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你必须了解,他们决定了我们

连岳文章
William Blake,Isaac Newton
有些人你必须了解,这是通识教育的一大内容。
比如中国人就必须了解邓小平,而了解他,有三句话很重要: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人要有被事实说服的能力,并在事实中发现规律。而不是拿着理论去剪裁事实。
不管白猫黑猫,捉住老鼠就是好猫。要避免无谓的争论,细枝末节不重要,结果最重要。
发展才是硬道理。不发展,人穷志短,再有道理都软。富裕了,有实力,有成就,你的话就有人听,你的道理就硬。80后之前的中国人,为何普遍哈欧美,欧美就是更高级,中国什么都是错的?那是因为成长过程中太穷了,对欧美的羡慕成为条件反射(常年躲在书房的知识分子尤其如此)。90后,00后,为什么普遍是“小粉红”,对欧美祛魅,觉得中国挺好,更愿意支持中国政府?不是他们被洗脑了,主要是因他们在富裕中成长,比起父辈,他们走的路更远,读的书更多,不比欧美同龄人差,平视的眼光从小养成。
从个人到国家,这三句话都可以当作指南。邓小平开启了向市场要富裕,用富裕长国力的路径,大家得利益,年轻人的腰都更直,这么好的路,怎么会改变,之后的中国,已经不可能没有市场,不可能不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人类社会的发展,某个天才的出现极为重要,他可以改变路径。
今天主要不是说邓小平。而是说一个天才出现的重要性。今天建议了解的人,是牛顿。整个人类社会都受益于他。有学者说,自牛顿以来,人们再无法忽视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迅速进步正在发生。牛顿改变了人类认识世界的方式,没有他,或许没有后来的一切,科技发展,工业革命,财富增长。人类之后的进步,甚至不以人类的喜好为转移,机器、城市、市场经济,它们的出现与增长,都像自我进化的生物,再讨厌它们,它们都要改善你的生活。
牛顿在对手眼里,是生性多疑的“奸诈之徒”,非常讨厌别人的怀疑与批评。与莱布尼兹常年论战,争夺微积分的发明权;与天文学家弗拉姆斯蒂德的恩怨;与胡克的互相挖苦。而且他善于利用自己在皇家学会的至尊地位修理对手。牛顿自认为一生最重要的事业是神学,认为宗教最后应走到“善待他人”,只是他自己做不到,在生命的最后几个月,他尝试过,可是愤怒与击溃对手的欲望还是会冒出来。但是看到这些,你不会讨厌他,一是他的对手身上也有这些毛病,人身上也都有毛病。这也没有妨碍他至今仍是最伟大的科学家,就自身超越同代人的程度而言,牛顿超越了达尔文与爱因斯坦。民调显示,现在大部分人仍将牛顿视为最伟大的科学家。
除了小时候与母亲的关系比较冷漠,以及没有爱情,至死仍是处男之身。牛顿一生很顺利,少年时就以精巧的双手闻名,能制造各种奇妙的玩艺。进入剑桥三一学院后,学术就开挂了,在数学,光学与力学上,都有杰出表现。尤其是力学上,他发现了万有引力,在人类史上第一次提出一个完整的科学体系。
做实验的牛顿可以很疯狂,为了研究光,他暴力挤压自己的眼球,使之变形,还将粗针戳进眼球后的隐窝。
在世时,牛顿在英国科学界,已是第一人,受封为爵士,影响力也向欧洲大陆渗透。但他可能很少享受过安全感,性格中的弱点不停折磨他。理解宇宙容易,与自己和解却很难。当然,也可以为他感到庆幸,如果他没有取得那么大的成就,他性格中的弱点就将失控,愤怒、恶意与粗暴,早就吞噬了他。这可能是我们从他身上可以得到的一大经验:不停努力,不停取得成就,这是一个人的自救之路。
(上次解读了《自闭症》,下次将解读《人生的意义》)

推荐:邓小平何以成为邓小平

上文:学会克制,越来越多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