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你的新年祝辞:打造坚持体系

Claude Monet,Sunrise
2019年来到最后一天,21世纪完成了20%,世纪初出生的孩子就要20岁,已是主人翁,时间过得真快。

希望你今年过得开心。

即使你今年过得并不算如意,即使你之前的岁月都不太如意,你坚持到了今天,不如意就不算什么,因为坚持是最大的本事,坚持就有明天,有明年,有下一个10年,有下一个世纪,坚持可解锁新的可能。

坚持让我们留在人生的无限游戏当中。不停打怪,不停升级。常常失血,但总是复活。

技术一日千里,人性千年不变。

以不变应万变。不变是根本,万变是枝叶。

坚持就是最重要的不变。

打造我们的坚持体统,需要几种支持:

一是肉身支持。请维护你的健康,关心你的体重、体脂率和BMI,肉身是人生的圣殿,摧毁圣殿,人生信仰就消失。

二是乐观支持。乐观不是气质,是对世界的正确认识。人类是宇宙的非典型存在,体现在熵减,体现在知识的高速增长。你会失去机会,但未来机会更多,错过了这班车,下一班车很快到来。

三是善意支持。走出低端的利己,它让人像低等动物一样,低端地抢夺,欺骗,仇恨。善意让我们走向高端的利己,你不软弱,你不是烂好人,你有力量,你处于优势地位,但你总是先给予,你为他人创造价值,你改善这个世界,在这之后的得到,才是真正的得到,永远的得到。善意会看走眼,会被骗被亏待,会遇上不善之辈,这是善良的成本,它帮助我们甄别出真正的合作伙伴,建立善意的生态。善意偶尔遇见恶意,恶意却永远引来恶意。

四是相信。相信中国越来越好,就像相信你自己一样,就像相信你的孩子一样。赞美每一个努力的人,欣赏每一家出色的企业。优秀的投资者,第一要件是相信,我们生在这块土地上,将来也死在这块土地上,一生投资于它,要相信这块土地,春天花更红,冬天雪更白,人也更美好。毫无疑问,你有疑惑,你有批评,你甚至愤怒,但你没有诅咒,没有仇恨。仇恨这块土地,巴不得它衰败落后,总认为它的好是偶然,它的坏是必然,那是毒化自己的心灵,令自己失去机会。
用我们打造的坚持体系,迎接新的时光,坚持有复利,明天总是比昨天更悠长、更富足、更通透,我们也总是更加相爱。

从“求宠爱”到“不从众”,长大的关键一跃

Georges de la Tour,Boy Blowing at Lamp
连叔,

我现在也是初二,所以看到这篇文章很有感触。我同样面临着像tomato那样的烦恼,从小到大都觉得家长讲话评论双标,同学们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反正就是在哪都不得安宁,只想自己坐一会。

我知道家长有时很难改掉自己的习惯,我作为一个心理早熟的人也懂得换位思考,体谅他人的不容易。但有时候还是会发现,无论自己怎么努力,帮自己做科代的老师干活也好,那科成绩名列前茅也好,老师也还是会忽视我,甚至表扬比我成绩差的学霸同学【从未表扬过我,尽管我做得很好】。

现在也快期末考试了,我也想努力调整状态给自己这一个学期的努力一个交代。但现在一次次的挫折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真的很难受,也没有人安慰了解我,望连叔回复一下,万分感谢。

苦恼的因年


苦恼的因年:

初二孩子的心理状态,还处于“求宠爱”阶段,自己的喜悦,自己的价值,更多来源于家长与老师的表扬。这对孩子来说,是很正常的。

很多成年人也还处于这个阶段,需要不停索取“宠爱”,以获得存在感。由此引发出一些病态行为,比如无尽的抱怨(这可以更多收获安慰),过度的虚荣(为得到羡慕虚构自己没有的美德、才华、地位、财富),还有控制欲(驱遣他人可体现自己的重要性)。这样的成年人属于心理发育未完成,他们越想要,就越得不到,越得不到,又更想要,很痛苦,却无人同情,甚至他们的孩子都会讨厌他们,因为他们像个不快乐的黑洞,吸掉身边所有的快乐。

你以后不能变成这样长不大的成年人。这其中关键的一步,就是走出“求宠爱”。一切成长,开始总有他律的成分,是老师家长要求,是环境所迫,做着做着,你觉得有意思,主动追求,变成自律。走出“求宠爱”也是如此,你会发现,宠爱总是不够,它是稀缺的,并不会随着你变得更优秀不停增长,当他人习惯你优秀时,宠爱甚至消失了,就像你是科代,这科成绩好是应该的,似乎不值得为此表扬你,而你成绩变差,批评却不会缺席,失去科代资格的风险随即而来。

