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开始哀愁,关键而又危险的一步

Orest Kiprensky,Young Gardener
昨天晚上9点25分,收到一个孩子的留言,简短回复了一下:

为她写一篇文章吧,希望她今天早上能够看到。

人生第一次沉重的哀愁,多半发生在少年时代,很多人成年后就忘掉了。但我没忘,甚至比这孩子还早一点,我就想到,生活如此辛苦,一辈子又那么长,太难熬了。

我转眼过了半辈子,现在依然觉得生活不容易,但是哀愁已经消失,我甚至喜欢上了种种不容易带来的挑战,它们开启新的生活形态。比如我建议你早起,就是“被迫”的。作为一个自由职业者,多年来迟睡迟起,几乎没有看过朝阳。直到几年前的一天,下午要推送的文章,出了故障,技术人员怎么都调不好,离别人下班的时间又越来越近。我当时决定,这种情况不能再次发生,要留有冗余,以利于修正错误。第二天开始5点起床,在早上把文章写好,万一有意外,还有一整天的时间修正,不至于误事。同样的工作量,不同的时间安排,效果大不同。

被迫变成早起,至少开始是辛苦的,但其好处也迅速体现,早上这一大块时间,无干扰,精神饱满,脑袋像张雪白的纸,开心地等着你写字,在噪音很少的这段时间,效率更高地完成今天最重要的事,感觉赚到了一天。从容能够缓解大多数焦虑。当我们的工作需要大块时间阅读,写作与思考(学生显然是这样的),早起最能让自己安定。

你早上时间多了,个人卫生与形象可以处理得更好,有时间洗头洗澡,清清爽爽,精神为之一振,即使校服千篇一律,你的气质也令人耳目一新。有时候我们显得营养不良,那是因为精神疲惫;头发油腻,则发量再多也显不出来。

如果你父母是我的读者,我当然希望他们能够迅速改变,学会好好说话,别太爱吵架,也多多鼓励你。但这种希望多半不会实现,我们身边的环境,很难按照我们的意愿突然改变,世界的改变,多是微小的、缓慢的。

爱吵架的父母可能一直吵下去,如果你知道,爱吵架的人表面上气势汹汹,实际上虚弱,是渴望被听见与被肯定,你反而会同情他们,不再害怕,你的任何一点进步,言语与行动上对他们轻微的肯定和安慰,都能极大地撬动他们的情绪,换言之,你已经可以在智商情商上领先他们,多给他们微笑,在合适的时候抱一抱他们,先给予,就会得到,你能够主动改变家里的环境。虽说这不是少年的责任,但一个少年能够开始做这件事,那是很酷的。

少年是自我觉醒的时候,逆反也开始出现,除了个别学霸,又很难得到肯定,情绪也无法通过吵架发泄,此时的哀愁,是成长过程中必然的心理体验,容易觉得自己又笨又丑,陷入自我攻击。应对方法是反其道而行之,觉得自己笨的时候,刷道题,这样有智力增长的感觉,觉得丑的时候,或挺拔着站一会,或闭眼冥想两分钟,或索性去洗个澡,正确的姿态与行为,最能驱赶错误的幻觉。

你觉得情绪低落的时候,可以把你想象成你的好朋友,写几句话安慰他,告诉他一些开心的事情。你很快也能开心起来,得到安慰。自我意识觉醒的第一阶段,还比较脆弱,表现为索取,希望大家关心自己,很多人陷在这个阶段走不出来,后来变成软弱的人、生闷气的人、爱吵架的人,演变为令人讨厌的成年人。
你如果现在就开始进入自我意识成长的第二个强大阶段,哀愁就成了动力,表现为给予,我的软弱也是别人的软弱,我的需要就是别人的需要,那么,你即使成绩一直不出色,也没有关系,你已经能够影响你周围的人,包括你的父母。减少别人哀愁的人,自己也没了哀愁。
推荐:孩子,再熬几年
上文:人要有挨骂的能力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