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人生用在正当的地方

连岳文章
Vincent van Gogh,Wheat Field With A Lark
我们拥有的一切,都是有限的,时间、精力、金钱、情感。
而向我们索取的,却是无限的,再富的人,不加选择地施舍,也会很快耗尽财产。
多数人人生开局,拥有的资源是差不多的,尤其是时间,更是平等,大家活个平均寿命而已,但最后的差距很大,人与人的距离是世界上最远的距离。其中原因,就在于每个人分配自己资源的水平不同,其中最核心的、最基本的就是分配时间资源,时间资源分配得好,产出就高,所得就多。
达尔文好像说过一句话:浪费时间的人不理解进化论。这句话即使不是他说的,我也觉得特别好。进化怎么能够浪费自己最宝贵的资源?
但是,我们可能完全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浪费时间。因为可能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否重要。存在这种现象,一个非常勤奋的人,因为做的是一件错误的事,他越勤奋,浪费的时间越多。
安德鲁·卡内基刚进入钢铁业时,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他的同行们完全凭感觉猜测自己今年是否能够赚钱,有些以为能赚钱的,最后亏了,有些以为亏本的,却赚了。于是要求每道工序测算成本,在业内第一次高薪聘请化学家精确算出原料比例,这些举动都不被同行理解,钢铁厂有化学家,躲在实验室拿高薪,更被视为荒唐的浪费。结果却是别人不要的贫矿,卡内基才知道是富矿,别人浪费的资源,给卡内基创造了丰厚的利润。这又让他有扩大生产规模的实力。生产力从量到质,都碾压同行,不得不成了钢铁大王。
一个行业的王者,并非是最早进入的人,而是进化得最快的人。
卡内基的成本控制,科学测算,对现代工业来说,是必须做的常识。但在我们具体的生活中,还是很难的技术,甚至很多人并无这个意识,做的事,是对是错?即使对,那对多少?值不值得投入?有人靠猜,有人靠吹。同样的事情,会有完全不同的判断。一个男人不养家,天天喝喝酒,吹吹牛,他在哪里,人家都瞧不起。但是同样的行为,灌完大酒,吹牛的内容如果换成了社会良心,民主自由,寄生虫却能自我感动起来,以为喝醉都是为了苍生。
人是非常容易自我欺骗的,自我欺骗的人又偏爱大话题,因为无需成本控制,也无考核标准,全凭我说了算。存心当骗子混饭吃的人,不在我们讨论范畴,一个有点责任心的人,一个正经人,得警惕大话题,为防止这个大坑,我们得格外尊重那些能日复一日把小事做好的人,就像下面这位妻子:
连岳文章
世界无论怎么变,立足点都是些坚实的小事。回首这次中国防疫,仿佛经历了世界大战(它的意义可能也并不输给二战),巨大的事,但在这个过程中,正经人做的,也仍然是努力工作、照顾好家人、安慰恐惧与悲伤的人、赞美一线的防疫勇士。做好这些小事,保障正常生活,都带来安定、温暖和希望,就像卡内基伟大工厂里的每道工序都在产生利润,汇总起来,正是中国人这次度过疫情危机的大事件。
理念之争,可以吵个没完,争几百上千年,往往也变成意气之争,堕落成流氓骂街,而人只有短短的一生,浪费不起,那些能把小事做好的人,照顾好自己家庭的人,才把人生用在了正当的地方。先做好这个小事吧,像上文那个妻子一样,任你八风吹,我只坚定地把家人照顾好。
推荐:我最喜欢谁的意见?
上文:人是复杂的,在这人性上升级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