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年祝福

张皓 | 图

每天通过文章交流,我在武汉有了很多朋友。不过我去武汉,或者你来厦门,我们擦肩而过,却不相识,这是信息时代新的友情,物理上可以隔绝,精神却永远相通。
 先祝武汉的朋友,再祝所有的朋友,鼠年大吉!今年的开始不是那么顺利,但是年底回首,将发现一切都会过去。
 就像回首2003年SARS疫情,那时的恐慌还历历在目,现在无论我们这些普通人的知识水平、还是专家与政府的应对,都比当年强很多,这很大一部分得益于当年的学习。
 没有任何人会喜欢疫情(包括其他所有疾病),每个人都愿意一切事情尽在掌握,但是人类征服了一个疾病,新的疾病又会出现,意外总会发生,我们在这意外中学习与成长,只是这次的学习成本,更多由武汉人支付,我们欠他们。
 解决这次疫情,只能依靠专业人士,从已经84岁的钟南山院士,再到无数不知名的医护人员,他们的专业,他们的勇气,他们的担当,将化解这次危机。我在甄别资讯时,第一时间过滤掉那些非专业人士的信息,他们越激动,刷屏越狠,我给的权重越低,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我真的认为,他们给的多数是噪音,过度慌张及盲目行动,只会让自己更加危险。
 倒是每次类似的生命危机,都会提醒我们一个最核心的问题:我们如何珍惜自己的健康?我们如何用健康保证人生的高质量?
在这方面,没有特别高深难以理解的知识,很多人往往体现得没有那么珍惜自己的生命:缺乏锻炼、吸烟、过度饮酒、肥胖、营养失衡、敢于服用没有科学依据的“灵丹妙药”……当然,让家人担心、惹他们生气、甚至对他们特别严苛、不负责任,这些行为也显得不太在乎家人的生命质量。
 这么做的时候,多半知道自己错,但可能在想,生命还长,我随时可以改正。看不见的危机才是最大的危机,它一点点偷走你的健康,慢慢腐蚀你的爱,到你惊醒时,人生已到尽头,也无法补偿那些你伤透的心。在凶猛的疫情前,你马上戴上口罩,调整生活。而没有疫情时,你却说,我明天就对你好,我明天就不荒唐,我明天就回家陪你吃饭。你觉得今天的错,并没有什么危害,这种心态和行为,可能才是最长久的疫情吧?
我自爱,怎么可能摧毁自己的健康?
我爱你,怎么可能不为你保持我的健康?
 让我们从今天开始,健康地生活,这可能是我们对武汉人最好的回报,也是我们从疫情中学到的最好知识。
祝你,我武汉的朋友,我所有的朋友,在鼠年,有健康的身体,有乐观的思维,有无尽的好运。

我放假了

Claude Monet,Village in the Snow
从今天开始,我放假了,可能会休息到2月1日,初八。
和一个朋友约的饭局,从中秋约到现在,不是我有事,就是他有事,比邻若天涯。要赶紧兑现。这些欠债,都要还完。
这段时间,会友,读书,饮酒,快乐,拍连太马屁,祈祷世界和平,大致就是这样。
祝你度过一个放松、健康和愉快的假期。
爱你。

