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杨文医生被谋杀,医院有两个地方应该改进

Henri Fantin-Latour,White Chrysanthemums
2019年12月24日6时许,一名55岁的病患家属蓄意残忍谋杀了工作中的北京民航总医院急诊科杨文副主任医师。

如果谋杀毫无预警,很难逃脱,就像我们走在街上,身边的一个陌生人突然刺杀我们,那防不胜防。人类社会要彻底避免这种没有因果关系的凶杀,不可能,没人能够防止意外。

杨文医生生前一位同事,讲述了该事件的一些背景,看完我觉得医院有两个地方应该改进:

一、这是有预警的谋杀。

病患整个家庭表现得反智且极端:“患者95岁老年女性,脑梗塞后遗症,长期卧床鼻饲营养,生活质量不高。12月4号杨文医生首诊的,病人来时呕吐、纳差、意识不清,家属签字拒绝一切检查,仅要求输点液,但是输液后病情无改善好转,几个家属就认定是杨文医生输液给输坏了。”

而且有家属已经发出死亡威胁:“他们一家子不接受疾病不接受死亡,每天都会因为一点点的病情变化和怀疑我们的用药,不停的吵闹、辱骂、威胁,我们建议病人转院,建议家属走医疗鉴定,都不同意。他们就在抢救室天天跟我们干架,小儿子尤其极端和情绪化,总说老太太死了,我们谁都别想活。半个多月,我们上班都是忍气吞声、胆战心惊。”

在这种情况下,医院的安保部门应该介入,进而寻求警方的帮助。当一个偏执者声称他要杀人时,有理由相信他实施的可能性不小。这也是一条安全常识吧?医院这种专业机构,更应该遵守安全常识,当病患或其家属已经发出死亡威胁时,就要保护相关的医护人员。

二、资源分配问题。

谋杀发生后,医院“为了舆论,要让老太太好好地活,调集一切医疗资源,她成了‘英雄的母亲’”。这种应对在我看来,并不恰当。医院是对专业负责,原来的治疗符合专业,仍然按原来方法治疗即可,这已经仁至义尽。如果医院是我的,肯定第一时间赶走他们。
谋杀了你一个医生,你给他更多医疗资源,这不相当于谋杀得了好处?病患及凶手可以更加确信:你们原来果然没有尽力!这同时也相当于惩罚其他守规矩的病人,他们得到的资源更少了。
谁会闹谁得到更多,这是我们社会的一大弊端,这是奖恶罚善的逆淘汰,只会鼓励更多的闹,更多的反智,更多的死亡威胁和谋杀,是时候改变这点了。
愿凶手早日伏法,以慰杨文医生在天之灵。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