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几年,什么是最正确的工作态度

连岳文章
Nicholas Roerich,Visitors from over the sea
连叔,
在学姐的推荐下关注的您,平时一直在看您给别人解惑答疑,今天看到这篇文章突然想那最近烦心的事给您说一说。
我去年大学毕业,目前在铁路局上班,但其实定岗后就是个售票员,我可能打心里还是不喜欢这个岗位,从没有想过上完大学就是个卖票的,也觉得这份工作特别消磨人的意志,它太清闲太没有技术含量了,工作不到一年我觉得我已经变得懒散没有斗志,完全没有刚来时候的“野心勃勃”。也是因为这种单位晋升拼的就是关系,当然确实有能力的人也会崭露头角,但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没有本事过硬到让别人觉得非我不可,所以有时候觉得如果干这份工作这辈子一眼就看到头了。
我为什么不离职换一份工作,是因为我贪恋这里的工作休息制度(差不多一个月上十天班,每天工作不超过6个小时 ),虽然工资相对来说比较低,但图了个稳定。心想这样大把的休息时间以后让我结婚后把中心放在家庭上。
可是我才二十几岁的人啊,不应该是这般模样。想过离职去考研,但因为工作给了北京户口,三年内离职会赔违约金十多万。想着考个非全日制研究生,但我们单位不认可非全,在这种情况下考非全我觉得时间成本和精力成本都太高,可能也是因为没勇气去考。想着或者辞职换一份工作,但就我的专业来说来铁路上班算是不错的选择,不然我觉得只能去教育机构或者考编当老师(考过了教资)。总之感觉工作后负能量多了好多,这不是我喜欢的生活。
不好意思,乱七八糟的说了一堆,不知道该怎么办。希望连叔能给我个建议。
一束光

一束光:
你其实挺幸运的,有份轻松的工作,又拿了北京户口,依附在这户口上的福利及权利,比如购房资格,本身就是一笔财富。
今年及以后几年毕业的大学生,有这运气的人将少得多。不确定性因素大大增加,一是疫情,二是美国不加掩饰的单边主义,都加剧经济风险。得到工作都不容易,更别说有份轻松的工作。
在这几年,最务实的工作观是:我如何保住自己的工作?保住工作,不仅要与同事竞争,更要与求职者竞争,当更优秀,薪酬要求更低的求职者大量出现时,你那些垫底的同事就危险了。
保住工作的前提是理解工作的意义,理解了你就会爱工作。
工作本身并不可爱。辛苦地做一件事情,周而复始,怎么可能可爱。自工业革命以来,市场分工逐渐发达,工作的辛苦度才下降。效率提升了,8小时工作制,每周休息两天,才有可能。原来的人们,为了生存,只能像牲口一样拼命工作,还未必活得好。你的爷爷辈,还处于这种生存状态。感谢他们这几代人的勤奋与积累,再加上市场经济释放出的效率,你这代人才有更轻松,收入更高的工作。你不喜欢的“轻闲的”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放到这历史进程中看,就会发现,它其实得来不易,是文明发展的果实。
人们工作的回报,看得到的是薪酬,有了这些钱,你的衣食住行有保障,资本积累有希望。看不到的,是你挣到的时间。工作之外的时间,除了休息和必要的娱乐,其他都是你可自由支配的财富。时间是一个人最大的、也是最公平的财富,每个人的份额大致相当。这笔时间财富运用得当,一个人的技能提升,丰富度增加,甚至用第二职业取代了第一职业。轻闲的工作,则意味着你挣到的时间多,这是不能抱怨的好事情。
不会处理轻闲工作的时间福利,可能是你负能量的来源,错不在工作,错在不会处理自己的拥有的时间。也就是说,你指望一份工作满足你所有需求,那自然没有任何工作是理想的。轻松的工作钱不多,钱多的工作不轻松。不止一位大作家表达过自己喜欢的理想工作,就是你的工作,上班时不需要动脑,机械式地完成就行,下班后全情投入搞创作。你的创造性越强,你越自律,则挣得的时间越多,你越开心。
当然,我觉得作家们对你的工作也有误解。任何工作都有创造性,在工作中发现创造性,本身就是自我进步的一部分。售票员有没有创造性?当然有,同样是卖一张票,有人像机器,冷若冰霜,让人不舒服,有人有温度,有热情,让人如沐春风,在他人接触你的一分钟内,你能影响他的心情,这工作,当然极具创造性。这种在任何事情上发现创造性的想法,无论是什么工作,想办法把它做得更好,更有效率,这就是最硬核的创造性。
创造性,从来不是别人要求你创造你才创造,创造性是主动的“我要创造”。不要担心没机会展示你的智慧,你的智慧可以在任何时候展示。 在不起眼的小事上展示你的智慧,你才有大事可做。
祝开心。
连岳
推荐:高考志愿,作家梦及思维健康
上文:因为山在那里