转变思路,欢度春节

赵佶,瑞鹤图
中国人最重要长假就要来了,从今天开始,甚至早一点,很多人都进入了准放假状态,可以法定地慵懒一点。
春节是不会消失的——写下这句突然觉得奇怪,为什么想到的是消失?可能是很多人害怕春节,主要是年轻人,春节对他们来说,经济负担重,弟弟妹妹,爷爷奶奶,红包钱省不了,像胡建这种红包阔绰的地方,负担尤其重。不过,收红包的小朋友欢天喜地。
钱倒事小,红包不大,意思一下,也是吉祥如意。主要是年轻人事业、爱情、婚姻、生育,全方位拿出来审视,人人强行指导。有些父母自己不敢说的,挤眉弄眼让人帮腔,很多傻子也真会帮腔,令人烦躁。
有意思的是,即使你知道春节将面临这一切,你还是会渴望假期,渴望回家见见一年半载没见的家人,或许有压力,有分歧,有争吵,甚至有伤害,最后有人含泪结束假期。只要你确认他们还是爱你,你还是爱他们,春节的地位就还是很重。
我爱你,就是明知我们可能吵架,我也会抱你。当然,这不是说春节一定要吵架,一定有不开心的事,先预计这些,就可以降低它们发生的可能性,或者,只要转变一下思路,同样的事情,就不再不愉快。
社会学大师李景汉先生,说过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社会学需要入户调查,一个陌生人,非亲非故,到别人家问东问西,还记在小本本上,这很难开始。
上个世纪20年代末,李景汉先生开始在定县调查(耗时7年,为其赢得巨大学术声誉,是中国人首次运用现代社会调查方法对一个县域社会进行的实地调查)。
有一次,李先生进入一户农家调查,“那家人为对我表示尊敬起见,烧水泡茶,并拿出久已不用的茶壶、茶碗,上面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尘。那家人用一条又脏又黑的毛巾反复擦亮,倒上茶水请我喝。”
李先生此时的心理斗争是:从卫生学的角度看,这杯茶细菌多,不能喝;可从社会学的角度看,不喝就是怠慢别人的尊重,社会学调查需要与人打成一片,这杯脏茶不喝,伤人心,失去他人信任,别人主动与你成一片,你融入不了,这调查马上破产。转念一想,这茶就喝得舒服了。
春节的团聚,也需要这样一个转变角度。
从卫生学的角度,高频宴饮,过量进食,短期内体重飙升,体脂率、皮下脂肪率、BMI,各指标都趋向不健康,平时身体越好的越慌张,
从自律的角度,你规律的生活、工作与健身,被打断。
从现代交往原则来看,你的私事难免多少被暴露、被侵入。你的三观,又过多被扯入争论。
从经济学的角度,产出为0。
这些都让人不喜欢春节。
但从社会学的角度,我认真吃,我开心地敬你一杯酒,我含笑听你胡扯,我不反击你颠倒的三观,我放松地休息,我为你胖6斤,这一切,都只不过是在说:我在乎你,我爱你。
这样,从爱的角度看,春节就显得可爱了。
胖几斤,没关系,假期后几轮隔日断食就能烧光多余的脂肪;
运动能力暂时下降,没关系,重新训练后半个月就可恢复;
春节乱点没关系,我可重新安定。
我爱你,我也知道你爱我,那就一切都没关系。
祝你有个愉快的春节。
推荐:爱智慧,但不爱杠
上文:说说中美结束贸易战,我学到的3点

说说中美结束贸易战,我学到的3点

J.M.W. Turner,Peace
美国当地时间2020年1月15日,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在美国白宫正式签署。签字仪式是超常的高规格。
这可视为贸易战进入结束阶段。中美贸易战开打时,像很多人一样,我猜到了这个结局,但我没猜到用了这么长的时间,起起伏伏。我个人在这过程中,也学到挺多东西,向诸位汇报一下:
一、自由贸易不可能完美实行,总会受到干扰。我之所以低估谈判的难度,就在于以一个市场主义者的角度来看,贸易战确实是小事,双方降关税,最好减到0,让市场在全球配置资源,有什么可争可打的?
但事实是,总有人去干扰市场,而且干扰的能量很大,大到足以切割国与国之间的贸易。理论与事实之间,有巨大的差距,这差距将有可能长时间存在。工业化革命以来,全球范围内开启的市场经济,是人类处境全方位跃升的原因,而且将无穷跃升。但是,强大的政府有能力在局部,在一段时间内实行强干扰,直到能量耗尽,干扰才消退。这种模式以后可能会一再重复。中美停止贸易战,就在于谁也打不赢谁,谁也离不开谁,对立的成本太高,谁也支付不起。
二、华为提供了完美的解决方案。事实证明,任正非先生对市场可能受到的极端干扰,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在全球高度分工的情况下,他的芯片及操作系统备胎计划,在贸易战爆发前,是“愚蠢”的反市场行为,多此一举,可是残酷打击降临时,却是保证自己活下去的一手妙招。
任正非热爱市场,任正非也防着非市场的力量。这是更务实、更高级的市场主义者,毕竟,一个市场主义者死了,一家公司被整垮了,你信奉的价值也就没了载体。仔细想想,任正非对美国的态度,正是应对贸易战的方法:你想合作,我欢迎,你想整死我,我会活得好;害你之心不可有,防你之心不可无。
经中美贸易战一役,任正非可以写上史书,他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建立了一家技术领先的、举美国之力打不垮的企业。说实话,中国没有这样的企业,贸易谈判的底气将会弱很多。奇怪的是,我观察到,最仇恨华为与任正非的人,却在中国。这可能真是太自卑了,还没做好心理准备迎接一家“美国也打不垮的中国公司”,潜意识里认为中国出不了一流的好公司。我觉得,应该调整一下心态,学会欣赏中国的优秀企业和企业家,这样,也有利于自己。
三、美国是强大的国家,但也是霸道的国家。美国在未来很长时间,从大学到企业,从市场到政府,都将是强大的国家。但美国的行事方式是霸道,就是依靠自己的强大打得别人服从。打对了,大家给点掌声,我是闪光的道德警察;打错了,把别人的家园毁掉,他耸耸肩不当一回事,你还不能有意见,意见太大继续打你。所谓的美国优先,意味着为了美国的利益,甚至是短期利益,他可以不在乎自由、市场和公正,他随时会掀桌子。邓小平先生说得对,发展才是硬道理。没实力,只能服软。中国只要不脱离市场经济,一直发展,以后更不会怕什么贸易战。
美国政治并不是道德楷模,《纸牌屋》更像是纪录片。中国人,尤其是文科知识分子,崇美,以美国为榜样,可能有近百年的历史,我觉得,也应该再思考一下,在美国与其他国家发生冲突时,是不是美国一定对?美国打不垮的公司,是不是一定要无条件憎恶?
和平万岁,市场致富。
推荐:既温柔恭顺,又冷硬决断
上文:如何教育普通孩子?

