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美英国防疫,又批评中国防疫延误,违反逻辑

连岳文章
Edward Lear,Civita Castellana
对超级重大事件的反应,体现了一国人的整体素质。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武汉决定封城时,恰逢春节期间,我的活动范围,刚好从发达城市到中小城市到县城再到乡镇,有机会观察几乎所有形态下的中国人,令人惊叹的是,一声令下,大家就尽量安静地呆在家里,强大的拜年传统也马上中止。
没有全民如此高效的支持度与行动力,中国是不可能在两个月内控制住疫情的。所谓的国民素质,这就是。中国人这次体现出来的共情、自制、忍耐力与行动力,证明中国人的素质高到可以安然度过冰封全国经济的重大危机。——当然,这只是我的结论,可能无法说服持不同观点的人,在他们眼里,这次疫情,政府依然是腐败无能的,民众仍然是愚昧冷漠的,专家依然只是砖家,再次证明中国没有希望。
人可以有不同观点,甚至可以保持自己的偏执,试图说服所有人,这是幻想。等到理论上只有共识,再行动,那就没有行动。政府与市场,这个主题之下,有大政府,有小政府;在美国,有欢迎政府在关键时候介入的芝加哥学派,有反感政府干预的奥地利学派;在奥地利学派里,又有对民主持好感的哈耶克;他的老师米塞斯不喜欢民主,但也没有彻底否定;他的师弟罗斯巴德则憎恶民主,视民主为邪恶之源。——这个民主观又和柏拉图遥相呼应,柏拉图认为喜爱民主并非雅典之光,而是雅典的堕落,民主只会呼唤暴民,废弃贤人。你看,人类怎么可能达成一致呢?
我们觉得一个人靠谱,愿意和他合作,并不会指望他的所有观念与自己一致。只要我们相信他是一个尊重事实的人,那就会合作,对同一个事实,会得出同一个判断,不然契约就无法履行。
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有人对中国持严厉的批评态度,我觉得这没问题,甚至违背事实的批评,我觉得都只是你的事,因为损耗的是你自己的信用。有趣的是,当疫情蔓延到欧美,我们看到了不同的应对方式,尤其是英国政府采取的对策是放任感染,将医疗资源集中给危重病人,甚至告诉民众,最差的情况下,80%的英国人将感染,死亡人数可超过50万人。这时候,有人表扬英国政府的应对是理性、务实与科学的,这没有问题。但如果同样一个人,几十天前还在批评中国政府封城太慢导致感染太多,那么,他就是有问题的,不靠谱的。同一件事,怎么可能是A与非A?这违反逻辑的矛盾律,连逻辑都不想遵守,观点又有什么价值?
一个遵守矛盾律的人,一个靠谱的人。如果是批评,你现在批评英国政府的火力将十倍于之前批评中国政府,毕竟中国争取到了时间,对病毒的知识也增加了许多,英国有机会做得更好。如果你现在赞同英国政府的作法,那你之前一定是反对中国的封城防疫,也认为湖北与武汉的官员并没有做错什么。
中国做什么都是错的,对的也是错的。欧美做什么都是对的,错的也是对的。能显得深刻吗?这只会让自己精神分裂。我们永远会有错的观念,错的认知,但是只要愿意尊重事实,错误都可以修正,不会有损失。
中国这次防疫做得挺好的,在接下来的经济挑战中,如果今年能够不衰退,甚至收获增长,我甚至觉得2020年是中国形象大跃升的一年,也是中国人通过自己行动获得自信的一年,知道自己不仅不比欧美国家差,还做得更好。自己所处的国家有这个进步,不是挺美好的事吗?不正是梦想成真吗?
推荐:做好3件事,在中国的长雪道上滚雪球
上文:想杀弟弟的姐姐,青少年心理那一难关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