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别人最容易犯的错误,最有利于自己投资

Bertalan Por,Bull I
决定某种学说影响力的,往往是其传播性,而不是其正确性。错误的学说,如果抓住了人性的弱点,深入人心,那么,它就具有统治地位。

所以,以为自己正确,就一定赢,甚至倨傲地侮辱他人,粗暴地干涉他人,那是对传播性一无所知的笨蛋,我很同情被他们传播的正确理论,那意味着人们更难接受它们了。

凯恩斯在传播性上,是非常值得研究的一个人。有正确经济学认知的人,讨厌凯恩斯的学说是必然的,他把干涉市场,印钞放水,正确化了,神圣化了,他其实不是经济学家,他是反经济学家。但奇特的是,凯恩斯学说最大的受害者,那些勤奋工作的人,那些节俭持家的人,那些恪守传统美德的人,也很喜欢他,期待一轮又一轮的放水与干涉,认定这有利于经济。

奥地利经济学派拥有真理,但凯恩斯主义拥有各国政府与各国人民。

我作为奥地利经济学派的一员,说实话,毫无焦虑,拥有真理,主要是让自己更有力,说服别人是副产品,说服不了就算了,有什么可焦虑的。当你知道别人都接受凯恩斯的错误时,你在投资上反而占了先手。善用错误,错误就是资源。

优秀的投资家,骨子里都是奥地利经济学派,像巴菲特和芒格,我几乎看了他们所有的书籍与讲话,他们的知识构成里没有奥地利经济学派,他们对公共政策的表态,基本是反奥地利经济学派,亲凯恩斯主义。但是他们最核心的价值判断——“公司的定价权必须赢过通货膨胀”——却高度契合奥地利经济学派的主旨。

凯恩斯除了不是经济学家,我很喜欢他其他方面的一流表现:他是一流的投资者,去世时是巨富,考虑到他投资于经济最糟糕的时期,这成就尤其令人惊讶;他是一流的轶事制造者(媒体酷爱这点),有次丘吉尔发电报给他,“我越来越接受你的观点”,凯恩斯答道:“这是我的荣幸,不过我已经改变观点了”;他是一流的宣传者,一流的语言大师,有人批评凯恩斯主义长期来看,遗祸无穷,他哲人般的还击,无赖而优美,打动了听众:长期来看,我们都是要死的。

他对人生,充满了真知灼见,警句无穷,今天我挑了这句:
长按二维码可关注

我是如此讨厌他,又是如此喜欢他。我讨厌他的错误,但一旦知道他错了,他又像是你的助攻者。

犯错不可怕,错误不可怕。不知道错误才可怕。在竞争中,不知道自己犯错的人,肯定是输家。
今天是第113期下周很重要,每天写下计划,沉思,反省,不要怕错误。
▼ 点 阅读原文,进入连岳读书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