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包丽事件,必须为爱活着

Isaac Levitan,Reeds and water lilies

北大女生包丽自杀事件,从新闻和一些相关资料来看,其男友牟林翰(2019届北大本科毕业,现为北大硕士,曾任北大34届学生会副主席)的爱情观令人作呕,也确实对包丽有“精神虐待”。

无论我们多么为包丽感到惋惜,一个冷冰冰的事实是,法律不可能仅仅为“精神虐待”惩罚牟林翰,即使北大以某种方式谴责牟林翰,这相对于包丽的生命,都太轻微。

为爱而死。是永远不能有的选择。

如果你深爱一个人,即使他死了,你也不能为爱而死,因为他一定愿意你活得好,不悲伤。你要听他的,这也是爱的约定,而且,只要你活着,他就活在你的记忆里,你的生命也是他生命的延续。

如果爱情不幸,原本的恋人甚至“精神虐待”你,诅咒你去死,那你更不能死,你的死不能让他悲伤、忏悔,只能满足他邪恶的快感。死无法惩罚你恨的人,只能惩罚那些爱你的人,你的家人,你的朋友。

要记住一点,坏人不会有什么道德压力,他们并不害怕舆论,他们甚至有颠倒黑白,倒打一耙的能力,不然怎么是坏人呢?坏人有蟑螂一样的生命力。好人的生命力要和坏人一样强,强到研发出必扑,可以杀死蟑螂。好人太脆弱,太容易放弃,那就把世界留给了蟑螂。要活得比坏人好,这是好人不可推卸的责任。

爱情只是生命的一部分,没有爱情,人也可以活得精彩。在我们年轻时,陷入热恋,或迷于皮相,或溺于誓言,总以为爱情就是生命的全部,没有爱情就不值得活。并不是的,失恋了,你只要保持生活节奏,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该工作工作,3个月后,穿过这条窄洞,世界重新无边无际地展开,里面有无数你潜在的恋人。3个月后仍然有悲伤,那再3个月,一定能好。

除了爱情,人还有很多责任。你要用成长回报父母,你要用创造回报师长,你要用丰富、坚韧而美好的一生回报自己,这样,你才能回报这个创造了你的世界。

真正的爱情,当然偶尔也有争吵,有不开心,但它给你的,一定是明亮,是放松,是让你珍惜生命,因为爱让时间过得太快,100年显得太短。有人以爱之名令你黯淡,令你觉得自己是垃圾,令你觉得活着没意思,他极力想控制你,你每一秒都觉得窒息,那就不是爱,不要犹豫,以最快的速度离开。

这世上永远有令人作呕的人,带着令人作呕的观念,那也是他们的自由,一生很长,你总会遇见几个这种人,可能一度还和你很亲密,只要你发现了他们的本质,要像厌恶蟑螂一样厌恶他们,不要爱他们,不要试图感化他们,更不能奢望他们会为你的不幸而痛苦,他们只会愉快地把你吃掉,恶心一下你的哀悼者,然后寻找下一个脆弱的猎物,不要如此成全坏人,不要如此变成坏人的营养。

你是一个有爱的人,你是一个好人,这意味着,你必须拼尽全力活得好,这是天理,不容违抗。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