这似乎不公平,令你委屈。此时的选择把人分成两类:
一类人觉得我变优秀没意思,反正他人不“宠爱”,索性不进步了,这让他们停留在此时的心理状态,肉体怎么生长,以后都是长不大的成年人。

另一类成长的选择,反而借此想清楚一个简单的事实:我的优秀是谁的?当然是我的,我受益最多,怎么可以丢掉?比如你的好成绩,它证明你更好地拥有知识,老师不表扬,不能否定这个事实;成绩更差的同学受表扬,他的分数也并没有增加,实力对比还是摆在那里。这就像你去客场比赛,观众拼命嘘你,一点宠爱都没有,但他们夺不走你的胜利。

经过这个阶段,你会知道,更高一级的优秀,真正的优秀,不是“求宠爱”,而是“做我认为值得做的事”,评价系统从外变成内,从他人变成自己。我是学生,我认为学习是值得的,我就会好好学,得到好成绩,就是老师忽视也不会减少我的动力。他人的宠爱,一点不重要了,有则欣然接受,没有,也不强求。

甚至因为“值得做的事”暂时不为人所理解,变得孤独,被误解,被攻击,也会发生。一个优秀的人,必然会做几件不从众的事,正如这句话所说:
长按二维码可关注

不从众不是说什么事都逆着来,那是杠精。多数人在多数时候也是对的,不然人类社会就无法存续。就像多数学生都追求好成绩,这个众就得从。多数人追求健康、爱情与财富,不从这个众,那不太像人。
但是人生总有那么重要的几次决定,你只有你自己,其他人都不理解你,甚至反对你、孤立你,但你知道,你必须得做。不仅仅良心问题有这样的艰难选择,爱情、投资、真实观点的表达,都得做“不从众”的决定,真正的优秀者,体现在这些时刻,我敢决定,我敢负责,我“做我认为值得做的事”,他人是否因此“宠爱”我,并不重要。如果没有走出“求宠爱”的心理阶段,“不从众”时刻出现时,你没有勇气承担,必然选择损害自己以换取他人的“宠爱”,那不可能有高质量的一生。
你现在可以开始准备了,没人表扬我?没关系,强者不靠宠爱生存,强者靠自己的强大生存,强者是虎,不是猫。
祝开心。
连岳
推荐:开始,慢慢来
上文:当意外发生后

当意外发生后

Ivan Shishkin,The Boy in the field
连叔叔:

很抱歉打扰您,我真的不想把我的负面情绪宣泄给您,但是十分抱歉,我真的有些迷茫,我不知道我的状态到底应该怎么调整。我想无数初中生都是这样过来的,也许是我玻璃心,受不了打击。下周一波接一波的考试要砸向我,这个周末一直在刷题,晚上被爸妈拖出去吃了一顿我一点也不想吃的家庭聚餐,回家的车上被七大姑八大姨吵得睡不着,现在肿着眼睛给您写留言。希望您能看到,帮我调整一下适合期末考试的心态。上一次考砸了,这一次对我真的很重要,但是我真的很担心我的状态。

虽然上学期真的很累,但至少从来没有一个瞬间让我想从10楼跳下去。但我想,现在有了。有无数个瞬间我都想推开窗子,吹一吹十楼的风,然后纵身一跃…

有爸妈很好吗?我倒是宁愿别多受这一份气。伤心难过还不是一个人哭,还要被骂一顿。他们经历过我的生活吗?既然没有经历过成为这个时代的学生,又凭什么对我的举动评头论足?每个人都有崩溃的瞬间,既然在你受到伤害时我能帮你擦一下眼泪,你有凭什么在我难过时踩我一脚?也许有人会问,你没有朋友吗?她们不会安慰你吗?其实我一直都很排斥不管不顾地向别人宣泄情绪,把对方感染得心情复杂,自己好过了,别人却变丧气了。我想我就算想要跳楼也不会好意思这样麻烦别人。也许有的人会说我有病,但我不介意,这只是我的坚持而已。我是个很犟的人,认死理,时间再紧都不会闯一个红灯,再怎么样都不会让别人等。也许我真的有病吧,我承认。

之前有个同学查出来轻度抑郁,我想我也没比她好多少。有时候我甚至恨自己是个追求上进要面子的人,不然也许也不会这样压力大。

非常感谢您有耐心能读完,打扰到您真的很抱歉
                                                                                  
tomato


tomato:

