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必须建立无限游戏精神

George Bellows,The Big Dory
人是很有限的动物,但总在追求无限。

 

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没有无限思维,他的有限性将迅速把他锁死,同样是60岁的人,有人认定自己老了,他就显老,有人认为自己人生才开始下半场,他就显年轻。

 

有限令人悲观,体力衰减,年龄增长,朋友凋零,都一再提醒你是一个有限的人,你可用的资源越来越少。一个人能不能从这种“必然”的有限悲观中走出来,我觉得是成长中重要的一步。

 

其实人这个物种本身是无限的,DNA通过繁殖延续下去,在时间上战胜了人一生的限制,在空间上,我毫不怀疑将来的人类将殖民火星,一步步走向更宽广的宇宙,只要物理规律允许,人迟早做得到。

 

纽约大学宗教历史系教授詹姆斯·卡斯的一句话,经由王兴推荐,变得很有名:“世上至少有两种游戏。一种可称为有限游戏,另一种为无限游戏。有限游戏以取胜为目的,而无限游戏以延续游戏为目的。”

 

同样的事情,以有限游戏和无限游戏的不同角度来看,将呈现出不同的情感反应。

 

阅读,有限游戏将把它与某种分数与考核挂钩,有失败的阴影;无限游戏更在乎它对大脑旧有信息的刺激与重组,以获得创造的乐趣。

 

人生,若以取胜为目标,那几乎每个领域都有比我们更强的人,沮丧是难免的;但无限游戏将之视为一场体验与领悟,好好爱人,拓展可能,世界每天都给你带来新的乐趣。

 

孩子,老盯着他学校名次的有限游戏,自然演化成互相折磨,焦虑失控;但无限游戏认为大家聚在一家不容易,陪伴他慢慢认识这个世界,一点点品尝人生的滋味,才是正经事,这样有什么可急的?

 

无限游戏,就是理性乐观派,相信人类的未来无限美好,知识产生更多知识,财富长出更多财富,发现引发更大发现。我们不会错过机会,因为未来有更多更好机会。只要我们有这个观念,并保持大脑的健康与知识输入,你的一生,没有所谓的衰老,一些短暂的不利与低潮,不会让你悲观与自毁。

 

同样在推崇无限思维的牛津大学教授大卫·多伊奇,有句话说得好:“在整个宇宙,知识友好是一条原则,没有例外。这是说,对拥有知识的人友好,不拥有相关知识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我们学习能力越强,拥有越多知识,世界就对我们越友好。人类的知识,一是储存在DNA里,这个我们无法更改,能改的是大脑里的知识,这就终生学习的意义所在,在知识友好的宇宙里,学习就是与宇宙同频,多么宏大的主题。用各种学习训练自己的大脑,它不能停留在你高中毕业,大学毕业,或者退休,它像呼吸一样,像营养摄入一样,应该是人一生的本能。

 

学习一门外语,是训练大脑的最好手段之一,开始的种种不适,就像婴儿学走路一样,这是你大脑的新鲜体验,是向无限可能迈出的一步。慢慢地,你可以阅读了,可以交流了,那种挣脱有限性的感觉,就是我们一直有生命力的感觉,是仰望星空得到的震撼。

▼点 阅读原文 ,用懂你英语带你玩无限的知识游戏!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