因为山在那里

连岳文章
Ivan Aivazovsky,The mountain

连岳文章
长按二维码可关注
当被人问到为何要攀登珠穆朗玛峰时, 乔治·马洛里如此答道。
1924年,他和好友安德鲁·欧文尝试登顶时,一去不复返。欧文遗体还没发现,马洛里的遗体1999年才发现,至今不知道他们是否登顶成功。
Because it’s there!因为山在那里。这句简单的陈述句,激励了无数人。包括你和我。
特别重大的事情,似乎需要特别重大的原因,但往往并非如此,在好奇心、责任感与荣誉感的驱动下,人往往不知不觉就做完了特别重大的事。即使没有完成,像马洛里与欧文那样,伟大的失败也是一种成就。
拓展能力的边界,往往伴随着失败。这种失败未必大到失去生命,反而是细微的,只是事情并没有按自己的预期发展,我们需要不停地调整,在这调整过程中,你不仅完成了计划,你还成了预料之外的你。因为山在那里,爬爬看。
比尔·盖茨说过,人们往往忽略了开始的力量。只要简单的开始,尝试去做一做,新的计划,新的行动,新的力量就开始涌现。小孩学走路时,迈出第一步快要跌倒,赶紧用第二步弥补,仍然快要跌倒,再用第三步弥补,直到百步千步。他没有什么完美包袱,也没有宏大计划,跌跌撞撞走起来就是了。毫无疑问,这孩子将来会跑,甚至爬上珠穆朗玛峰。
今天是第128期“下周很重要”,写下你一直想要做的事,用这细微的开始,做起来。跌跌撞撞也无所谓。
推荐:从小镇开始,为心爱的姑娘征服全世界
上文:我们凭什么赢?

我们凭什么赢?