邮箱昨晚10点48分收到你这封主题为“来自一个快要崩溃的初二学生”邮件,希望你睡了个好觉,醒来看到我的回复。

面临期末考试,你现在的压力可能很大,非常想考好证明自己,所以你赋予它极大的重要性,“这一次对我真的很重要”,以激励自己这次再也不能考砸。与此同时,你或许预感到,这次考试未必能够如愿证明自己,失望是难免的,以至于觉得人生没什么意思。
我在初中高中,都是成绩一般的学生,忘不了这种心态。想当好学生,获得表扬与欣赏,但实力不允许。想当坏学生,彻底断了大家的希望,获得低水平的安宁,却没那个胆量,也真的不甘愿。

我们付出了不亚于别人的努力,甚至更努力,因为把自己搞得精疲力竭,才有“我已经尽力了”的短暂心理平静,可是最后却没有增加分数,一直是老师眼里的路人甲,最常看到的家长的神情是那种“我快要失去耐心责骂你了,但是我得忍住表示我有耐心;我不稍微体现一下失望,这孩子会不会甘于落后?”我们温顺地站在他们前面,表面上是小孩,但已能敏感地猜透大人幼稚的内心,而他们,却不知道我们内心的风暴。

这种成长的纠结(可能很容易在病理上被划归为轻度抑郁),成年后回忆,都是小事,也成为我们理解人性的资源。它在当时是大事,那是因为我们还处于学习阶段,不可避免地,分数成为最重要的衡量标准。其他一些珍贵价值的种子,是隐性的,看不见力量,转变不成分数,但再长20年,它却成你的竞争优势。比如你“再怎么样都不会让别人等”,这是善于体谅他人处境,能够穿他人鞋子思考,有高度的自尊;而“时间再紧都不会闯一个红灯”,这种理解规则、尊重规则的精神,预示着你更容易赢得合作伙伴,成就自己的事业;你现在已经不向他人“宣泄情绪”,这证明你是一个给他人带去正能量的人,你将来是一个抚慰者、激励者,朋友们喜欢你。你已有的这些能力,很多成年人还在努力补课,也正因为缺乏这些能力,我见过太多原来的优秀学生泯然众人,甚至达不到平均水平,成为不负责任的、令人讨厌的家伙。

人生很长,并不是由某一次考试决定的,也不是由你的最终学历决定的,只要人生还在持续,就意味着机会、发现、成就与乐趣,它是一个持续进化的过程,生命力与韧性,是人生高度的基础,没有生存,谈何进化?获得生命力与韧性,那要靠与“意外”搏斗。那些打乱我们计划的事,那些我们不想见到的考试失败、事业不顺,那些我们犯的错误,每纠正一次“意外”,我们就额外发现一点可能,得到一点能力,这“意外”是我们的训练师,强化我们自己发现不了的、不愿意面对的弱点。

你周末想好好备考,但被长辈拉出去吃饭,这个“意外”打乱了你的学习计划,你的情绪随后变得恶劣。但从进化的角度,你就会知道,这种事情以后会经常发生,你下一次期末考,中考,高考,在任何一个重要时间节点前,应对同样的“意外”,你就会做好计划的冗余(不把时间表定得过死过细),一晚被干扰,一天被干扰,你都有了备案。
下学期期末考之前,你爸妈又拉你出去聚餐,你不仅有“被我算准了”的乐趣,还能看出他们有想让你放松一下的好心。在聚餐中,你也可以专心享受美食,大家的聊天议论,成为你人生的间接经验,是你写作文的好素材。

今天的烦心事,明天变成美事,这就是你通过“意外”的成长。以后也要如此,“意外”发生,计划被打乱,先不烦,先想着如何将之转化成资源与力量,这种转化一定能发生。

祝开心。

连岳
推荐:别老想着逆袭,顺利不好吗?
上文:说说杨文医生被谋杀,医院有两个地方应该改进

说说杨文医生被谋杀,医院有两个地方应该改进

Henri Fantin-Latour,White Chrysanthemums
2019年12月24日6时许,一名55岁的病患家属蓄意残忍谋杀了工作中的北京民航总医院急诊科杨文副主任医师。

如果谋杀毫无预警,很难逃脱,就像我们走在街上,身边的一个陌生人突然刺杀我们,那防不胜防。人类社会要彻底避免这种没有因果关系的凶杀,不可能,没人能够防止意外。

杨文医生生前一位同事,讲述了该事件的一些背景,看完我觉得医院有两个地方应该改进:

一、这是有预警的谋杀。

病患整个家庭表现得反智且极端:“患者95岁老年女性,脑梗塞后遗症,长期卧床鼻饲营养,生活质量不高。12月4号杨文医生首诊的,病人来时呕吐、纳差、意识不清,家属签字拒绝一切检查,仅要求输点液,但是输液后病情无改善好转,几个家属就认定是杨文医生输液给输坏了。”

