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将会对医护人员更好吗?

连岳文章
梵高
我们会对医生护士好吗?
废话!当然。肯定会得到这个答案。现在医护人员最受尊重爱戴,人们不吝啬把赞美倾泻给他们。
但是疫情结束以后呢?那一天很快会到来,人们回归正常生活,医生护士不再是谈论焦点,我们慢慢忘掉他们此时的无畏与专业。这是记忆的规律。在那个时候,我们会对医生护士好吗?答案就没那么肯定了。
现代医疗有两个“弊端”,将永远存在:
一是成本高昂。大到尖端医疗设备的发明生产,新药的研制,耗资惊人。小到医生个人的成长,教育成本不是小数字。看电视剧就知道,无论中西,富人家的孩子,读医学院是首选。并非穷人家不爱这个职业,主要是承担不起昂贵的教育费用。穷孩子咬紧牙关当上医生,也被认为是阶层跃升,命运有了大转折。
二是疾病和死亡最终一定胜出。除了极少数的幸运儿,无疾而终,一觉不醒。绝大多数人生命的最后阶段,是在医院度过的,穷尽一切手段,宣告不治。
这两个因素结合在一起,则形成不好的消费体验:我花了很多钱,人还是死了。
人的理性,可以压抑,进而理解这种“不好”感觉。成本高的商品与服务,享受的价格一定高。否则,别人为何要那么努力地精进?本质上就是为了收入与地位高一点。努力与懒惰的结果一样,没人会努力。理解这点,需要市场经济的常识。
而任何一次治疗,都是不同的。同样的病,你好了,我没好,可能是你体质好,心态好,医生水平高,用的设备也先进。甚至纯粹就是运气好。同样的流感,年轻人轻松自愈,却吹灭老年人微弱的生命烛火。每个人,每个年龄段,每种状态,治愈率都不同。理解这点,需要一点概率常识。
一个理想的社会,当然人人有市场常识与概率常识。
可惜这样的理想社会并不存在。以后也不会存在,无论如何教育,有市场常识与概率常识的人,只会有一部分。决策者,精英阶层有,那就是谢天谢地的好事,国家必将繁荣。
很多人永远不会有这些常识,即使受了大学教育,也没有。从这点来看,医生并不是一个好职业。你提升医术的成本高,那是你的事。你要用医术挣我的钱,我就得骂你。至于医疗的价格怎么才合适呢?那得由我这个病人说了算,免费最好。我这个愿望不能实现?原因自然是政府无能,医生黑心。平时大量的仇医舆论,就是这种无知驱使的。一些偏执的人,仇医舆论听多了,有伤医杀医的行动,也就不稀奇了。
前不久,有人卖口罩,即使只是收了合理的利润,也被举报和处罚,叫好的人还挺多,理由就是这个时候你还赚钱,真是坏了良心。不为赚钱,人家像你一样,躺在家里骂人,不挺舒服,为何要受累呢?没人受累,口罩从哪里来?还好普通口罩,技术含量低,生产起来容易,中国这个生产魔王,很快也就让口罩不那么稀缺。
但医生不是口罩,不是说有就有的。当医生普遍心生倦意,觉得地位与收入都不体面,有点正常人物质上的想法,就得被攻击。这就会影响医生的供给,想当医生的人变少,好医生也变少。
我觉得,现在防疫一线的医护人员,也不要只送高帽子,这些他们已经够多了,以后被骂,也不能拿出来对冲,不如趁大家爱他们,在这精英与民粹都一致的奇妙时刻,简单粗暴地给他们猛提一大截工资。这也是最好的激励与教育,做得好的人,首先应该体现在收入上。这么想,这么做的人多了,就是一个好社会。
推荐:恭喜,老师有了惩戒权
上文:再说股市,多一只眼看中国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