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生命的美好,远离身边的白左

Carlo Carra,Leaving the Theatre
人有自由意志,一个小小孩,他也喜欢自由自在地游戏,你不停去打扰他,他是不开心的。人天生不喜欢被人决定,人喜欢决定自己。这个本质贯穿我们一生,也保护我们的一生。

外在的强加,再正确,再有力量,没有内在自由意志的响应,也没什么效果,甚至有反效果,你越用力,他越不理你。孔夫子很早发现这个规律,他说,只有一个人拼命去想明白一件事而想不出时,老师才要开导他;只有一个人想法已经有个模糊的大概,但表达不出时,老师才要启发他。这就是所谓的“不愤不启,不悱不发”,高明的教育不是强加,而是顺应要求。

我们不全是老师,未必有学生要教,但这原则可以适用于成年人之间的关系,我们的建议只能是被动的,当他人向我们发出请求时,我们才说自己的想法,他人不按我们的想法去做,也不要失意和愤怒。即使是面对孩子,需要有一定强制性的纪律,教育最重要的任务也是开发他的自由意志,只要他主动想学习,有“愤”有“悱”,那基本就成了。

控制欲强的人,不自觉地想去指使他人,侵犯他人的自由意志。他们本能地知道,这将被人无情的拒绝,他们于是寻找高明的伪装,显示自己正确,逼迫他人接受。
人只要披上正确的外衣,似乎就有了安全感,有了侵犯他人自由意志的特权。好莱坞明星(包括全世界明星)为什么痴迷于环保、动保之类的话题?因为这在当下绝对政治正确,只要喊一下口号就上了道德高点,显得自己不仅漂亮,还有内涵,这种捷径太有吸引力。
这些明星的生活可是豪车豪宅私人飞机,定制礼服,出门前呼后拥,一点不符合他们自己的环保标准。就像最近在西方走红的瑞典环保小将格蕾塔·通贝里,红到瑞典大主教宣称她为先知,有瑞典教会更是宣布她为“耶稣继承人”,她做的就是游走世界喊口号,和政要们指点江山,高谈阔论,碳排放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你家的三姑六婆没有明星漂亮,但他们的技法和明星一样漂亮,为刺探你的隐私,干涉你的生活,他们有比环保动保更接地气的正确借口,“我是为你好”。这借口其实经不起推敲,从古至今,没有一个人会说“我是为你坏”吧?再坏的心思也只能说“为你好”,但并不妨碍好事者用这句废话当永恒的控制借口。

昨天有位读者朋友给白左下了一个精确的定义:“白左总是替别人做决定”。白左不仅仅是格蕾塔·通贝里这样的白人,凡是擅自替别人做决定,尤其是做高大上决定的人,都是白左,即使是黄种人,黑种人,都可以称为白左。

他们替巴西农民决定保护雨林,农民饿死怎么办?不管;

他们替你决定保护流浪狗,你被狗咬怎么办?那你要从自身找原因;

他们替你决定今年结婚,明年生二胎,你不听?那不懂事,不孝顺;

他们替江歌妈妈“放下仇恨,大爱宽容”,江歌妈妈不从?那很偏激,很邪恶,刘鑫变成白莲花;

他们替被谋杀者被强暴者原谅谋杀犯和强奸犯,要原谅,要再给他们一次机会,你不能有意见,有就是很残暴,没爱心。

一个人弱、病、轻信、无自信时,这些白左特别容易出现在你身边,他们并不是真的关心你,爱你,而是给了你一点点“温暖”,一点点“慈善”,一点点金钱,他们就觉得有了控制你的特权,你收了我的东西,你怎么能够拒绝我?

当白左靠近时,你的自由意志会响起警报,不要犹豫,不要被白左们满嘴大词搞得自我怀疑,没错,那些强行替你做决定的,都是伪善的白左,珍惜生命,远离他们。
推荐:如何激励高三学生
上文:说说微博封掉刘鑫账号,善良者的真正责任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