而且有家属已经发出死亡威胁:“他们一家子不接受疾病不接受死亡,每天都会因为一点点的病情变化和怀疑我们的用药,不停的吵闹、辱骂、威胁,我们建议病人转院,建议家属走医疗鉴定,都不同意。他们就在抢救室天天跟我们干架,小儿子尤其极端和情绪化,总说老太太死了,我们谁都别想活。半个多月,我们上班都是忍气吞声、胆战心惊。”

在这种情况下,医院的安保部门应该介入,进而寻求警方的帮助。当一个偏执者声称他要杀人时,有理由相信他实施的可能性不小。这也是一条安全常识吧?医院这种专业机构,更应该遵守安全常识,当病患或其家属已经发出死亡威胁时,就要保护相关的医护人员。

二、资源分配问题。

谋杀发生后,医院“为了舆论,要让老太太好好地活,调集一切医疗资源,她成了‘英雄的母亲’”。这种应对在我看来,并不恰当。医院是对专业负责,原来的治疗符合专业,仍然按原来方法治疗即可,这已经仁至义尽。如果医院是我的,肯定第一时间赶走他们。
谋杀了你一个医生,你给他更多医疗资源,这不相当于谋杀得了好处?病患及凶手可以更加确信:你们原来果然没有尽力!这同时也相当于惩罚其他守规矩的病人,他们得到的资源更少了。
谁会闹谁得到更多,这是我们社会的一大弊端,这是奖恶罚善的逆淘汰,只会鼓励更多的闹,更多的反智,更多的死亡威胁和谋杀,是时候改变这点了。
愿凶手早日伏法,以慰杨文医生在天之灵。

人生必须建立无限游戏精神

George Bellows,The Big Dory
人是很有限的动物,但总在追求无限。

 

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没有无限思维,他的有限性将迅速把他锁死,同样是60岁的人,有人认定自己老了,他就显老,有人认为自己人生才开始下半场,他就显年轻。

 

有限令人悲观,体力衰减,年龄增长,朋友凋零,都一再提醒你是一个有限的人,你可用的资源越来越少。一个人能不能从这种“必然”的有限悲观中走出来,我觉得是成长中重要的一步。

 

其实人这个物种本身是无限的,DNA通过繁殖延续下去,在时间上战胜了人一生的限制,在空间上,我毫不怀疑将来的人类将殖民火星,一步步走向更宽广的宇宙,只要物理规律允许,人迟早做得到。

 

纽约大学宗教历史系教授詹姆斯·卡斯的一句话,经由王兴推荐,变得很有名:“世上至少有两种游戏。一种可称为有限游戏,另一种为无限游戏。有限游戏以取胜为目的,而无限游戏以延续游戏为目的。”

 

同样的事情,以有限游戏和无限游戏的不同角度来看,将呈现出不同的情感反应。

 

阅读,有限游戏将把它与某种分数与考核挂钩,有失败的阴影;无限游戏更在乎它对大脑旧有信息的刺激与重组,以获得创造的乐趣。

 

人生,若以取胜为目标,那几乎每个领域都有比我们更强的人,沮丧是难免的;但无限游戏将之视为一场体验与领悟,好好爱人,拓展可能,世界每天都给你带来新的乐趣。

 

孩子,老盯着他学校名次的有限游戏,自然演化成互相折磨,焦虑失控;但无限游戏认为大家聚在一家不容易,陪伴他慢慢认识这个世界,一点点品尝人生的滋味,才是正经事,这样有什么可急的?

 

无限游戏,就是理性乐观派,相信人类的未来无限美好,知识产生更多知识,财富长出更多财富,发现引发更大发现。我们不会错过机会,因为未来有更多更好机会。只要我们有这个观念,并保持大脑的健康与知识输入,你的一生,没有所谓的衰老,一些短暂的不利与低潮,不会让你悲观与自毁。

 

同样在推崇无限思维的牛津大学教授大卫·多伊奇,有句话说得好:“在整个宇宙,知识友好是一条原则,没有例外。这是说,对拥有知识的人友好,不拥有相关知识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我们学习能力越强,拥有越多知识,世界就对我们越友好。人类的知识,一是储存在DNA里,这个我们无法更改,能改的是大脑里的知识,这就终生学习的意义所在,在知识友好的宇宙里,学习就是与宇宙同频,多么宏大的主题。用各种学习训练自己的大脑,它不能停留在你高中毕业,大学毕业,或者退休,它像呼吸一样,像营养摄入一样,应该是人一生的本能。

 

学习一门外语,是训练大脑的最好手段之一,开始的种种不适,就像婴儿学走路一样,这是你大脑的新鲜体验,是向无限可能迈出的一步。慢慢地,你可以阅读了,可以交流了,那种挣脱有限性的感觉,就是我们一直有生命力的感觉,是仰望星空得到的震撼。

▼点 阅读原文 ,用懂你英语带你玩无限的知识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