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教育普通孩子?

Ilya Repin,Daughter
昨天有位父亲留言,讲到了他初一的女儿,可以看出,父亲是位好父亲,孩子是位好孩子,一起陪伴着努力成长。但是有句话说得不对,而且是观念性的不对,对孩子的成长将是障碍。这种观念很多人也有。他说道:我对女儿的成绩很满意。女儿是个平庸的孩子,不具备研究高深知识的能力,但不意味着就不能精彩的过自己的人生。
这里所说的平庸,就是统计上所谓的普通,大多数,不是特别聪明,也不是特别笨。虽说是同一个意思,但平庸听起来就有轻微的贬意,普通就是极其中性的词。我们平时在说话中,对词语的选择也是学问,能够不停精进。表达同一个意思,有的父母非扎孩子一刀不可,有的则能春风化雨。但这个不是我今天想讲的主题,略过。
用普通置换平庸,将上面那位父亲的话变成“女儿是个普通的孩子,不具备研究高深知识的能力”,用词没问题了,但观念仍然是错的。
不久前,推荐了蒂莫西·高尔斯的《数学》,这本书最后一部分内容,讲到了求学的系统性,讲到了为何很少看到杰出的女性数学家。让我想到小时候父母老师经常挂在嘴里的一句话,女孩子,一直到初中都可以领先,可是高中的数理化,她们的智力就跟不上了。作为一个男孩子,听了这话暗爽,以为自己到了高中,数理化就可以开挂。然而并没有,初中数学是渣,高中仍然是。一个错误的观念,并没有额外让人产生能力,但是相信它的女孩,放弃了学习,高中的数理化可能就真的不行了,错误的观念在破坏性上却有足够的威力。
让蒂莫西·高尔斯来解释这件事,他会说,那是因为数学是一个严密的逻辑自洽体系,环环相扣,某个概念,某个定理,理解不好,后面的课程就更难理解,它像一台精密的机器,一个零件不转,整台机器不工作。女孩在高中数理化学习上遇上障碍,那是这些课程难度陡然增加,理解不了的概念经常出现,逻辑缺失频频产生,一泄气,就再也追不上了,这与性别没有关系,与专注度和韧性有关系,不惧思维之苦,把概念一个个吃透,逻辑捋顺,高中数理化好的女生,一点不比男生少。
在数学专业上,蒂莫西·高尔斯认为,由于女性被家庭、生育打断研究的可能性大,她们一旦中断专业研究,重新恢复的难度非常大,近乎不可能。在数学这个高深的领域,最聪明者并不是最后的领先者,持续聚焦自己时间与精力的最坚韧者更接近成功。
其他学问也是如此,以普通孩子做为起点,未来也是无限的,聪明是正在进行时,它需要一定的物质基础,比如一颗健康的大脑(这个普通孩子有),然后就是后天的学习过程。学习是无穷的,人类的大脑都在学习,我们可以借鉴、享用其他人的学习所得;我们大脑的功能也无穷强大,它持续学习某件事,理解与创造一点也不难。两个无穷共同起作用,任何一个普通孩子,他最终的能力,最终的成就,都难以限量。这是学习的理性乐观主义,也是人生的理性乐观主义。
女孩子不行,普通孩子不行,童年受过创伤的不行,人过了xx岁智力就不行,人的命运是注定的……太多有限的、静止的观念充斥我们的话语与观念体系,如果不加甄别地接受,我们就会陷入人生的悲观主义论调,很容易找到借口放弃,不仅学不好数学,研究不了高深学问,也过不好这一生,这又进一步验证了种种“不行理论”,然后把它们当成真理灌输给孩子,一代代祸害下去。
教育需要教育者的持续自我教育。你是陪伴了孩子,自己也挺感动,可是你的陪伴是机械的,被动的,你一年读不了几页书,你玩着手机,脑子发木,孩子有疑问,你只会不耐烦的抱怨与责骂,无论是价值观还是方法论,你都给不了孩子帮助,甚至用“你这不行,你那不行”之类的话限制了他,这种低劣的陪伴是没有价值的。
你想教育好孩子,你想得到他人尊重,都需要你输出价值,别人因你而更好,其核心方法就是你要好好生活,好好持续自我教育。这样,在孩子遇到难题时,在孩子快要熄火时,你才有可能和他共度难关,呵护他心中的火苗,你不是那个率先叹气绝望的人,你是给他更多可能性的人。
推荐:数学
上文:道理虽好,孩子必须过他们的一生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