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麻烦论

连岳文章
克里姆特,吻
连叔好:
我是一个即将步入而立之年的男生,不知道是幸与不幸,我恰好也喜欢男生。与所有到了这个年纪被催婚的异性恋一样,因为疫情被困家中的这段时间,成了他们逼迫相亲的绝佳时机。
父母都来自农村,受到的教育也有限,我又是独生子,所以我向他们出柜的勇气几乎为零,也万万不会为了做自己,使他们陷入绝望伤心的境地。于是,摆在我面前的只有两条路:
一、坚称自己不打算结婚,一个人可以过得很好。这当然也同样会令他们担心、无助,甚至有一部分的伤心是因为他们自己(没有孙子可以抱)。
二、找一个lesbian形婚,但这是我目前无暇顾及的事情,因为我还没有找到我的灵魂伴侣。更别提后续的许多麻烦事。
无论走哪条路,即将三十的我都觉得身心俱疲,陷入无法走出的困境。很想知道,无法出柜的同性恋还能有其他的选择吗?
此致,
祝您一切顺遂。
盖茨比

盖茨比:
很开心看到你的底线是不想伤害任何人。不想伤害父母,也不想伤害自己。有这底线,人生犯大错的可能性小很多。很多人具有不伤害他人的善良,但没有不伤害自己的坚强,最后往往选择伤害自己讨好他人,放弃自己的观点、放弃自己的利益、甚至是人生,这样的一生,没什么意思,相当于没有存在过。
我们坚持自己的观点,认为那样才能更好地解释世界,并让自己活得更好,是不是为了说服别人?表面上是,别人认同我们,这让我们得到满足。但本质上并不是,我坚持,因为那才是我自己,这就像猪肉罐头,必须是猪肉,换成牛肉,也是罐头,也有肉,但它就是另一种东西。我要馒头,你硬给包子,说都是面点,还加了馅,可我也会生气。
我坚持自己的观点,并押上自己的一生,得之我幸,失之我命。这才是对自己的观点负责,这样负责的人,也会顺带造福身边的人,至少不让人反感吧。只有软弱的人,才会不停地强迫他人和自己一样。
同性恋,无论它是观点还是偏好,是先天还是后天,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最合适你。在中国,同性恋至少不会受到迫害,社会的包容度挺不错了。中国是个世俗社会,没有宗教极端力量,有这个好处。这时候要避免少数的矫情,我是少数,所以大家要更关心我,更爱护我,让我活得好一点。没什么人是容易的,多数的异性恋就容易吗?一样很辛苦的。
你认识到父母的认知极限,不用自己的性向去震撼他们,并想极力满足他们对传统家庭模式的想象。这个选择温暖且务实。但这就意味着你必须接受更麻烦的生活,找一位女同形婚——毫无疑问,这也是婚姻,婚姻就是契约——这婚姻可缓解两对家长的焦虑,也可让你们逃脱逼婚的压力;在现有的法律限制下,有了婚纸这张法律文件,更容易有孩子,真喜欢孩子,会接受抱养的,爱与血缘并无必然联系。
这样一通复杂的操作,不伤害所有关心你的人,就是麻烦一点。不过,也得为异性恋一辩,我们的婚姻也有大把麻烦事,任何一种类型的爱,都很麻烦,爱增加生活的变量,复杂度呈几何级数增长,怎能不麻烦?
认为爱只有欢愉,没有麻烦,那是对爱的大误解,用这种误解去追求爱,必然成为逃避者,最后伤害爱。爱上一个人,随之而来的就是麻烦事,房子麻烦,挣钱麻烦,家务麻烦,孩子麻烦,双方老人麻烦;你不想麻烦,则对方只能更麻烦。
你化名“盖茨比”,想必也读过最伟大的(爱情)小说《了不起的盖茨比》(我对这部小说的评价,可参阅今天文末的推荐文章)。穷小子盖茨比的爱情观就是不怕麻烦,爱上了富家女黛西,那没什么可说的,去挣大钱,大到征服纸醉金迷的纽约。盖茨比的麻烦难度,可比你的形婚大多了。
不怕麻烦,去当自己爱人的盖茨比,这才是爱应该有的勇气。
祝开心。
连岳

推荐:我爱你,但你不许屈就我
上文:不鸟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