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不想做,你会找一个借口,如果你想做,你会找一个方法

连岳文章
梅清,客从何处渡江来
昨天深夜,有读者朋友突然失控暴食后来留言,表达的内容你猜得到,无非是对自己失望、懊悔、以及暗示进一步自暴自弃。
这种经验我有。富足时空里的人都有。但这种经验是新的,就像用电与用手机的经验是新的。在漫长的进化史中,营养稀缺,暴食必然产生快乐与满足。事实上, 人之所以暴食就是回忆远古的进化乐趣。但是现代的理性马上抑制了原始的乐趣,这将产生过多的脂肪,于健康不利,也不符合现代审美标准。
这是现代人的美食悖论:我们听从本能的快乐招唤,最后得到理性的挫败。这个悖论如此普遍,如此折磨人,他一定有个解决办法。这是人的知识来源之一:我是我的资源,我是我的学生,我对我提出难题,我解答了我的难题。
正如斯宾诺莎所说:

连岳文章

长按二维码可关注
让我们逃避的难题后面,都有个解决办法。我现在一点也不怕美美地吃一顿,事实上,今天是周末,晚上就要和好朋友吃饭。
面对美食,我现在一定是放松的、尽情地当好老饕。因为我找到了解决现代人美食悖论的方法。那就是复原祖先的饮食情境:他们饱食后的下一顿、第二天、甚至第三天,往往没有足够食物,只能饿肚子。我们饱食后就饿一顿,或者饿一天,摄入的营养全部消耗掉,生理与心理都不再有负担。
能饿,是大本事,是释迦牟尼才有的本事。黑塞的杰作《悉达多》里,有人问悉达多:你有什么本事?悉达多说我能斋戒。那人说:这有什么用?悉达多说:有大作用,饿的时候我不会慌张。我们美食之后用饿消解,是悉达多方法2.0,吃的时候我不会慌张。
能饿,则偶尔失控暴食时不再有失望、懊悔及自暴自弃,你更容易生出这个决心:下一顿、下两顿不吃就是了。因为吃得饱,你更容易习得饿的技能。你得到了双倍的快乐:美食的和斋戒的。烦恼化为菩提。
今天是第125期“下周很重要”,不如像悉达多一样,把饿一次列入计划。
连岳文章

推荐:像他一样变老,像他一样不老
上文:生孩子是不是赌博?去掉赌性长智慧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