好转,甚至完成了自己的博士学业。他由此成立了美国第一家专门的结核病疗养院,让病人在自然环境的清新空气里休息静养,以治疗结核病。他也成为第一个分离出结核病菌的人。他的头像,还上了邮票,人们感谢他的贡献。

医生,尤其是得过绝症的医生,很能理解医学的有限性,战胜了一种绝症,可能又出现两种绝症,再高明的医生,也永远处于窘境。但是,一个再普通的人,也具有安慰能力,一个柔弱的、还在牙牙学语的孩子,他一次全身心的拥抱,也能融化一个巨人。

基努·里维斯曾被问到:我们死了会发生什么?

他答道:我深信不疑,那些爱我们的人会想念我们。

这就是从安慰的角度思考问题,任何技术都无阻止死亡,但有人想念我们,我们就不那么害怕死亡,我们想念爱的人,他们也就战胜了死亡。这不是技术,这是人性之善,天生的品质。只是有人走着走着就忘了,变得无法感知他人善意,将他人的善意理解为软弱、傻、可以欺负,从而不知好歹,得寸进尺,变得更恶。

我们要保护善意,才能突破有限,我们要有感知并吸纳他人善意的能力,更要有回报并传递善意的能力,这就是所谓的“总是去安慰”,做一个这样的人。先从安慰自己爱的人开始,总是拥抱他们,总是想念他们。
推荐:生育的正确理由是什么?
上文:这不是邪教,我们这代人确定有再生机会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