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大分裂,我的朋友观

连岳文章
Konstantin Makovsky,Friends
最近朋友圈大分裂,我的朋友圈也不例外。每一次观点的重大分歧,都会有此后果,该来的,也得接受。
我的朋友圈甚至更惨烈,因为我的职业是写作,无法隐瞒自己的观点。在现实生活中,我已经完全去辩论化了,他人说什么,我就听听,一个话题有分歧,就找另一个无分歧的话题。他人的观念下面,是他的人生冰山,辩论改变不了。
一个人喜欢他的错误观念,那么,他一定有激情去否认事实与逻辑。除非一个人自己想改变,否则他就不会改变。
友情很重要。说它比爱情重要也可以。一个人可能没有爱情,但他一定有友情。友情不要求独占,却又令人温暖,是“性价比”最高的感情。人容易在爱情上面喜新厌旧,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人却不会嫌弃朋友老了、丑了,友情是越旧越好,人到了一定年纪,交友之门逐渐变窄,收获好朋友的可能性降低。
所以,对待友情的第一点,是珍惜。观念的分歧并不重要。年轻时我以为很重要,现在事实告诉我它并不重要,许多老友,人生的选择与路径不同,观念千差万别,但最后还是老友。友情追求更底层的一致性,关系更简洁,只要我们在一起愉快,放松,可以信任,那就经常在一起消磨时光。我们3岁时,就是这么交朋友的。在这一致性的树干上,其他分歧是树枝,分裂,却增加整体之美。各美其美,美美与共。
友情虽美,乞求不美。对待友情的第二点,是不要乞求。是否终结友情?这个选项我绝不主动,但只要对方表示终结,即使是委婉的、试探性的表示,我一定马上接受,对于有些感情激烈的人,我还会把说最后一句话的权利让给他,作为馈赠。
一个人自身不强大,很难有高质量的友情。而你是否强大,可以通过这个问题测试:如果一个朋友都没有,我能撑得住吗?如果答案为能,那没什么事情你会害怕。也只有这样,你才能交到真正的朋友。
前不久的某天,我喝酒到下半夜才回家(只是偶尔如此,我作息很健康的,毕竟天天要工作的人),收到一位老友的微信,他也没睡,不过不是在喝酒,而是在吵架,为我吵架。他发现有人因为我的观点在咒骂我,他于是和那人干了起来。其实我猜得出,我的那个观点他未必同意。我本来想对他说,算了,这都是小事,我早就习惯了,任何一篇文章,都有人会咒骂的。最后还是没说,我接受他的好意,我享受他的友情。
20多年前,我们都还年轻,常在这种深夜,打完麻将回家,虽说赌注很小(在法律允许的范畴内),赢也还是兴高采烈,输也还是垂头丧气,无论输赢,分手之前,我们常去喝一碗地瓜粥。——那晚,脑子里就一直是这个琐碎的画面,这就是友情,我们一起消磨过那么多时光,我有些存在由你证明,你有些存在只有我记得。
推荐:中年是资产还是负担?
上文:说说“去中国化”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