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目前还是最好的药物

连岳文章
Elisabeth Louise Vigee LeBrun
今天,4月2日,是世界自闭症关注日。我特意挑在今天,兑现对这位家长的许诺:
连岳文章
这是2月18日,在讨论高三孩子学习烦恼时,他的留言。
我得感谢他,促使我更早读这本《自闭症》,不然,我就会像一般读者的反应那样,觉得它过于专业,过于冷门,很难调动阅读兴趣。本书作者乌塔·弗里斯,是这个时代最重要的自闭症研究者之一,沉浸其中50余年,而100年前,自闭症还不为人所知,直至1940年代,它才有了自己的名字。 
自闭症患者占人口比例的1%,也就是说,中国有1400万自闭症患者,这是一个巨大的绝对数。意味着在我们的生活中,接触过自闭症患者的可能性很大。在我的同事朋友中,我知道的就有4例,他们都展现了惊人的乐观和英雄气概,或许,面临一个无法逃避的责任时,责任感反而被充分激发。
记得有一次,我和两位朋友吃饭,有位朋友家里遇到麻烦事,他焦虑,痛苦,不停复述,几欲落泪。这时候,另外一位朋友,他是理性的、善解人意的、脸上总挂着笑意,劝说他:我们做为一家之长,首先应该克制,我们镇定了,事情就会改善,我们不应该一再复述这些痛苦的事情,接受它,发现其中的意义。一般人并没有资格说这话,他绝对有,他的女儿患有自闭症,他要花许多时间精力照顾她,这照顾是终生的,没有期望,没有回报,就只有关怀,只有爱。
乌塔·弗里斯说,在自闭症研究中,那些英雄的父母贡献最大。确实如此。而且不只如此,想想看,我们身边有多少人承受了命运给自己的重担,当我们发现,他们比我们更爱笑,更少抱怨,我们对人生的意义,都会有更深刻的认识,仅仅只拥有健康,我们就应该充满感恩之心。而且,人这一生不应该浪费这来之不易的健康。
现有的研究结果显示,自闭症是由于基因缺陷导致,现在并无药物可以治疗(声称有药的,都有骗子嫌疑)。症状轻的,经过特殊的培训与家长的耐心,可以拥有正常生活,包括婚姻与孩子。症状严重的,通常伴有智力障碍,随着体力的增加,当他感到沮丧时,将导致破坏东西,伤害他人和自己——可以告慰父母的是,他和任何一个生活在有爱环境里的人一样,是快乐的。爱,目前还是最好的药物。科学还找不到办法时,爱就一直起作用。
人是社交动物,在与他人的互动中建立自我。而自闭症患者,缺乏社交冲动,或者说,没有社交能力,他们大脑处理信息的方式是不同的,科学家还没发现机理,几大流行理论都还处于猜测阶段,似乎可以描述一类现象,但证明不了因果关系。正常人很容易处理的信息,比如知道他人的真实意图与言外之意,对自闭症患者来说,都是不可能的事。按照乌塔·弗里斯的意思,自闭症的“自”,更像是社交连接不能导致的“自我”消失,他理解不了别人,别人也理解不了他。当然,科学家正在努力理解它,这个难题攻克,意味着人类对大脑的运行、对基因的理解,有了巨大的突破,所有人都将受益。
英雄的父母们,请允许我向你们致敬。英雄的父母,不在于培养出了杰出的孩子,更在于他们爱那些注定无法杰出的,甚至无法达到普通水平的孩子。你们大大拓展的爱之深广,在这个程度上丰富了所有人的自我。
(上次解读了《领导力》,下次将解读《牛顿新传》)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