如何教育普通孩子?

Ilya Repin,Daughter
昨天有位父亲留言,讲到了他初一的女儿,可以看出,父亲是位好父亲,孩子是位好孩子,一起陪伴着努力成长。但是有句话说得不对,而且是观念性的不对,对孩子的成长将是障碍。这种观念很多人也有。他说道:我对女儿的成绩很满意。女儿是个平庸的孩子,不具备研究高深知识的能力,但不意味着就不能精彩的过自己的人生。
这里所说的平庸,就是统计上所谓的普通,大多数,不是特别聪明,也不是特别笨。虽说是同一个意思,但平庸听起来就有轻微的贬意,普通就是极其中性的词。我们平时在说话中,对词语的选择也是学问,能够不停精进。表达同一个意思,有的父母非扎孩子一刀不可,有的则能春风化雨。但这个不是我今天想讲的主题,略过。
用普通置换平庸,将上面那位父亲的话变成“女儿是个普通的孩子,不具备研究高深知识的能力”,用词没问题了,但观念仍然是错的。
不久前,推荐了蒂莫西·高尔斯的《数学》,这本书最后一部分内容,讲到了求学的系统性,讲到了为何很少看到杰出的女性数学家。让我想到小时候父母老师经常挂在嘴里的一句话,女孩子,一直到初中都可以领先,可是高中的数理化,她们的智力就跟不上了。作为一个男孩子,听了这话暗爽,以为自己到了高中,数理化就可以开挂。然而并没有,初中数学是渣,高中仍然是。一个错误的观念,并没有额外让人产生能力,但是相信它的女孩,放弃了学习,高中的数理化可能就真的不行了,错误的观念在破坏性上却有足够的威力。
让蒂莫西·高尔斯来解释这件事,他会说,那是因为数学是一个严密的逻辑自洽体系,环环相扣,某个概念,某个定理,理解不好,后面的课程就更难理解,它像一台精密的机器,一个零件不转,整台机器不工作。女孩在高中数理化学习上遇上障碍,那是这些课程难度陡然增加,理解不了的概念经常出现,逻辑缺失频频产生,一泄气,就再也追不上了,这与性别没有关系,与专注度和韧性有关系,不惧思维之苦,把概念一个个吃透,逻辑捋顺,高中数理化好的女生,一点不比男生少。
在数学专业上,蒂莫西·高尔斯认为,由于女性被家庭、生育打断研究的可能性大,她们一旦中断专业研究,重新恢复的难度非常大,近乎不可能。在数学这个高深的领域,最聪明者并不是最后的领先者,持续聚焦自己时间与精力的最坚韧者更接近成功。
其他学问也是如此,以普通孩子做为起点,未来也是无限的,聪明是正在进行时,它需要一定的物质基础,比如一颗健康的大脑(这个普通孩子有),然后就是后天的学习过程。学习是无穷的,人类的大脑都在学习,我们可以借鉴、享用其他人的学习所得;我们大脑的功能也无穷强大,它持续学习某件事,理解与创造一点也不难。两个无穷共同起作用,任何一个普通孩子,他最终的能力,最终的成就,都难以限量。这是学习的理性乐观主义,也是人生的理性乐观主义。
女孩子不行,普通孩子不行,童年受过创伤的不行,人过了xx岁智力就不行,人的命运是注定的……太多有限的、静止的观念充斥我们的话语与观念体系,如果不加甄别地接受,我们就会陷入人生的悲观主义论调,很容易找到借口放弃,不仅学不好数学,研究不了高深学问,也过不好这一生,这又进一步验证了种种“不行理论”,然后把它们当成真理灌输给孩子,一代代祸害下去。
教育需要教育者的持续自我教育。你是陪伴了孩子,自己也挺感动,可是你的陪伴是机械的,被动的,你一年读不了几页书,你玩着手机,脑子发木,孩子有疑问,你只会不耐烦的抱怨与责骂,无论是价值观还是方法论,你都给不了孩子帮助,甚至用“你这不行,你那不行”之类的话限制了他,这种低劣的陪伴是没有价值的。
你想教育好孩子,你想得到他人尊重,都需要你输出价值,别人因你而更好,其核心方法就是你要好好生活,好好持续自我教育。这样,在孩子遇到难题时,在孩子快要熄火时,你才有可能和他共度难关,呵护他心中的火苗,你不是那个率先叹气绝望的人,你是给他更多可能性的人。
推荐:数学
上文:道理虽好,孩子必须过他们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