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我上了微博热搜,那就说一说

连岳文章
梁楷,柳溪卧笛图
昨天意外上了微博热搜,非我所愿。
昨天文章推送完10分钟左右,连太在书房门口探头问我:有人骂你吧?我说,这样稀松平常的文章,有什么可骂的?评论里有位读者提醒我可能被骂,我也回复说不至于。
之后阅读读者评论,精选了几十条之后,就去处理其他事务了(我每天挺忙的)。中午小睡醒来,见好朋友发的微信:你今天被公知群起攻击了。我也没当回事,被攻击也不新鲜。几个月我关于香港的文章,公知就有一波暴风骤雨攻击。
下午继续阅读读者评论,才知道上了微博热搜,许久不用微博的我后知后觉了。决定不用微博并不是微博不好,而是我觉得那种碎片式的、剧烈情绪起伏的信息短线市场并不适合我。影响心情,浪费时间的感觉强烈后,自然而然就不用了。
既然上了热搜,我就说说自己的想法。
一、我现在很善意,因为世界对我很善意。我生活幸福富足,作为一个自由职业者、小老板,我当然可以说,我最应该感谢自己,照样可以怼天怼地。但客观一点,个人的努力固然重要,没有时代的潮水也成不了事。大到改革开放,中到我生活的厦门有深厚的商业传统,小到好朋友们的帮衬,这些都不是我个人努力就有的。
我成为一个多善意,不焦虑的人,那就是必然。正因为如此,我又得到了更多的善意。我自己活得滋润,却老要想着世界的坏,那太虚伪了,我做不到。
二、我对自己的能量有了真实的认识。年轻时以为自己能改变世界,那是犯了年轻人都会犯的错误。我今年50岁了,知道改变世界的是牛顿、达尔文,是老子、孔子,是邓小平、撒切尔夫人,是爱迪生、乔布斯,是马云、任正非,是钟南山,张文宏。不是我。
这么想当然不是为了无所作为,而是明确自己能做些什么。我能把家人照顾好;我得把员工照顾好,公司在经济萧条时也要健康;我还必须让我的读者有所得,他们看了我的文章后,心态与生活变得更好。这几件事,我努力,是可以做到的。
三、我认为中国这次防疫,从政府到民间,都很出色。当然不是100分,尤其是面对全新病毒,谁能100分?现在有各国政府的防疫对比,中国一点不输,前几天英国想采取放任感染的新招术,现在也改变了,吸取了中国的经验与办法。我认为做得好,当然不认可那些哭天抢地、深挖痛骂,你要做是你的权利,要我附和你,那没门。
四、有人说,中国虽然防疫做得好,但中国没有民主!所以必须批。这话对民主控有用,我年轻时是民主控,可惜我现在不是了,感谢奥地利经济学派诸位先贤大哲,让我完成了这个转变。
请注意我接下来说的话,这才是有资格被骂上热搜的:民主并不是更好的体制,它是更坏的体制,它对市场经济、契约精神、对自立自强的高尚品格,都造成持久的、制度性的伤害。一个释放了更多市场的体制,就是更好的。中国的体制并不会比美国更不爱市场,甚至更爱,当然可以做得更好,这是后话。
一个喜好市场的君主制国家,好过一个民主国家。柏拉图的话是对的,喜好民主并非雅典的光荣,而是雅典的堕落。中国真搞起欧美那种民主,也将堕落。
你追求什么都是你的权利,包括你追求民主,但我对民主持如此负面的看法,我就不会觉得欠你什么,你追求一个让世界变糟的事,不嘲笑你已经是最大善意,欠你什么呢?
我说完了。我今天倒还真想上上热搜。
推荐:说说香港,都该醒醒了
上文:尤其今年,从个人到国家,生产力竞争才是一切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