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城市落户放开,中国下一个财富公式

George Stubbs,Whistlejacket
中国将来的主要经济动力,来自城市化。

 

这个发现并不新鲜,它早被先行的发达国家证明是规律。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只要想发展经济,就必然城市化。人为抑制城市化,就必然损害经济发展。

 

抑制城市化,在中国有心智基础。中国这几十年高速发展,现在城市里的居民,多数还有乡村记忆。一代人经历几代人的事,心智有时难免跟不上进步。在城市里遇到压力,房价高,通勤挤,偶尔孤独,记忆就会美化乡村,产生厌恶城市、逃离城市的冲动。而下一代人普遍在城市里出生长大,城市就是他们的故乡,他们当然偶尔也去乡村旅游、放松,但他们的本能反应是爱城市,不会逃跑。

 

如果政策只是顺应这些抑制城市化的心智,那很可惜,经济发展就得等很长时间,甚至等不来普遍的心智进步。人的心智会停滞,人的观念总是和周边环境趋同,以减少内心分裂的痛苦。

 

一个年轻人,扔到城市,他开始可能慌张、辛苦与压抑,但一旦长出了根,在城市里有工作机会、开始积累财富、交到朋友、遇见心爱的人,他感觉到城市的丰富、友好与温暖,他的心智就变成顺应城市化,而这个心智资源,对他个人,对经济发展,对国家进步,都是大好事。

 

同样这个年轻人,扔到乡村,他理论上或许知道城市化是规律,但缺乏深刻的实践体验,认知很难变成行动,城市化对他来说,始终是墙上之饼。后来,因为人生机会变少的失意,没有搭上财富快车的怨恨,都将产生奇特心理动力,他不自觉为自己当初错误的选择辩护(就像10年前看空房产的人,现在更坚定看空),变得否定与批评城市化。这对他个人来说,不会产生什么额外的损失,甚至获得了心理平衡,但对他的孩子来说,却造成了心智资源的重要缺失,起点更低,对城市化的理解错误,要从这个大坑里起跳,怎么能高?

 

还好,中国的城市化,在政策层面非常明确了。

 

昨天,媒体公布了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促进劳动力和人才社会性流动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全面取消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的城市落户限制;全面放宽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大城市落户条件。这可视为政策在执行层面的细化,前不久,国家领导人发表了题为《推动形成优势互补高质量发展的区域经济布局》的文章,明确了城市化的路线。

 

基本上可以得出一个未来的财富公式,以现在常住人口300万为线,不足的城市,人口流出,机会变少,不动产的投资价值消失;超过的城市,人口流入,机会变多,不动产的保值增值能力更强。虽然不是绝对,但八九不离十。顺应这个潮流与规律,事半功倍;逆流而动,一生辛苦,原地踏步。

 

当然,从现在的政策来看,城市化是有限的城市化,不然就会放开所有城市的落户。将来,超级都市的落户还是比较难,在好城市投资房产仍然受限,买一套自住可以,买多套投资没门。但这有限也是顺应规律,吃半饱总比饿肚子好。再说了,城市化促进经济的效果越来越好,将来会变的,限制可能越来越少,走着走着就跑了起来,在中国的改革中,这种模式经常出现。

 

城市化政策符合市场规律,再加上中国政府超强的动员力与执行力,速度可能会非常快,你不要错过这班高铁。尤其是,不能扯孩子的后腿,要支持他们去更好的城市。
推荐:做好3件事,在中国的长雪道上滚雪球
上文:说说腾讯新闻哥事件,难得的坏文章样本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