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其今年,从个人到国家,生产力竞争才是一切

连岳文章
Claude Monet,The Bridge
美国取代欧洲,成为世界的老大,在大众的印象中,是二战后的事。
早在1867年,二战发生还是70多年以后的事,欧洲还是世界的绝对中心。一个32岁的美国年轻人在欧洲漫游休假,他原是苏格兰人,13岁时随贫穷的家庭移民美国,19年之后,事业已经起步,有了自己的钢结构桥梁公司,买了一些油井,钢铁厂也在不停的改良中——这是他后来商业帝国的主要版图。
这个年轻人后来就是改变了美国面貌的钢铁大王安德鲁·卡内基。他在欧洲漫游,当然惊叹欧洲的风景、古迹与音乐,这个角度,与诗人,与其他游客无异。但他本能的企业家角度,预见了美国的崛起:欧洲大陆是安静不变的,美国却极其热闹,人们总在建设些什么。只有企业家会欣赏后者,其他人都不会,因为后者代表着更强大的生产力,从个人到国家,谁的生产力强大,谁的地位就提升,生产力最强大,就是老大。
一般人经过烧焦炉,只会快步离开,不美也不舒服。安德鲁·卡内基最著名的生产赞歌却产在烧焦炉边上:通常绿叶只可一片一片地冒出,若有人能将一片绿叶分成两片,那是多大的能耐!对社会的贡献有多大!这就是我们整个民族的重任所在。——请记住这句话,无论你在什么行业,朝阳行业也罢,夕阳行业也罢,有本事将一片绿叶分成两片,提升一倍生产力,你就是老大。给你再好的条件,你生产力弱化,两片绿叶变一片,你终将无足轻重。
没做过事情的人,不会有企业家思维,如果他又擅长抒情,那更糟糕,你通过他的眼睛看到的世界,可能是颠倒的。我们,我们的孩子,千万不能去当这种人,自我感动得半死,却对真实的世界一无所知。去做事,知道做事有多难,对生产力有真实的感知,才不会误读真实的信息,才不至于浪费一生。
之所以回忆100多年前的卡内基,那是因为在这特殊一年,从个人到公司,再到国家,将回归到最朴素的生产力竞争,某种程度上说,这是疫情迫使我们回到世界的本质,没有危机,没有匮乏,不知道生产力才是王道。一有危机,不少国家的居民就去抢空超市。最早发生的疫情的中国,面对最多未知,中国人的人性也没有更高明,但并没有听说抢购事件(除了有位不靠谱的专家引发的小规模抢购双黄连),那就是因为中国人本能上已经相信中国工厂、中国电商与中国快递的强大生产力。即使开始口罩短缺,也没有人认为会一直短缺。你经历的这事,不是小事,是生产力胜出的大事。
23日,政府得出结论,以武汉为主战场的全国本土疫情传播基本阻断。这说明,中国可以进入拼生产力的阶段了,只要生产力恢复,甚至增长,那就不会有困难。如果从民间到官方,还是恐慌与害怕,不敢恢复秩序,不敢工作,那防疫的成果就浪费了。现在把口岸管住,不让疫情输入,中国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开足马力生产,让市场的引擎轰鸣,一片绿叶迅速分成两片,才是当务之急。
疫情之后的中国,有两点要反思:一是对那些贡献生产力的企业家好一点,他们才是国之根本,减税降费相当于提升生产力,应该当成长期的国策,不能干杀鸡取卵的事;二是别再用纳税人的钱养一堆作家了,别以为养着他们就自然是你的吹鼓手,更大可能是享受你的待遇、福利与特权,还要搏一搏反体制的美名。自信一点嘛,做得好,正常人自然会夸你,正常人是多数。
推荐:在不完美中生存
上文:我最想要的命运礼物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