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之长尾

连岳文章
莫奈
昨天说到人性是正态分布的,不好不坏的人占多数。
正态分布是个很有用的概念,画成图就是钟形曲线,类似“几”字形。当我们知道某事的绝大多数的状态时,判断才准确。
钟形曲线有两种,一是两边封口,比如人的身高,不可能低于0米,也不可能高于3米。另一种两边不封口,极端事例虽然极少,但无限延伸,这叫做长尾正态分布。理解这种形态,在认知中更为重要。
人性就是长尾正态分布,多数人不好不坏,可好可坏,好坏杂糅,在好环境里,富足状态下,他更容易变好,在坏环境里,匮乏状态下,他更容易变坏。但有人纯粹极坏,只能从伤害毁灭他人中得到快乐;有人又纯粹极好,把他扔到任何环境,他都像天使一样。
长尾正态分布,还可以证明我们应该对人类的未来抱以乐观。是不是很神奇?
证明过程是这样的:
一、人类社会是知识驱动的,有了新知识,就有新产品。
二、人类的智力呈长尾正态分布,永远存在极少数极其聪明的人,他们在最前沿学习、思考、创造,他们得到新知识。
三、绝大多数人具有学习能力,新知识很快可以普及。比如天才才能发明轮子,但学习制造轮子并不难。如果没有图灵,人类可能现在也没有电脑,但只要有了他,电脑就成最常用的工具。人类可以凭借天才的发现,迅速实现整体的跃升。
未来永远都有新难题。这是事实,有人因此悲观。但是更要知道,这些难题人类可以解决,因为智力的长尾上有天才。就像新冠肺炎是新难题,但你知道有科学家一定可以找到药物和疫苗。
当新问题出现,即使你没有办法,也不要惊惶失措,最好的应对是镇定地等候。
曾有个哲学家被国王判处死刑。他请求缓刑,再给他两年时间。
国王问他理由。他说,我有奇能,两年内可教会陛下的爱马说话。
国王于是准了。
哲学家的好友不解,虽然你是伟大的哲学家,也不可能让马说话。
哲学家说,重点不在这里,重点在两年时间,这存在很多可能:国王可能死了,我可能死了,国王可能改变主意了,我可能逃跑了,还有,马可能真会说话了。
现在的难题,两年后都不是什么事,两年后,人们甚至都不太记得这次新冠肺炎。任何难题出现时,只要坚持住,都有办法,人类作为一个整体,是极其聪明的,智力有无限长尾,没有什么问题,解决不了。
悲观才是最大的问题,永远不要悲观。
推荐:人生的非线性回报
上文:不要高估人性,也不要低估人性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