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澳籍“拒隔离跑步女”被限期离境

连岳文章
Winslow Homer,Incoming Tide
3月14日,47岁澳大利亚籍女士梁某妍入境北京;15日,本应居家隔离的她,无视疫情防控要求,执意不戴口罩外出跑步,防疫人员劝阻时,情绪激动,拒不配合;16日事情见诸网络,迅速发酵;17日下午,其雇主拜耳中国宣布辞退该人,立刻生效;18日,北京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局注销梁某妍工作类居留许可、限期离境。
一个中年人,工作也体面。本来在情绪控制与遵守规则方面,不应该犯如此低端的错误。现在失去工作,在中国不受欢迎,澳大利亚也不可能喜欢她。虽然是她自找的,但也确实是充满了戏剧性。
这事本身是小事,但是小事却能够获得很大的关注,3月19日,北京市政府新闻办举行发布会宣布了对梁某妍的处理决定。
历史是由恰好出现的微小事件改变的,或者说,历史的改变往往由一些微小事件体现出来。中国人向欧美国家移民,在很长时间内,它被视为是追求更好生活的体现,也是成功的象征。一些热爱家乡的华侨华人,带回来的技术、资金与观念,小可创造财富,大可改变城市。比如华侨领袖陈嘉庚,没有他当时倾尽全力在小岛厦门建立了完备的教育体系,尤其是厦门大学,没有厦门大学这架源源不断的人才吸纳器,不太可能有今天发达的厦门。
移民肯定是个人自由,没人会反对,也没人要求外籍华人一定得建设家乡,大家都是讨生活的普通人,彼此也没有高要求,陈嘉庚这样的圣人不是人人能当的。外籍华人回国工作,合规合法,也没人会反感。但是梁某妍这样的外籍华人,不遵守中国的规矩,或者以一副高等华人的姿态出现,却会引发超出想象的恶感,置自己于万劫不复的处境。同样是嚣张的中国人,批评处理一下大家也就算了,但是外籍华人,公安部门不做出“限期离境”的决定,民意难平。
人的心理有“内群体忠诚”,幼儿在非常小的时候,就能判断谁属于他们的内群体。在实验中,3岁的幼儿为玩偶分配糖果,若糖果充分,幼儿将让玩偶公平分享;若糖果的数量不足,幼儿就将糖果多给那些被称为兄弟姐妹的玩偶,少给那些被称为陌生人的玩偶。
进化分析认为,人类早期,和内群体分享资源事关生死。当群体边界模糊时,要与更多陌生人打交道,排除“作弊者”与“吃白食者”,就是有用的技能与情感。疫情的生死危机,国与国之间的暂时隔绝,更强烈地唤醒“内群体忠诚”,尤其是中国控制住了疫情,国外疫情蔓延,梁某妍就是侵犯内群体的“作弊者”与“吃白食者”,被驱逐是必然的。外籍华人在中国工作,言谈行动中,还是习惯“你们中国人落后、愚昧、素质低”之类的,表现得再高明,都无法让他以“高等华人”获益,只会引发内群体的排斥,这无关体制,这就是人不变的心理动力。
梁某妍事件,很微小,却有可能是移民方向逆转的一个标志。中国人不再把移民欧美当成是对“更好生活”的追求。移出去了也要回来赚钱,也不再有什么心理与身份的优势,何必折腾呢?中国人才净输出的历史,或许很快就会结束了,这是件好事。
推荐:延揽人才,对外开放,对内更要开放
上文:你无法回避领导的责任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