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高等华人

Joaquín Sorolla,On the Beach
我们身边有一些高等华人。
有些是真高,品行高,水平高,见识高,我们真心承认他们高。老子孔子是高等华人,颜真卿苏东坡是高等华人。我们有的家人、师长和朋友,也是高等华人,得到我们的尊重与爱慕。真的高等华人,他并不会说“我比你高等”,你从他们的言行里感受不到炫耀与压迫,他们的高是包容的、有感染力的,带你变得更好,我们也希望自己一生能够达到他们的高度。
有些是假高。他们通过刻意贬低中国和除自己之外的其他中国人,以显示自己的“高等”。
下面就是一个例子:
说到假高等华人,我们脑子里的形象往往会跳出一个类似的台湾人香港人形象,你不忍心戳穿他,他却自我感觉极好。
这是有原因的,二三十年前,台湾人香港人确实普遍高等,他们已经发达时,大陆人基本还是没什么见识的穷亲戚。这些穷亲戚慢慢变阔赶上,有些甚至比他们更阔时,他们的心态若无法相应地调整,依然想保持“我比你们高等”的优越感,就会演变成假高等华人,硬要骗自己很高等,可别人觉得他们一点也不高等。除了自欺欺人,失去机会之外,还能得到什么?香港大规模的仇中反中,就有这种没办法继续当高等华人的失意,普通市民,听到普通话就起排斥。台湾电视的名嘴,说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和榨菜,他们只是迎合听众的优越感罢了。
人的进步,最终是知识的进步,事物在变,你对事物的解释也在变,始终对事物保持合理的理解。这是一个开放的系统,你的知识若证明需要调整,甚至是错了,你就得修正。科学的发展,依赖这样的开放系统。一个人发展,也要依赖这样的开放系统,否则,就是走遍世界,你也会失去世界,因为你不停地否定不符合你观念的真实世界,加固自己的幻觉。
假高等华人,并不只有一些台湾人香港人扮演,我们身边土生土长的华人,也多有爱演的。一个人封闭,拒绝开放的体系,当他失去优势时,或者当他需要伪装出优势时,他就需要一个“高等华人”的形象。
低端的体现,比如地域歧视。越失意,越是挣扎在底层,越爱地域歧视,因为只剩下出生地这个优势,就要拼命展示。
也有高端的体现,这多发生在知识分子身上,主要是文科知识分子,他们有很多套逻辑,总有一套可以证明中国人低等:中国人穷,你看,这是体制的原因,是又懒又蠢的国民劣根性;中国人富了,你看,这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是重利轻义的国民劣根性,而且,哼,有什么可高兴的,你们的财产迟早会被没收,这是体制决定的;中兴被美国一制裁就服软,你看,中国就是这些没有实力的烂公司;美国制裁搞不垮华为,你看,谁竞争得过华为这种“奴隶工厂”?
你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要把自己搞得这么辛苦,承认中国在变好,有这么难吗?只要坚持用同一个标准,容易看到美国的好,也容易看到中国的好,为什么这么分裂?那么因为,这样才能保持“高等华人”的pose。一个人选择这种思维方式与生活方式,当然是自由,损失他自己承受,但我认为,这不是一种正常的、健康的方式,也一点都不高等。 
我们要建立开放的系统,犯错不可怕,犯错是试探,是猜想,是求知的重要手段,开放的系统,看得到新现实,能接受新观念,一步步带我们走向高处。这才是真正的高等人。
推荐:得罪人,讲究稳准狠
上文:不怕命运随便打发,我有活得好的方法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