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岳 | 培养偷看一眼未来的能力

连岳文章

Carl Larsson,Required Reading

未来不可预测,但有人知道它大致的方向,这个大致蕴含了巨大的能量、机会与财富。 

人为什么要阅读?主要不是为了消遣和怀旧,而是为了得到偷看一眼未来的能力,知道一个大方向,再加上自己的勇气与实践,那前途不可限量。

来看一下这个神奇的故事:

20世纪60年代,快捷半导体公司的创始人,罗伯特与桑德斯,向美国军方兜售当时最新发明的晶体管,希望取代当时使用的真空管。晶体管比真空管先进很多,但问题是,每个晶体管的成本为100美元,而真空管的成本仅为1.05美元,新技术怎么竞争?

更糟的是,下周就要谈生意,运用程序还没开发,制造的工厂也还没有建立。

如果你是他们,现在可以想一下,你要怎么得到订单。

邪恶的方法,是试图贿赂军方采购者,这个难度很大,道德成本很高,也不是正派的商人愿意做的。技术布道者的方法,是试图说服采购者多花100倍的价钱为新技术买单,这违背市场规律,采购者也没有这么大的权限。

罗伯特与桑德斯的优势在于,他们有偷看一眼未来的能力,他们知道存在着学习曲线。

所谓的学习曲线,就是生产得越多,经验越多,成本就越低,这几乎体现在每一件新发明上,从钢铁、汽车,到灯泡和飞机,产量每增加100%,单位平均成本将下降20%。

罗伯特与桑德斯认为,学习曲线将同样发生在晶体管上。当然,如果不发生,他们的事业就将崩溃。这时候,就需要勇气了。

他们不缺勇气。在给军方的报价中,他们每个晶体管的定价是1.05美元,和真空管一样。这是一个令人恐惧的策略,意味着每卖出一个晶体管,就要亏近99美元。但这个策略也无人可以竞争,他们占领了90%的市场,而且,学习曲线果然帮了忙,两年后,单个晶体管的价格降到0.5美元,他们仍然有利润。

这个故事的背景、技术,现在都旧了,但仍然新鲜的元素是什么?是学习曲线,它将在未来继续产生作用,现在昂贵的新技术,可能将迅速廉价,知道这点,对你判断未来,有一些帮助。

告诉你这个故事的目的是什么?那就是,我们的未来往往藏在过去。这也是我们需要阅读能力的原因。阅读能力的核心不是你识字,甚至不是你有耐心看完一本书,而是你能判断出一本好书。信息繁荣,表达自由,带来的结果必然是垃圾信息占绝大多数,甄别能力才是关键。

有一条原则很有用,书的作者不要太旧,也不要太新。当然,这不是唯一的原则,这只是有用的原则。这个作者经过时间的检验,并不是转瞬即逝的时尚现象,他又活着,与当下有密切联系,他还没有变成名人堂里冷冰冰的古典和方法论,需要后人再次解读。 

今天推荐的凯文·凯利(Kevin Kelly),出生于1952年,算是我的父辈,就是这样一个不太新也不太旧的作者。我非常喜欢他,读过他的所有著作,他可能类似于网络时代的亚里士多德,富有远见,善于提炼,极其勤奋。那些玩年轻梗,嘲笑老年人的网络创业者,可能没看过他的作品。

凯文·凯利的许多作品,有阅读门槛,相当厚。今天先从他的一本薄书入手,好读又有价值,那就1999年出版的《新经济新规则》,在网络还未进入普通人生活的20年前,凯文·凯利归纳了网络经济的10个特征与方向,一一应验,现在看,这本书就像昨天刚出版,仍然非常新鲜,仍然指向未来,知道这些特征就像知道学习曲线一样,增加了一点偷看未来的能力。这本书,我真是每翻一遍都有收获。

积累工作是漫长的。

从20世70年代起,电脑主机的数量增长极为缓慢,一潭死水,经过20年积累,1991年左右,开始指数级增长,于是,有了今天的网络时代。

 ▼ 点 阅读原文, 购买《新经济新规则》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