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什么?

连岳文章
Francisc Sirato,Red and Pink Roses
爱是什么?
有了清晰的定义,爱才不会错。就像法条有严格的边界,法官才能解释你是否守法。
爱不是占有。占有是人的一大追求,占有名表、豪车与美宅,都让人快乐。但人无法占有,最典型的是父母爱孩子,你最后却要鼓励(或者说忍受)他去爱另一个陌生人,不吃醋,也不心碎。
爱不是沉迷。游戏,赌博,酒精,甚至毒品,都是更好的沉迷,甚至可以廉价地提供一个应有尽有的虚幻世界。
爱不是索取。一旦你答应爱我,好像就成了我的奴隶,我的佣人,要助我虚荣,要给我钱花。
但爱又是占有,占有其他一切,财富,才华与光荣,就为了证明我配得上你,这生都不要离开我。如果有来生,来生我还会努力。
爱也是沉迷。沉迷你的青春,沉迷你的皱纹;沉迷你的肉体,沉迷你的心灵;沉迷到你慢慢渗透成我整个人生,沉迷到合二为一。
爱更是索取。给我更多,更多让我更饥饿,我要更更多。像大海永远向大河索取。
这不是和是,这既不是也是,让人迷惑,需要爱的定义将它统一起来。
爱是用我的更好让你更好。它是一个没有终点的成长系统。
人容易知足,食品早已过剩,虚情假意也可暂时过瘾。
人容易虚无,毕竟都会死,肉身一瞬,看起来永恒的宇宙,最后也会复归于无。都会清零,不如一直是零。
爱让我远离这一切。
我不再知足,别人有的,我当然能有,别人没有的,我也要能有,因为这样你能过得更好。爱上你,就没有认输这个选项了。“只要我们相爱,过得差点也行”,这么耻辱的话,怎么可能对你说出口?听到更不是安慰,想一下都是犯了爱的死罪。
我不再虚无,正因为生命是一瞬间,我们这瞬间的相逢,才不容易,它应该注满永恒,正如一段有限的线条,可以隐藏无限的点。
凡是能让我更好的,我都愿意接受,我不再怕烦,不再逃避,我敢决定,我敢竞争,我为你健康,为你聪明。在这过程中,我不是获益最大吗?我走到了自己的想象力之外,走到蛋壳之外,来到你身边,而你,也经历了这个旅程。幸会。
亲爱的,情人节快乐。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