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鸟

连岳文章
连岳文章

上图是朱耷的《孤禽图》。我很喜欢的一幅作品。
朱耷是明末清初的大画家,号八大山人。小时候我一直以为八大山人是八个人。据说他是朱元璋的后代,所以明朝灭亡他特别不高兴,画作里就有不合作精神。这幅《孤禽图》,若大画面,只有一只翻白眼的愤怒小鸟,也可以叫做《不鸟图》。
我感兴趣的不是朱耷的家国仇恨,对于现代人来说,明与清的更迭,就像翻一张日历,没什么感觉了。而是朱耷画作的现代感,以最少体现最多。天地之间只剩一只白眼,这白眼就等于天地。
小鸟本是很普通的物种,我现在窗外有一堆小鸟在唱歌。但一只鸟倾注了画家的专注,寄托了特殊情感,也就不再普通。身边万物,是我们精神的折射,我们专注于一件事,再小的事,画小鸟这么小的事,却成了我们身体与精神的一部分。
今天是第118期“下周很重要”,画下你要专注的小事,一本书,一顿饭,一席聊天,一次远足,虽是小事,只要你郑重其事,便有深长意味,人也慢慢安静,仿佛湖水重新清澈。
推荐:具体的爱,可防精神病毒感染
上文:新加坡最令我赞叹的防疫经验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