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无法回避领导的责任

连岳文章
Ernest Meissonier,Napoleon and staff returning
无论领导有多少类型,对领导力有多少争论,有一个确定的事实是,人类从来需要领导。
一般人对领导最大的偏见是:这事离我很远。为金融危机制订对策的总理;战胜了疫情的院士,他们才是领导,他们才需要了解领导力。他们不知道,自己就是领导。他们也应该掌握领导力,否则就当不好领导。
只要人与人产生关系的地方,就会出现领导,就有领导力。领导力是由领导及追随者共同完成的一种“引力”关系。所以,最应该了解领导力的,是普通人,是家长,而不是CEO和国家元首。
下面是一位母亲实践领导力的完美之作:
连岳文章
人们其实更爱当追随者,就像上文的孩子。因来自由与责任往往带来恐惧,追随者可以把这个恐惧转嫁给领导。追随者赋予领导权威地位,甚至将他们神化,比如在小朋友眼里,父母就是神。而神并不好当,神要解决一切问题。问题解决不了,领导者就会变成替罪羊,追随者将背叛他、羞辱他、甚至杀了他。
世上的很多重要问题,是抗解的。它可能需要几年十几年才有答案;它可能永远存在——考试压力就会永远存在——你没有办法消除它。领导面对的,基本上是抗解问题,易解问题我自己会,不需要你领导。
领导此时不能否定问题。上文的妈妈,可以以更凶态度压制女儿的情绪,这是许多拙劣家长(领导)的本能反应。压服了孩子(追随者),问题似乎消失了,一起消失的,还有孩子的能量,以及自己领导力的丧失。这是父母从神变成鬼的过程。
领导此时也不能假装有答案。好像你说一通套话,扯一些云里雾里的新名词,抗解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领导此时应该马上行动,行动的目的是消除恐惧,缓解焦虑。妈妈马上给情绪失控的女儿一个长久的拥抱,并没有直接对高考发表任何观点,也改变不了高考,但这个行动减少了追随者的恐惧与焦虑,完成了对追随者的赋能,增加了她的韧性,让她不在抗解问题的重压下绝望或不作为。领导力,更多体现在这种微小事件中,一句话,一个眼神,一次拥抱,激发追随者承担自己的责任。通过这种微小的积累,最后不知不觉解决了抗解问题。
无论你多么正确,如果事实是增加了恐惧与焦虑,那都是失败的领导,领导者与追随者的结局都不美妙。
领导者很难当,你有双重挑战,你要先消除自己的恐惧与焦虑,再去消除追随者的恐惧与焦虑。但你真的爱追随者,感受得到他的痛苦与挣扎,又并不难当,就像一个妈妈,内心也害怕,但是本能地、坚定地给孩子一个长久的拥抱,就行了。如果再加上有意识培养与训练,领导力自然更加强大。
(上次解读了《儿童心理学》,下次将为一对努力的父母解读《自闭症》)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