连岳文章
Knud Baade,Cloud Study
没有人,没有组织可以免于被批评,再强大都没这特权。
舆论与反对者的批评,是次要的。最主要是规律的批评。只要违背规律,它的批评就残忍而无情。你看美国的新冠疫情,死了十万人,和它的一战阵亡数差不多了。其重要原因,就在于强大而无知的特朗普总统不尊重防疫规律,到现在,他还在纠结要不要戴口罩。一步错,步步错,为了担心失业率飙升影响连任,他把复工看得重于一切,这又让疫情更难防控。这也连累其他国家,因为这个霸道的总统,美国出了事,一定要怪罪其他国家的,尤其是中国。美国的老百姓,吃这一套。中国有些人,也吃这一套。反正都是中国错,就对了。
中国防疫做得好,就在于早早就听科学家的,钟南山李兰娟们,第一时间介入,按规律办事,把规律的批评看得最重。这为中国争取到了现在拼经济的条件,疫情控制不住,复工无从谈起。
拼经济,听起来议题宏大,似乎非得读本经济学。能读本经济学当然好,我也建议读。但是大多数人并没有读过,也不会读,那也没关系,照样可以理解拼经济,因为它也像防疫时戴口罩一样,是从最小最具体的事情做起的。
对于个人来说,只要你有工作,有收入,那你的经济就是健康的。一旦失去工作,没了收入,而开支无法停止,房贷车贷,衣食住行,柴米油盐,再省都有一定的量,半年一年后耗尽储蓄,家庭经济崩溃。从个人推广到国家,道理是一样的,有工作,有收入的人多,经济就是健康的。所以,总理在答记者问时,把保就业放在第一位。然后才是保民生,保市场主体。这有其逻辑顺承,不失业,有收入,就有民生,吃失业救济的人多了,民生保不住。为了保就业,提供就业机会的市场主体不能死,那又对政府的效率与公平,对减税降费提出更高的要求。一步对,则步步对,规律会引导人在正确道路走下去。
几天前,有个小新闻,关注度并不高,但是很有价值:中央文明办主动适应常态化疫情防控形势,在今年全国文明城市测评指标中,已明确要求不将占道经营、马路市场、流动商贩列为文明城市测评考核内容,推动文明城市创建在恢复经济社会秩序、满足群众生活需要的过程中发挥更加积极作用。
已有城市根据这个精神放开,瞬间增加几万个就业机会。这就是根据规律的调整,原来为了城市美观取缔的事,为了保经济重新启动。在这个新的基础上,城市依然要美,要文明,这对经营者和管理者的要求都会更高,但这个挑战不是很值得吗?我们收获了更有活力、更符合规律、更伟大的城市,对经济、对城市、对文明的理解,又更深了一层。顺应经济规律,不断主动做出类似的调整,何愁经济搞不好。
今年,甚至明年,从个人到国家,都有两场比赛,一是防疫,二是经济。都不太好打,但谁站在规律那边,谁就赢。靠声音大,靠胡搅蛮缠,都没用。我相信,从个人到国家,我们都会是赢家。
推荐:自由是权利,自由更是财富
上文:25岁后就不该再怪原生家庭,为什么?

一举两得的“神兽”陪伴法

连岳文章
Jan Steen,School teacher
最近,“神兽”陆续归笼,家长们终于长出一口气。疫情这几个月以来,很多平凡的职业显现出神圣的光芒,医护人员自然不必说,老师也是其中之一,人们是如此盼望老师归位。
对于教育,许多家长谜之自信,尤其是有点文化的家长,总以为自己来可以赢过学校。在某个知识点上,某篇文章上,某道题目上,他们灵光一现,或可胜出,于是得意洋洋,开始批判。这几个月,给你机会了,老师退位为辅助角色,家长自己当主力。被“神兽”们折腾到崩溃的家长,应该对教育的认识更深刻了,知道专业的力量,也会改变自己轻浮的态度。
轻浮是无知的体现。轻浮者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这有什么难的?再严厉一点就是:这么容易你都不会?!轻浮的人,一天在朋友圈发布几十条抨击社会的评论,他们往往最没有生活;他们多年没有读完一本稍有难度的书,却最爱说“中国人不阅读”;他们对教育一无所知,但要表现得像个教育改革家。一个人没有耐心去认真做一件事,但又有虚荣的表演欲望,就会成为一个轻浮的人。
如果说轻浮是人成长过程中难免的阶段,希望这个阶段短一点好。无知令人轻浮,有知则令人谦虚。无知的人总以为自己很有知,有知的人才知道自己太无知。
有些看起来容易的事,你去做一做,就知道难了。曾有家长觉得小朋友学写字太慢,控制不住脾气,问怎么办?我问他是不是左撇子,他说不是。我建议他用左手抄一遍小朋友的写字作业,体会一下新手学写字的状态,那种控制不住手的感觉,你是看不出来的,尝尝苦头才知道。后来,他的耐心增加了。
有人说,我陪伴孩子读书的时间挺多,为何效果不明显?我和他都痛苦?
能陪伴当然赢过无陪伴。指望孩子自行养成好的学习习惯,那是痴人说梦。在早期教育中,陪伴,指引,是必须有的,在他律的帮助下,孩子形成自律,先带他飞,他才能单飞。陪伴对质量是有要求的,你坐在孩子旁边发呆,不是刷微信就是看视频,眼角的余光瞟着,时不时喝斥一声,这种牢头型陪伴,质量是低的。
什么是高质量的陪伴?下面这位家长是个示范:
连岳文章
你进入学习状态,把自己变成孩子的同学,在自己的学习过程中,与孩子同频,感受得到他的辛苦、障碍与不容易,也能分享进步与突破的快乐。这样的你,肯定脱离轻浮状态,不至于说出“这么容易都不会?”你给的建议也带有汗水的味道,不是轻飘飘的人云亦云。孩子甚至能够成为你的引领者,带你进入知识的新境界。一举两得的事,何乐而不为?
建议你像上面那位家长一样,不妨学一门新语言,在孩子的期待中,你只要开始了就不能放弃,你再难都得进阶,你既是身教,也反过来让孩子监督你。这种互助似的、舞伴似的陪伴,你不仅收获一个进步的孩子,还收获一个进步的你。

连岳文章

 ▼  阅读原文用 学英语陪伴“神兽”。

25岁后就不该再怪原生家庭,为什么?

连岳文章
Edouard Manet,Lilac in a glass
我曾说过,25岁以后,就不要再怪原生家庭了。
这是一个原则性的说法。25岁,一个人基本完成了大学教育,有了工作,自食其力,自我发展了,命运更多掌握在自己手里。你早一点,18岁就不怪,或者迟一点,30岁才想通,也都可以。当然,早一点更好。
原生家庭的问题,有真的,有假的。
一些孩子的成长环境确实很糟糕,父母不负责任,忽视,甚至虐待孩子。这为孩子的成长带来很大困扰。但是,诅咒这样的父母解决不了问题,你就是如愿得到他们的道歉与忏悔,你的人生还是要靠自己。更大可能是,这样的父母完全不在乎,不反省,你就永远陷于对他们的怨恨之中,希望现在的问题在过去得到解决:如果我的原生家庭是好的,我现在就会更好。这在策略上是错的,你因为过去,浪费了现在,没了未来。
到于假的原生家庭问题,那是父母难免犯的错误。多数人当父母,二三十岁,不过大一点的孩子,许多事情还在学习,犯点错是难免的。再爱孩子的父母,由于知识、观念与能力的限制,都有可能会做出一些伤害孩子的事,这是成长的成本,避免不了的。没有完美的父母,用完美做标准,那所有的原生家庭都有问题。有句笑话说得好:所有的孩子都觉得父母犯了虐待儿童罪。如果一个人要追责父母这种难免的失误,以为小时候被揍的那几次毁掉了自己的人生,那这样的人生太脆弱了。
所以,原生家庭问题,无论真假,最好的策略就是不反刍,往前看,你的人生发展得好,则一切过去的问题都会消失。发展才能真正解决问题。就像下面这位朋友做的:
连岳文章
一个人的人生,是由多种因素驱动的,原生家庭不好,当然是个消极的因素,但是坚强的意志,积极的态度,善于自我激励,其他的积极能够起关键作用,甚至能把消极因素转化成燃料与资源,你没有退路,你不抱虚假的希望,可能更努力、更顽强。
认为人生只有一个原因,这种错误的因果观,会诱使人不停反刍过去某个错误,你不反刍原生家庭,也会反刍其他的,你总要找到自己的失败与不幸是他人的原因。人总是在缺憾中成长的,不仅小时候如此,一生都是如此,所谓成长,就是这些缺憾无法彻底决定你,你的发展会让这个缺憾变得无足轻重。现在似乎无法忍受的烦恼、压力与痛苦,长个三五年后,发现不知不觉消失了。
最好的自愈力,最有力量的思维方式与行动准则,就是往前看,用无限的未来战胜有限的过去。
推荐:人应该装上富兰克林操作系统
上文:被误解的勇气